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系列:怕老婆的大刺客上演彗星袭月

看历史 10 0

  既至王前,专诸擘鱼,因以匕首刺王僚,王僚立死。左右亦杀专诸,王人扰乱。——《史记·刺客列传》

  译文:

  到吴王僚跟前,专诸掰开鱼,趁势用匕首刺杀吴王僚,吴王僚当时就死了。侍卫人员也杀死了专诸,吴王僚手下的人一时混乱不堪。

  一

  他是一个小混混,流连市井,杀猪为业,动不动就抄家伙和人家干架;

  他是一个妻管严,老婆发话,惟命是从,叫他往东绝不往西,叫他赶狗绝不撵鸡;

  他是一个好厨师,是苏杭名菜“糖醋鱼”的传人,虽然他学烧鱼是为了杀人;

  他是一个大刺客,九年蛰伏,一击即中,为吴王阖闾的春秋霸业扫清障碍;

  他就是春秋时期的专诸。

  二

  作为一个刺客,一般都有雇主、目标和引荐人。

  专诸的雇主是公子光,也就是后来的吴王阖闾。

  专诸的目标是吴王僚,从亲戚关系上说,是公子光的堂兄弟。

  专诸的引荐人则是大名鼎鼎的伍子胥。

  三

  如果没有伍子胥的毒眼,专诸可能会终老市井,虽然并没有什么不好,但留名青史的机会也不可能有了。

  当年,伍子胥在楚国破家灭族,一个人历经千难万险,流窜到吴国。才踏上吴国的土地,就亲眼目睹了一场无差别级市井拳击赛,比赛的一方正是屠夫专诸。

  专诸毫无悬念的取胜,给伍子胥留下“其怒有万人之气,甚不可当”的印象(《吴越春秋》)。

  此人可用!

  四

  突然远处传来河东狮吼,“杀千刀的,还不给老娘滚回来!”。

  还在臭显摆的专诸瞬间化身张艺兴,挤开围观的人群,灰溜溜地跟着一个女人走了。

  《越绝书》载,“闻妻一呼,即还。”怕老婆怕成这样,还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这反差实在太有喜感了。

  后来,伍子胥和专诸交谈的时候,很八卦地问专诸:“兄弟,你惧内吗?”专诸说出了一句屌炸天的话:“能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的,必能伸展在万夫之上。”

  不过,“惧内”一词从此流传下来。

  很多年后,电影《叶问》中,一代宗师叶问也说出了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敬老婆的男人。”

  五

  专诸的雇主是公子光,是伍子胥把专诸引荐给这位未来吴王的。

  当时还不是吴王的公子光正在生闷气。

  事情要从公子光的老爸说起,公子光的老爸诸樊这一辈有兄弟四人,诸樊是老大,他特别看好老四季子札,希望用兄终弟及的办法,最后把吴国交到老四手上。

  老大把王位传给老二,老二又传给老三,可当老三要传给老四的时候,老四居然不愿意接受,离家出走了。

  于是,老三的儿子公子僚成了吴王僚。

  公子光心头上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四叔当国王咱没话说,毕竟是老爸的意思,还是长辈。但是现在同辈的人当国王,自己可是长房长孙,怎么顺位继承也该先轮到他啊。

  公子光很不高兴,认定自己的堂兄弟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王位。

  六

  专诸的引荐人和雇主之间最初还有着一场争斗。

  伍子胥是奔着报仇的目的来到吴国的,有了一定的权力以后,就千方百计撺掇着吴王去打楚国。

  伍子胥摆事实讲道理,说得唾沫星子飞溅,一旁的公子光一语点破伍子胥的小九九,这货根本就是要报私仇!

  得,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伍子胥那个气啊!

  但是,伍子胥却因此看出了两点,第一,公子光比吴王僚厉害,第二,公子光绝不是一个肯一直做小弟的人。

  伍子胥很快把了吴国复杂的人际关系梳理清楚,并得出结论:想要报仇,必须要支持公子光。

  于是,伍子胥把专诸推荐给了公子光,推荐词只有8个字——“死士!日后必有大用。”

  七

  专诸顺理成章成了公子光的座上客。

  公子光对专诸礼遇有加,虽然专诸是编制外的,但工资福利、红包年货,一样也不少,一个市井屠夫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伍子胥突然消停了,不再四处游说,好像忘记了自己背负的深仇大恨。

  公子光格外平静低调,上班点卯,下班回家。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这样的生活一眨眼就过了九年。

  八

  平静的九年之后,吴王僚趁着楚王去世,趁火打劫,派两个弟弟侵略楚国,结果被楚国军队抄了后路,困在了楚国。

  忠于吴王的军队大多不在吴国,公子光觉得机会来了。

  明目张胆的内乱不合适,自己毕竟是要接任王位的,要讲规矩,所以刺杀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专诸这把刀该出鞘了。

  但是,吴王僚的安保级别很高,不但卫队人数众多,就连他自己也经常身穿三层重甲,刺杀的场合、时机,武器的选择都是难点。

  专诸从吴王僚吃鱼的爱好中,想出了把武器藏在鱼肚子里的办法,还专门跑去太湖边,跟着当时的名厨太湖公学习烧鱼烤鱼的技术,学会了如今的苏杭名菜“糖醋鱼”。

  公子光想方设法搞来了越国的贡品——一把锋利的短剑(那个时候还不叫鱼肠剑),解决了武器的困难。

  这把短剑是春秋时著名的铸剑大师欧冶子亲手所铸五大名剑之一。

  万事俱备。

  九

  这一天,公子光请吴王僚吃饭。

  吴王僚欣然前往,安保工作的级别依然很高,他的卫队从王宫一直排列到公子光的家里,他自己也照例穿着三层重甲,小心没大错。

  喝酒喝到High的时候,公子光借故离开。

  厨房里,专诸亲自下厨做了一道烤鱼,把匕首放在烤鱼的肚子里,然后在卫兵的监视下,把鱼进献上去。

  面不改色的专诸来到吴王僚跟前,放下盘子,不紧不慢地用手掰开鱼肚子,就像服务生为客人处理菜品一样,然后突然拿出其中的短剑刺向吴王僚,锋利的短剑像刀切豆腐一样割开了吴王僚身上的三层重甲,吴王僚当时就死了。

  一旁的卫士惊呼之中,乱刀砍死了专诸。而公子光早就埋伏好的武士又杀将出来,围歼了吴王僚的卫队。

  公子光迅速平定内乱,自立为国君,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吴王阖闾。

  阖闾没有忘记专诸的贡献,封专诸的儿子为上卿,并将那把短剑取名为鱼肠剑,永久封存。

  十

  据说,当年欧冶子使用了赤堇山的锡,若耶溪的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和巨阙五口宝剑。

  相剑大师薛烛就说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不幸言中!

  十一

  唐雎说:“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

  彗星袭月,如此绚烂的一击。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