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战车为何退出历史舞台?

看历史 11 0

  战车,是先秦时代战场上的武器之王。中国早在夏朝时就已经出现了战车。据记载,夏朝末年,商汤伐夏的战争中就动用了战车70乘。而至商朝末年,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中起用了300乘战车。到了春秋时期,车战已完全成为了当时战场的主流作战形式。可当历史迈进战国时代,战车数量却开始逐渐减少,甚至慢慢退出了战争舞台。这又是为什么呢?

  一、驰骋疆场

  战车制度在商代时已开始逐渐发展,那时候的战车已采用一车三员制,即一辆战车上配备有车左、参乘、车右三名甲士。“车左”持弓弩,负责远程攻击;“参乘”随身配有刀剑,负责驾驶战车;“车右”执戈矛,负责近战。

  中国有句老话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驷马最早指的就是拉战车的四匹马,“驷马难追”形容的就是驷马战车风驰电掣的速度。西周时已经开始出现驷马战车,驷马战车一方面增加了战车的动力,提高了车速,另一方面又增强了战车的冲击力,提升了整体战斗力。那时候的战车已配备“车之五兵”,即“矛、戟、剑、盾、弓”,不仅能攻能守,还能兼顾长距离对战与短距离交战。作战车阵也已经有了方阵、雁行之阵、鱼丽之阵等多种形制。

  到了春秋时期无论是战车的性能、装备、编制、阵形等均已达到了巅峰状态。自此,战车已完全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导地位。战车交战在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屈原的《九歌·国殇》里是这样描写的:

  “操吴戈兮披犀甲”甲士手执盾牌,身披犀甲;

  “车错毂兮短兵接”战车车轮摩挲,短兵相接;

  “矢交坠兮士争先”弓箭如雨坠落,战士奋勇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冲破了我方队形,搅乱了战车阵行;

  “左骖殪兮右刃伤”左边的马战死沙场,右边的马被兵器所伤……

  由此可观当时车战情形之一斑。

  正由于战车在先秦战场上所占据的主导地位,战车的数量就自然成为了衡量当时各国军事实力强弱的一项重要标准。“车百乘,此卿大夫采地之大者,是谓百乘之家……车千乘,此诸侯之大者,谓之千乘之国……兵车万乘,戎卒七十二万人,故曰万乘之主”,拥有战车百乘称为家,千乘为国,万乘为主,这里很明显地将战车数量与势力强弱的关系表现了出来。

  可这样的情形,从春秋末期开始,悄悄发生了变化。

  二、毁车为行

  公元前541年,晋国派兵攻北狄。魏舒跟随荀吴率军作战,与狄人步兵遇于大原地区。大原地形险隘,晋国战车无法施展,纵使晋军装备精良战斗力强盛,但相形之下,狄人的步兵机动灵活,尽占上风。于是魏舒提出了“毁车为行”,将战车甲士与随车兵卒合编成步兵作战。荀吴欲纳其议,却遭到战车甲士们的反对。

  先秦时的战车甲士都是具有一定身份的贵族,让他们弃车与兵卒合编,在一定程度上是降低其身份地位,故荀吴的亲信甲士带头违抗此令。荀吴与魏舒当机立断将带头反对的甲士斩首示众,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最后改编顺利进行,晋军大败狄军。此“毁车为行”之举成为古代车战转为步兵作战的重要标志。

  而到了战国,一次更大的军事改革正在酝酿而生。赵国地处北边,常受到林胡、楼烦、东胡等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待赵武灵王即位时,赵国正处于国势衰落之期,周边小国俱来骚扰。

  赵武灵王力图改革国家之弊,他力排众议,取胡人服饰与军事制度之长,在本国进行“易服饰”“习骑射”的改革。号令全国着窄袖短衣的胡服,放弃车战,训练专业的骑兵队伍。不久,赵国的军事能力与生产能力大大提升,凭借着精良的骑兵部队,赵国向北方扩展了千里疆土,称霸一时。中原各国也纷纷仿效,骑兵逐渐开始兴起。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