秦朝之前的历史(秦朝之前历史大事和人物)

看历史 10 0

  或许是进入“高温模式”的原因,纵观近期新闻,有关色情或暴力的内容越来越多。

  一般来说,这类事情的出发点都是“我想干坏事儿”,但前些天,却出了一起“我是为你好”的“色情+暴力”新闻。

  

  ↑银行打屁股事件的截图

  没错,这就是“银行员工被打屁股事件”。因为银行领导想提升员工的业务能力,便请来“讲师”来做培训。课程中,如果你成绩不好,就要接受“打屁股”的惩罚,以此来激发“正能量”。事情一经曝光,立刻在网上招来骂声一片。

秦朝之前的历史(秦朝之前历史大事和人物)-第1张图片-看历史网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打屁股”人人喊打,却依旧能大行其道呢?

  今天,知叨君就来和大家说说,屁股“啪啪啪”(此处应和谐)的故事。

  中国特色“啪啪”史

  “打屁股”之所以能一直延续,是因为它是最简单有效的“让你服从”手段。

  而实际上,如果我们翻开“中华屁股啪啪史”,就会发现“打屁股”的1.0版目的,其实就是俩字儿:惩罚。

  

  ↑清朝时期的杖刑图

  “打屁股”的学名叫“笞刑(杖刑)”,早在战国、秦朝就已浮出历史水面。虽然它包含了“打屁股”的内容,但总的来说,由于笞刑并不是官方刑罚,所以它并不规范,通常是乱打一气,打哪个部位的都有,用什么打随意,打多少下都行。

  这种局面直到西汉才有了改变。说起来,促成这改变的事件,还挺有戏剧性。据《汉书·刑法志》记载,当时有位名叫淳于意的官员,因为违法犯罪,被处以肉刑。被捕之前,他曾非常愤懑自己为啥没生养儿子,不然现在就有人帮自己了。

  女儿缇萦听后,本着“虽然老爸是直男癌加智障,但还是要帮他”的原则,上书汉文帝,痛陈“人受到墨(脸上刺字)、劓(割鼻子)等“官方肉刑”后,身体不可复原的弊端,且甘愿为婢,替父赎罪。汉文帝见状,很是感动,便改肉刑为笞杖,也就是“用板子打打就好啦”。话虽如此,但在实际操作中,常常会出现打死人的情况。《汉书·刑法志》称其“外有轻刑之名,内实杀人”。

  

  ↑缇萦救父的小人书

  公元前139年,汉景帝颁布了“定箠令”,规定笞(杖)刑所用刑具的长度、质料、大小(箠长五尺,竹制,大头直径一寸,小头半寸,竹节削平)及受刑部位(屁股)。笞(杖)刑自此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基本法”。

  接着,笞(杖)刑走上了“中国特色封建主义刑罚”之路。如果那时候存在“世界打屁股行业规范”,中国绝对是“业内标杆”。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打屁股”的“行业标准”也在不断变化。比如北魏时期,就有不同功能划分为拷打时用杖、打脊背用杖和打腿用杖。到了宋代,由于皇帝都比较仁慈,为了避免有的官员太喜欢使用重杖打犯人,特别规定杖的重量不得超过一斤,这就将很多囚犯从“打屁股死”的边缘捞了回来。

  

  ↑古代的一些刑具

  在明朝,还专门诞生了“外轻内重”和“外重内轻”两种打法。执杖人在训练时,一般要用皮革做成两个人体模型,一个里面放砖头,一个里面包上纸,然后给它们穿上衣服。放砖头的模型是来练习“外轻内重”手法的,要求做到看起来打得很轻,衣服都没有破损,但其实里面的砖头都被打碎。包纸的模型是用来练习“外重内轻”手法的,要求做到看起来打得很重,但其实包裹里的纸都不曾毁损。

  不得不说,要论“用打屁股来整人”,中国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看到这儿,估计有些叨友该好奇了,“打屁股”不就是惩罚做错事嘛,怎么又和“服从”扯上关系的呢?

  棍棒下的服从

  其实,“打屁股”除了“惩罚”的1.0版目的外,还有“你得听老子话”的2.0版目的。毕竟,“做错事”的定义,不也是人制定的吗?

  虽然这个“你得听老子话”的2.0版目的,早在几千年前的家庭教育领域中就已经存在。例如周朝时“小胥掌学士之征令而比之。觵其不敬者,巡舞列而挞其怠慢者”。翻译成现代话就是,助教负责协助舞蹈老师,来召集贵族子弟。如果有人迟到,会被罚酒,对练习不积极的人,助教便可以教训他。

  

  ↑“打屁股教育”如今也很常见

  但真正将2.0版目的“发扬光大”的,还是古代的那些皇帝们,他们需要用“打屁股”的方式,来警告那些不听话的大臣。就像家庭中父亲对待子女那样。

  据相关资料显示,最早打大臣屁股的皇帝是刘秀。东汉初年,有个名叫丁邯的人称病不赴职,光武帝刘秀便命武士,用头号大杖予以痛责。

  到后来,“打大臣屁股”的廷杖愈发变本加厉,甚至还出现了“一言不合就打屁股”的情况。据《隋志》记载,楚州行军李君才曾上书隋文帝,说他太过宠爱高颖。结果杨坚勃然大怒,用马鞭笞杀李君才。一些狡猾的人,也开始利用这种“君王之怒”来打击政敌,一种“只要皇帝觉得你不对,你做的再对也不对”的风气开始在中国诞生。

