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系列:三代王后、七为夫人、九为寡妇的牛叉女人

看历史 7 0

  十四年,灵公与其大夫孔宁、仪行父皆通於夏姬,衷其衣以戏於朝。……十五年,灵公与二子饮於夏氏。公戏二子曰:“徵舒似汝。”二子曰:“亦似公。”——《史记·陈杞世家第六》

  译文:

  公元前600年,陈灵公和陈国大夫孔宁、仪行父都与夏姬通奸,而且贴身穿着夏姬的衣服在朝中嬉笑。……公元前599年,陈灵公和孔宁、仪行父在夏姬家饮酒取乐。陈灵公对二人开玩笑说:“夏徵舒长得很像你们。”二人反唇相讥说:“不是吧,他长得也像您。”

  女人系列:三代王后、七为夫人、九为寡妇的牛叉女人

  一

  如果要拍春秋时期的三级片,夏姬是最好的题材。因为她是春秋时期最著名的荡妇,没有之一。

  由于她与陈灵公等三位国君有不正当关系,人称“三代王后”;先后七次下嫁,故为“七为夫人”;九个男人死于她的裙下,又称“九为寡妇”。

  能够在《史记》中露脸,至少也是影响历史走向的人物。让我们再从《东周列国志》和《列女传》中找寻夏姬一生的轨迹。

  二

  夏姬其实不姓夏,姓姬,郑国公主,后来因为嫁给陈国大夫夏御叔,所以被称为夏姬。

  夏姬还没出嫁的时候,就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公子蛮搞七捻三,不到三年,公子蛮死了。

  不久,夏姬嫁给了手握陈国兵权的夏御叔。夏姬嫁给夏御叔不到九个月,就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虽然夏御叔有些怀疑,但是也没有追究。

  这个孩子取名征舒。夏征舒十二岁的时候,很可能是便宜老爹的夏御叔也死了,夏姬就隐居在丈夫的封地株林。

  公子蛮和夏御叔都是壮年而逝,传闻说这俩都是死于夏姬的“采补之术”,而正是这种神秘的“技术”可以让她永葆青春。

  三

  此时的夏姬已经年过三十,但驻颜有术,“云鬟雾鬓、剪水秋眸、肌肤胜雪”,如此尤物,当然更能体现“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古语。没多久,陈国大夫孔宁与仪行父,先后都成了夏姬的床幕之宾。

  孔宁从夏姬那里出来,里面穿着从夏姬那里偷来的锦裆,向仪行父夸耀。仪行父也拿出夏姬赠送的碧罗襦显摆。在这里解释一下,碧罗襦是上衣的一种,锦裆是内裤的一种。

  孔宁知道夏姬与仪行父也有一腿,没了专属权,虽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干脆再搞大一点吧,向陈国的君主陈灵公隆重推荐夏姬。陈灵公是个很不像话的君主,酒色财气一应俱全,对国家的政务不闻不问,要不也不会用“灵”这个不怎么好的谥号。

  陈灵公心想,夏姬这都快四十了吧,能有多漂亮啊?孔宁告诉他说,夏姬容颜不老,看上去就跟十七八岁一样,而且有些妙处,是男人都懂的,主公一试便知。陈灵公一听,性趣大起,第二天就急吼吼地在孔宁的陪伴下微服出游株林,来到了夏家。

  这天晚上,陈灵公拥着夏姬上床,共赴巫山,少女、少妇、荡妇“三合一”的享受让陈灵公飘飘欲仙。

  一夜虫二不表。

  四

  夏征舒十八岁那年,陈灵公为了取悦夏姬,就让夏征舒继承了父亲的司马官职,执掌兵权,夏征舒在家中设宴款待陈灵公表示答谢。夏姬因为儿子在座,碍于情面,没有出陪,酒酣之后,君臣互相调侃,就有了《史记》中记载的这段对话。

