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系列:诗经版《把根留住》

看历史 12 0

  《月令》:“仲冬,命阉尹审门闾,谨房室。”《诗》之《小雅》,亦有《巷伯》刺谗之篇。——《后汉书·宦者列传》

  译文:

  《月令》记载说:“隆冬时季,命令主管宦者的官吏检查门闾,谨守门户的开闭。”《诗经·小雅》里也有宦者所作讽刺周幽王听信谗言的《巷伯》一诗。

  一

  先说一个段子。

  一群大叔大妈去唱K,有个大妈一曲唱完,把话筒递给一位大叔,说:“来来来,你的歌,太监的呐喊。”这时,屏幕上赫然出现《把根留住》,呵呵!

  人家童安格好好的一首歌就这样被恶搞了。

  其实,要说太监的呐喊,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也有,算是《《诗经》版的《把根留住》了。

  今天,就来说说这首《巷伯》以及它的作者孟子。

  二

  《巷伯》出自《诗经·小雅》。

  原文如下:

  萋兮斐兮,成是贝锦。彼谮(zèn)人者,亦已大甚!

  哆(chǐ)兮侈(chǐ)兮,成是南箕(jī)。彼谮人者,谁适与谋。

  缉缉翩翩,谋欲谮人。慎尔言也,谓尔不信。

  捷捷幡幡(fān),谋欲谮言。岂不尔受?既其女(rǔ)迁。

  骄人好好,劳人草草。苍天苍天,视彼骄人,矜此劳人。

  彼谮人者,谁适与谋?取彼谮人,投畀(bì)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

  杨园之道,猗(yǐ)于亩丘。寺人孟子,作为此诗。凡百君子,敬而听之。

  译文如下:

  各种花纹多鲜明,织成多彩贝纹锦。那个造谣害人者,心肠实在太凶狠!

  臭嘴一张何其大,如同箕星南天挂。那个造谣害人者,是谁给你作谋划?

  花言巧语叽叽喳,一心想把人来坑。劝你说话负点责,否则往后没人听。

  花言巧语信口编,一心造谣又说谎。并非没人来上当,总有一天要现相。

  进谗的人竟得逞,被谗的人心意冷。苍天苍天你在上!管管那些害人精,多多怜悯被谗人!

  那个造谣害人者,是谁为他出计谋?抓住这个害人精,丢给野外喂豺虎。豺虎嫌他不肯吃,丢到北方不毛土。北方如果不接受,还交老天去发落。

  一条大路通杨园,杨园紧靠亩丘边。我是阉人叫孟子,是我写作此诗篇。诸位大人君子们,请君认真听我言!

  三

  《巷伯》是一首政治抒愤诗,对搬弄是非的小人进行了惟妙惟肖的刻划,同时也对这些人进行了无情的诅咒。

  在诗的结尾处,“寺人孟子,作为此诗”,留下了诗作者的身份和名字,这在《《诗经》里是比较罕见的。

  寺人是一个官名,就是王宫里服侍人的宦官,巷伯也是寺人的意思。

  孟子和大家熟知的孟子当然不是一个人,就是对姓孟的人的尊称。

  读了这首诗,我们可以猜测,一个姓孟的文人受到坏人的谣言陷害,受了宫刑,沦为服侍人的太监,对自己被搬弄是非的人陷害一直耿耿于怀。

  四

  《毛诗序》云:“《巷伯》,刺幽王也,寺人伤于谗,故作是诗也。巷伯,奄官兮(也)。”

  这个孟子生活在周幽王时代,就是那个“烽火戏诸侯”的傻缺。

  周幽王沉湎酒色,不问政事,他任命了虢(guo)石父为上卿,祭公为司徒,尹球为大夫。

  虢石父和尹球都是不折不扣的小人,对周幽王拍马奉承,对老百姓百般欺压,“国人皆怨”。

  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小人得志,好人受诬,正人君子受到陷害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孟子应该是就是众多受到陷害的好人之一。

  五

  人在做,天在看。

  虢石父因为献计周幽王,博得褒姒粲然一笑,得到了一个千两黄金的大大红包(也就是一笑千金的典故)。

  但是,当申国联合缯国、西夷犬戎攻打周幽王时,周幽王、虢石父和尹球都被杀死。

  只是寺人孟子的命运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六

  《大雅·烝民》是《《诗经》里的另一首诗,是周幽王的爸爸周宣王时代的重臣尹吉甫送给另一重臣仲山甫的,诗里有一句“既明且哲,以保其身”。

  在恶劣的社会环境下,“明哲保身”也许是一种正确的应对,虽然有些消极。

  七

  竖刁是齐桓公时期的人物,是见于正史最早的太监。

  孟子是周幽王时期的人物,是见于记载最早的太监。

  孟子比竖刁早了差不多一百多年。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