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系列:斩衣三跃 国士不二之心

看历史 10 0

  襄子大义之,乃使使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曰:“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遂伏剑自杀。——《史记·刺客列传》

  译文:

  赵襄子非常赞赏他的侠义,就派人拿着自己的衣服给豫让。豫让拔出宝剑多次跳起来击刺它,说:“我可用以报答智伯于九泉之下了!”于是以剑自杀。

  一

  他是一个失败的刺客。

  他说出了“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样的名言。

  他临死前对着刺杀目标的衣服,蹦蹦跳跳地砍削刺杀,很容易笑场的情形,却有着一种仪式般的庄严,让人没有办法笑得出来。

  他就是豫让。

  二

  春秋时期就像一个黑道江湖。

  在晋国这片地方,经过多年的拼杀吞并,最后剩下六家最大的社团,分别是赵、魏、韩、范、智、中行。

  接着,赵、韩、魏、智四家联手,消灭了另外两家,瓜分了两家的地盘。

  现在智家的实力最大,很有点黑道盟主的意思。

  不久,智家老大智伯联合了魏、韩两家又开始对赵家下手,眼瞅着赵家也快完蛋的时候,魏、韩两家临阵反水,智家大厦顷刻间灰飞烟灭。

  赵、韩、魏三家瓜分了智家的地盘之后,成为晋国三足鼎立的社团。

  智家老大智伯在这场火拼中被杀,对他恨之入骨的赵家太子赵襄子把智伯的脑袋制作成大碗喝酒的酒杯。

  这一来,惹恼了智伯的一个小弟,这个小弟就是豫让。

  三

  因为爷爷是江湖有名的侠客,所以豫让也算是“侠三代”,借着爷爷的威名,还是挺吃得开的。

  但豫让是一个倒霉的家伙。

  他先是跟着范家混,范家被灭了,接着跟着中行家混,中行家又被灭了,并且,这两家的老大也并没有对豫让有多好,豫让不受重用,很是郁闷。

  好在,豫让投靠智家以后,老大智伯很欣赏豫让,级别和待遇都是最好的。但就在豫让攒着劲想为老大打出一片天下的时候,智家也完蛋了。

  豫让从群殴现场侥幸逃脱,躲到了山里。

  当他听说老大的结局如此悲惨之后,立志要为老大报仇。

  报仇的目标就是赵家的太子赵襄子。

  四

  等到豫让养好伤后,他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赵襄子已经接了老爸的班,成了赵家社团的老大。这意味着报仇的难度更大了,但是这并没有打消豫让报仇的念头。

  豫让改扮成一个修理工,去为赵家整修厕所。

  按照豫让的想法,哪怕你是老大,你总要亲自上厕所吧?上厕所的时候,也不可能前呼后拥带一大帮保镖,这样,刺杀的机会就来了。

  但是,豫让没想到的是,赵襄子是个第六感超强的家伙,在进厕所前突然一阵心慌,赵襄子马上让人调查修厕所的工人。

  保镖们从豫让的身上搜出了匕首,豫让就此露馅,第一次刺杀失败。

  赵襄子挺厚道,听了下属的汇报,思考了一会,觉得豫让是个很讲义气的小弟,再说智家社团也没人了,居然把豫让放走了。

  五

  赵襄子的大气并没有熄灭豫让报仇的火焰。

  要对别人下杀手,首先要对自己狠。豫让剃掉了眉毛胡子,把漆涂在身上,皮肤都烂了,他又生吞炭火,破坏了自己的声带,最后连他的马子都认不出他了。

  豫让加入了沿街讨饭的乞丐行列,按照他的计划,你赵襄子不可能整天在家不出来,当你走在马路上的时候,总会有疏忽大意的时候,这时候,就是刺杀的机会。

  经过一段时间的“踩盘子”,豫让选定了一座名叫赤桥的地方作为自己实施刺杀的地点。

  由于桥比较窄,赵家的队伍过桥的时候,保镖们不可能把赵襄子卫护得里三层外三层,属于安保工作的薄弱环节。

  这一天,豫让躲在桥下,只等着赵襄子经过的时候暴起刺杀。

  豫让并没有为自己考虑撤退的路线,完全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

  六

  赵襄子骑着马接近了赤桥,也不知道是感受到了豫让的杀气,还是仅仅是巧合,马惊了!

  赵襄子的保镖们立即包围了赤桥,在桥底下抓住了豫让。

  赵襄子对豫让这股劲很有兴趣,就问豫让,你以前曾经做过范家、中行家的小弟,那两家被灭了,也没看到你憋着劲报仇,现在智家垮了,你怎么就想起来报仇了呢?

  豫让回答,以前那两家不怎么待见我,我也没必要为他们做什么,后来智家对我超级好,我当然要为智家报仇。

  赵襄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招揽豫让吧,估计可能性不大,要是豫让假意投靠,自己的危险性更大。放走豫让吧,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说不定哪天就让他得手了。

  看来只能杀了。

  七

  豫让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这次是难逃一死了。

  他向赵襄子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赵襄子把衣服脱下来,让他用砍杀衣服的行为完成一个刺杀的仪式。

  赵襄子同意了,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豫让对着衣服又是砍又是刺,一丝不苟。

  对着衣服大砍大杀,像是玩闹,又像是作法,很搞笑的场景,却没有人笑得出来。

  仪式完成之后,豫让留下一句“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随即自杀身亡。

  八

  豫让用他有些笨拙,有些冒傻气的行为,用他失败的刺杀行动,为“国士”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后世,人们对豫让的精神基本上都是敬佩传颂的态度,

  只有一个人鸡蛋里挑骨头,别出心裁地弄出一篇《豫让论》,这个人就是被明成祖朱棣灭了十族的方孝孺。

  方孝孺说,豫让算不上国士,要是国士就应该在事情发生之前发挥作用,而不是等老大死了之后一根筋地报仇。还说豫让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家伙。

  可是,轮到方孝孺自己,不但没能力挽狂澜,连为主报仇的机会也没有。

  不过,方孝孺认为,豫让总比那些墙头草、投降派要好得多,这一点他自己倒是做到了。

  九

  豫让斩空衣,看上去的确有点作秀的意思,也有点像现在的行为艺术。

  但是,即使是作秀,千百年来能这样认真作秀的人还真不多。

  就冲这个,就值得为豫让点赞。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