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杼:立过国君也杀过国君,还请人灭了自已家族

看历史 11 0

  崔杼是一个很牛的人,干过很多很牛的事儿。比如,他拥立过自己的老板,也就是齐庄公。之所以齐庄公需要崔杼来拥立,是因为齐庄公的父亲灵公没想传位给他,而之所以灵公不想传位给庄公——哦,当时应该叫公子光,是因为一个典型的后妈欺负继子的故事。

  公子光(齐庄公名光)本来已经被灵公立为太子了,然而后来,灵公又喜欢上了其他的妃嫔,《史记》中称之为戎姬。戎姬当然想让自己的儿子公子牙当太子,所以就劝齐灵公改立。戎姬典型的头发长坚实度,在她看来,改立不过是齐灵公的一句话而已。但是聪明的人也有,也是个灵公的小妾,仲姬,仲姬就劝灵公:“公子光被立为太子这件事情,我们已经遍告诸侯,无缘无故的改立,肯定会出乱子。”

  可惜,灵公的智商跟戎姬一个水平,在他看来,立谁为太子,那权力都在他自己怎么做。于是他改立公子牙为太子。但仲姬的判断是正确的,公子光作为太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和根基。等到灵公病重,崔杼就当机立断的迎立了公子光,而灵公强行改立太子的结果,就是最终逼死了戎姬和他的儿子公子牙。

  拥立之功,对一个国家来说可以说是首要大事了,崔杼拥立国君,可谓干了一件非常牛的大事,但是,对于牛人崔杼来说,这应该是他干过诸多牛事儿中最不足挂齿的一件。难道还有比拥立国君更牛的事情吗?有的,比如,杀了国君。

  崔杼杀的国君,就是他自己拥立的齐庄公。其实纵观崔杼弑君的前因后果,我倒还是觉得崔杼这样做也还情有可原。

  崔杼之所以要对庄公下手,因为庄公给崔杼带了顶绿帽子。崔杼本身有妻子,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但后来,这个妻子死了。所以崔杼又娶了一个女人,具体来说,是一个寡妇。寡妇的前夫姓棠,而这个女人本身姓东郭。

  毫无疑问的是,东郭女是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不然崔杼不会娶她,要知道,这个女人不是自己嫁过来的,她还带着和前夫的儿子棠无咎。鉴于东郭女太有魅力,所以崔杼对棠无咎也很好,让他做自己的相。但是,有人说丑妻是宝,就是因为东郭姑娘太有魅力了,所以庄公胸口的小鹿也开始乱撞了,庄公多次到崔杼家去和东郭通奸,这就很过分了。

  然而更过分的是,庄公到崔杼家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把崔杼的帽子随意送给别人,帽子固然不值钱,但这有种“庄公到此一游”的意味了。于是崔杼觉得,如果自己没动作的话,早晚庄公会把自己的脑袋拿去送人的,于是崔杼惊心设计了一个圈套。

  崔杼对外诈称自己生病,庄公听说这件事,忙去崔杼家探病,当然,探病的同时也要探探病人的家属,在崔杼家,跟东郭姑娘玩起老鹰捉小鸡,追着崔杼的妻子走,追来追去,就被崔杼的妻子引到院子里,崔杼的妻子躲进房间,把门关严,此时庄公依旧执迷不悟,竟然倚着柱子给崔杼老婆唱情歌。

  直到崔杼埋伏的武士蜂拥而出,庄公才明白自己中计了,于是他挣扎者想越墙逃走,却被崔杼的人用箭射中大腿,又掉了下来,最终被杀。崔杼杀了庄公之后,又拥立了庄公的弟弟为国君,就是齐景公。

  崔杼弑君,可以说在当时的确是一件大事,但就春秋时代的大背景来说,弑君之事,时有发生,其他的不说,只说齐国,半个世纪之前,就有过弑君之事发生,如果放眼他国,那弑君之事更是各国都有,当时固然是大事,但在历史长河中,却最终都渐渐淡化,很少被人再提及。而崔杼这次不一样,因为他杀了庄公之后,又干了一件事,用这件事,成功的把自己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也让自己弑君这件事,从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脱颖而出。

  崔杼干的这件事比较有名,在北师大版四年级语文教材上就有,那篇课文的名字是《秉笔直书》。

  当然为了小朋友能树立起正确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那篇课文没说崔杼为什么弑君,只是从崔杼杀了齐庄公开始说。崔杼杀了齐庄公,然后找来当时的齐太史,要求太史公把庄公之死写成暴疾而亡,太史公当场在竹简上刻下了“崔杼弑庄公”,于是崔杼下手杀了太史公。

