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系列:一次向先行者致敬的刺杀

看历史 5 0

  秦始皇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稍益近之,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复进得近,举筑朴秦皇帝,不中。——《史记·刺客列传》(译文:秦始皇怜惜他擅长击筑,特别赦免了他的死罪。于是薰瞎了他的眼睛,让他击筑,没有一次不说好。高渐离渐渐地更加接近秦始皇。高渐离便把铅放进筑中,再进宫击筑靠近时,举筑撞击秦始皇,没有击中。)

  壹

  这是一次成功概率微乎其微的刺杀。

  一个瞎子,听音辨形,用一把灌了铅的乐器,砸向说话的君王,缺乏突然性,缺少杀伤力。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次不知所谓、近乎乱来的自杀,但是就刺客本人来说,这其实是一次向先行者的致敬,是一次对好友的追随和怀念。

  这个刺客就是大音乐家高渐离。

  贰

  六年前,易水岸边,荆轲在出发刺秦时,留下了一首《易水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为了获得更好的现场效果,荆轲并不是清唱,伴奏的是荆轲的好友——高渐离。

  当时,高渐离伴奏,荆轲和着节拍反复吟唱,声调从苍凉凄惋到慷概激昂,送行的人起先泪如雨下,继而怒发冲冠。

  陶渊明有诗为证:“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

  高渐离可不是临时拉过来商演的,他和荆轲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据《战国策》记载,荆轲是个酒鬼,在出发去秦国执行刺杀任务前,整天和高渐离以及一个杀狗的屠夫“三人行”,喝酒、喝高了就大声唱歌,哭哭笑笑,旁若无人。

  这也算是必死前的放纵吧。

  叁

  纵酒高歌,决死出发,担任伴奏的都是高渐离,用来伴奏的乐器名为——筑。

  筑是古代的一种击弦乐器,起源于湖北一带,声音悲亢激越。

  筑的外型颈细肩圆,中空,十三弦,弦下有柱。演奏时,左手按住弦的一端,右手执竹尺击打弦,发出声音。

  可以把筑看成是击打版的古筝。

  宋代以后,筑就失传了。千百年来,只见记载,未有实物。直到1993年,考古学家才在长沙渔阳墓中发现了实物,学术界称渔阳筑为“天下第一筑”。

  筑,也是未来高渐离刺秦的武器。

  肆

  荆轲刺秦失败之后,秦始皇很生气,立即派大将王翦、王贲父子暴揍燕国,太子丹被杀。作为太子丹门客、荆轲好友的高渐离也上了通缉令。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高渐离选择了“中隐”。

  大音乐家收起自己珍爱的筑,跑到一个名叫宋子的地方,更名改姓、改头换面,在一户人家打工谋生。

  筑在当时是很流行的,高渐离打工的这户人家也挺时尚,经常有人在堂上击筑,这好比是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郎朗面前弹钢琴。

  高渐离见猎心喜,时常会对这些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演奏点评一番。如此,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高渐离也是性情中人,看见隐藏不下去了,也不想躲躲藏藏过一辈子,干脆大大方方以本来面目示人,一时邀约无数,声名鹊起。

  伍

  原以为过了那么多年,秦始皇不会再对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过多关注,但事实是,高渐离低估了嬴政的心胸。

  高渐离很快被“请”到了秦始皇面前。

  秦始皇问:“你是荆轲的朋友吗?荆轲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高渐离平静地回答:“我活着是为了击筑,只要有筑可击,我就可以活得很好。”

  秦始皇也算是个风雅之人,他很欣赏高渐离的音乐才能,赦免了他的死罪。

  但同时,秦始皇也是个暴虐、凶残的君主,直接熏瞎了高渐离的眼睛,这样既降低了危险性,又不影响欣赏美妙的音乐。

  于是,高渐离成了秦始皇的御用乐师。

  陆

  在平静生活的背后,高渐离胸中的仇恨之火依然在熊熊燃烧。

  荆轲的身死,燕国的灭亡,无时不刻煎熬着高渐离。

  起先,秦始皇很是戒备,即使听击筑,也是远远的,但随着时间的退移,一脸人畜无害的高渐离让他放松了警惕。

  高渐离暗中收集了一些铅块,准备放在筑的空膛里,找机会给暴君致命一击。

  终于有一次,秦始皇就在身边不远的地方聆听高渐离的演奏,甚至还询问高渐离有关曲调和音色的问题。

  高渐离感觉到时机已到,筑声嘎然而止,在秦始皇楞神的时候,凭借自己感觉到的方位,猛然挥起灌了铅块的筑狠命砸过去……

  秦始皇本能地向后一闪,沉重的筑跌落在地上,却并未命中。

  惊魂稍定之后的秦始皇,下令把高渐离绞死,还把尸首烧掉,挫骨扬灰。

  柒

  高渐离的失败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但是,他近乎儿戏一般的刺杀却赢得了人们对他的尊敬。

  当筑砸出的时候,他的志向就实现了。至于是不是能够砸到目标,其实并不那么重要。

  用自己的死向先行者致敬,这才是高渐离真正的愿望。

  好朋友,就要Youdo,Ido。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