  《史记》里说,大臣反击的是“亦似公。”《列女传》更厉害,这句话变成了“不若其似公也”。

  这玩笑开大了,惹恼了夏征舒。

  夏征舒带兵把自己的宅子团团围住,自己手执利刃,带着几个亲信,从大门杀将进去,一箭射死了陈灵公。而孔、仪二个狗腿子从狗洞里钻出院外,逃到楚国去喊冤了。

  夏征舒弑君,干脆自己篡位,陈国人倒没计较。但楚庄王早就对陈国垂涎三尺,有了借口,立即发兵。

  陈国大臣们一向害怕楚国,不敢反抗,把一切罪名全都推在夏征舒身上,开了城门,迎接楚军。

  五

  楚庄王的弟弟子反带领楚军到株林去杀了夏征舒,捉住了夏姬,并把她带回楚国。

  楚庄王见了夏姬,居然也食指大动,而更早一些见过夏姬真容的子反早就对夏姬神魂颠倒了。群臣之中,大夫屈巫也想把这个年近四十的尤物纳为己有。

  拼地位、拼权势,都不是对手,灵机一动的屈巫堂而皇之地劝谏楚庄王说:“是不祥人也!是夭子蛮,杀御叔,弑灵侯,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何不祥如是?人生实难,其有不获死乎?天下多美妇人,何必是?”

  “一鸣惊人”的楚庄王想想也是,就将这个女人赐给了大夫连尹襄。

  没想到,连尹襄也没享多久艳福就战死沙场,夏姬又跟连尹襄的儿子黑要好上了。这个黑要有了后妈,连亲爹的尸体都不管了。楚国人对夏姬的不祥和淫荡的名声十分反感,楚庄王见舆论纷起,只好不情不愿地把夏姬送回她的娘家郑国。

  六

  离开楚国之际,一直没闲着的屈巫同夏姬约定“归!吾聘女。”,回去吧,我会娶你的。这短短的四个字,应该会让人百感交集吧。

  公元前590年,终于找到机会的屈巫,借出使齐国的机会,绕道郑国,在驿馆中和夏姬幽会,多年之痒,一朝了解。

  为了喜爱的女人敢于抛弃一切的屈巫第二天就上了一道向楚王辞官的表章,然后带夏姬投奔楚国的敌国晋国去了。

  原来当年的劝谏是这回事啊!新即位的楚共王抄没了屈巫的家族,那个跟后妈有染的黑要也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屈巫听闻家族被灭,怒从心头起,发誓要报仇雪恨。他向晋国献计,提议联合吴国,夹击楚国。晋国就派屈巫出使吴国,两国结成盟友。

  屈巫不仅能言善辩,而且精通军事。在吴国传授中原地区先进的作战经验和方法,使吴国军事力量大增,从此吴楚两个国家一有空就打仗。这些都是后话了。

  《左传》对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做了详细的记载。

  七

  后来,屈巫和夏姬又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长大后嫁给晋国大夫叔向。在叔向成婚之前,叔向的妈妈极力反对这门亲事,认为夏姬曾经“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其女必定纳之不祥。

  但叔向还是娶了夏姬的女儿,生了一个儿子羊舌食我。羊舌食我长大后和祁氏联手作乱,使得羊舌氏和祁氏被灭族。晋国韩、赵、魏等家族在瓜分两家的土地之后,势力超过了晋侯,埋下了之后三家分晋的伏笔。

  八

  回到前文,“三代王后、七为夫人、九为寡妇”的说法貌似有些夸张。

  “三代王后”:陈灵公当仁不让算一个,第二个是谁呢?楚庄王和她也有过春风几度?好吧,就算上楚庄王,那么第三个呢?实在找不出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夏征舒短暂篡位之后,追封了他便宜老爸夏御叔。没有史料佐证,多少有些牵强。

  “七为夫人”比较好凑,应该是公子蛮、夏御叔、孔宁、仪行父、连尹襄、黑要和屈巫。

  “九为寡妇”实在就有些搞不清了。

  九

  就连《诗经》里也有关于夏姬的记载。

  《诗经·陈风·株林》“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兮?匪适株林,从夏南兮!驾我乘马,说于株野。乘我乘驹,朝食于株。”

  他为什么要去株林?是跟随那夏南吗?他不是为了株林,是跟随那夏南之母。驾起了那车马,喜悦于那株林之野。乘上了马驹,早餐就在株林。

  这是一首讽刺的山歌,株林就是夏御叔的封邑,夏征舒字子南,又称夏南。陈灵公在夏御叔死后,多次到株林去,他去株林是为了夏御叔的儿子夏南吗?不,他去株林是为了本文的女主——夏姬。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