  在当时,史官这种职业都是家族性的,杀了太史公,就找来太史公的弟弟,要求太史公的弟弟重写这段历史。而太史公的弟弟依然不畏强权,还是五个子,于是,崔杼又杀了这个太史。然后叫太史的小弟弟,这里很能看出春秋时期史官的操守和气节,面对着两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和崔杼高举屠刀的叫嚣,史官秉笔直书,以自己对历史的责任感和气节,真实的记录下这段历史。崔杼终于妥协了,强权纵然可怕,但当面对信仰和执着的时候,强权无能为力。

  而这真正给秉笔直书这件事做了最好的注脚的是,当小太史从朝堂活着出来的时候,这好遇到南史公,南史公以为太史一家全部被杀害,担心历史没人记录或是被篡改,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来记录史实。

  文人的气节与光荣,这个故事里展示的可谓淋漓尽致,所以这件事,也为后世所津津乐道,而大家赞美史官的时候,崔杼也自然而然的成为天下读书人所咒骂的对象。

  不过这里还是可以为崔杼稍微辩解一下的,当然,他丧心病狂开杀史官之先例的事,是没的辩护的。但与后世那种动不动就杀人以族,还有那种令人无语的文字狱比起来,(尤其是对比后世可耻的卑鄙残暴的文字狱),崔杼最终还是退让了,可以说他的心中虽然不多,但还是有良知的。

  顺便再举个例子,崔杼弑君之后,怕有人作乱,就会同当时另一个权臣庆封,要挟百官发誓效忠自己。而另一个历史名人晏婴说:“我只能效忠有利于国家的人!”用这个回答拒绝发誓,庆封大怒,要杀了晏婴。而这时候崔杼却说:“晏婴是个忠臣。”最终,崔杼保护了晏婴。

  也立过国君了,也杀过国君了,还青史留名,遗臭万年了,按道理来说,牛人牛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到极点了,想突破有点难了。然而对于崔杼来说,要干就干别人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

  崔杼,不但要空前,还要绝后。中国历史上杀皇帝立皇帝的事儿也不少,甚至晚唐时期,废立皇帝这种事儿一个宦官都能做到。但牛人崔杼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别人,我做的事,是其他人做不到的。他做了什么呢?他请人灭了自己的家族。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崔杼原来的妻子生了两个儿子,崔成和崔强。然后的事儿我们前文说了,崔杼原配死的早,又娶了一个魅力无限的寡妇东郭女,东郭女生了一个儿子,崔明。于是,后妈欺负继子的狗血家庭伦理剧又一次上演了。东郭女带来了她和前夫的儿子棠无咎,棠无咎辅佐崔杼,在这过程中,棠无咎抓了崔成一个错误,要废掉崔成,该立自己同母的弟弟崔明为世子。

  好吧,崔成也认了,毕竟他也看出来父亲早有此意,于是他跟自己的父亲提出了回到封邑的请求——你们在权力中心折腾,我去过两天舒坦日子总可以了吧?棠无咎此时正在痛打落水狗,怎么可能让崔成去过舒坦日子,于是拒绝了崔成的意见,崔成忍无可忍,带着自己的人把棠无咎给杀了。

  本来这是家庭内部矛盾,作为家长的崔杼应该及早调节,就算调节不了,也应该内部处理。不知道崔杼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他竟然跑到自己的政敌庆封那,要求庆封帮忙解决。

  庆封当时是齐国的左相,而崔杼恰恰是右相,两个人正是争夺齐国控制权的对手。天上掉馅饼了,庆封忙回答,“这还了得,我替你杀了逆子!”于是庆封马上召集自己的人去崔氏家族。

  当时在齐国君权虚职,作为左相右相,势力相当,要不然早就火拼起来了,但此时,有了崔杼的请求,崔氏家族是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的。而庆封当然也不客气,一股脑的把崔氏家族包括崔杼的妻子杀了个干净。等到崔杼反应过来的时候,崔家已经成了一片空白,而毁灭崔家的真正罪魁祸首,就是崔杼自己。终于,牛人崔杼在完成了这件惊天动地的牛事儿之后,无家可归,黯然自杀。

  《诗经》上有:“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说法,做事情总应该分清远近轻重,崔杼一生叱咤齐国,却最终如此惨淡收场,不得不令人喟叹。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