  

  ↑不搞笑的“打屁股”搞笑图片

  这种风气在明代闹得最厉害。明代廷杖始于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六年(1373年),工部尚书夏祥死于杖下;洪武八年(1375年),茹太素奏疏犯上,被当堂杖责;洪武十四年(1381年),又一位名叫薛祥的工部尚书“被廷杖死”。

秦朝之前的历史(秦朝之前历史大事和人物)-第2张图片-看历史网

  明武宗时期,中国历史上诞生了一起最exciting的“怒打大臣们屁股”的大新闻。正德十四年(1518年),荒废朝政的皇帝听信宦官怂恿,意欲南下巡游。面对这一劳民伤财的举动,大臣们纷纷上书劝谏。无奈皇帝不听,而且非常angry。

  于是,皇帝下令,劝谏的兵部郎中黄巩等人被打入狱,修撰舒芬等107人被罚跪在午门外五天,第六天时,武宗余怒未消,又下旨将此107人杖责三十。

  

  ↑电视剧里的明朝官员被廷杖

  一时间,午门内外,全是“啪啪啪啪啪啪”和“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声音,与“红白交织”的露屁股场景。嘉靖三年(1524年),“大规模廷杖大臣事件”再一次上演,180多名五品以下官员被集体打屁股,其中17人先后死亡。古往今来,在世界范围内,这种对知识分子如此大规模地实施暴力与羞辱的事情,大概是绝无仅有的。

  快!看!屁!股!

  在民间,因为官老爷说了算,再加上“屁股”本身又带有些许色情意味。所以,“打屁股”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成了件“美差”。

  据宋朝赵德麟的《侯鲭录》记载,有这么位名叫吕士隆的太守,专门跟妓女过不去,常常因为丁点小事,就对她们进行无情的笞责。原因很简单,在那时期,官方对营妓拥有绝对权力,包括必要时的笞杖,而且还不用顾及“淫妇”的脸面。而古人没有穿内裤的风尚,行刑时,褪下裤子就能看到白花花的屁股。这种“打女性屁股”的事情,就成了吕士隆的“特殊嗜好”。他喜欢目睹女性赤裸的臀部受打,耳闻女性挨打时的呼号。

  

  ↑影视剧里的打女性屁股

  从宋至清,官员喜欢打妇女屁股的陋习愈演愈烈。晚清俞樾的《右台仙馆笔记》中,也记录过类似怪事。

  滇南有位新任的年轻县官,虽然他平日里表现得一本正经,但却有个“专爱打妓女屁股”的变态观念,并且打的时候,都要将她们剥光裤子。妓女们感到很可耻,碰到这种事时,想交罚金免除,县官不答应。

  最后,妓女们找到一位丈夫病亡后流落异乡的县尉太太,以每一下一千钱的代价请她代挨屁股,又出钱买通衙役打得很轻,每次打妓女时都由她代替。那位县官根本不管挨打的是否真是妓女,也不问打得轻重,只要经常看得到女人的屁股被打就行。结果,县尉太太因“代打屁股”,积下二百两银子,将丈夫归葬家乡。

  

  ↑你懂的,就是一张纯粹的“女性杖刑图”

  除笞杖妓女外,良家妇女也在变态官员们的“狩猎目标”中。为了让涉案妇女脱衣受杖,他们总是会想方设法地引入奸情,一种“你通奸嘞,我就可以看你屁股咯”的即视感油然而生。清代袁枚《新齐谐》卷二里,所说的平阳令就是这种人。“平阳令朱铄,性惨刻,所宰邑,别造厚枷巨梃。案涉妇女,必引入奸情讯之”。

  

  ↑关于清代杖刑女人的图

  好了,本期的《乱谈新闻》就暂时说到这里,接下来是更exciting的“一点资讯屁股…不,频道推荐时间”。如果叨友们还想看更多有关“屁股”的事情,就请在一点资讯里,订阅“守望先锋”频道吧~

  

  最后,看完以上内容我们可以发现,类似“打屁股”的中国式惩罚,从来就是一件充满人格不平等,甚至带有色情,而不是满满正能量的事儿。即便它本身的确也包含“教育”的成分。

  在“打屁股文化”的影响下,领导对员工,男性老记者对女实习生,官员对平民,即便前者还没以权压人,后者就会因为前者有点权力,而任其摆布,觉得服从就OK。这就为前者滥施淫威提供了可乘之机。不管事实是不是你的错,反正我最大,我觉得你有错,我让你咋做就咋做就对啦。

  这种充满变态意味的惩罚,简直就是对人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侮辱啊~

  点击阅读原文,试用由一群高颜值程序猿生出来的资讯app

  ↓↓↓↓

标签: 秦朝之前的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