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吴越争霸?吴越争霸最终结果?

看历史 29 0

  春秋末期,几十年的吴越争霸历史,演绎了许多悲欢离合,人们津津乐道于越王勾践的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以“三千越甲吞并吴国”;扼腕叹息于吴王夫差任用奸佞、穷兵黩武,终致身死国灭;对文种“鸟尽弓藏”式的悲剧唏嘘不已;更艳羡于范蠡与西施的泛舟五湖……

  然而,真正的吴越争霸史真的如此吗?让我们拨开层层历史迷雾,还原一个鲜为人知而现实残酷的吴越争霸史实。

  正如伍子胥谏言夫差的话,“夫吴之与越也,仇雕敌战之国也。”对此,越人也有同样的认识,越国大夫曾说过,“吴、越二邦,同气共俗地户之位,非吴则越。”吴越两国南北毗邻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吴国若要北上中原图谋霸业必须解决越国这个“后顾之忧”,而越国若要生存进而与中原各诸侯国争霸,则需要消灭横亘自己在面前的吴国。

  西邻强楚、东毗大海,即使没有晋楚两国的影响、吴越二王之间的恩怨,地缘格局决定了吴越两方政治势力不能和平相处,两国之间的战争也并不是单纯争夺人口、土地、粮食等战略资源,而是灭国之战。

  吴越争战:吴虽强,越不弱

  吴国率先崛起,得益于晋楚争霸的外部大环境。晋国为了击败楚国,在楚国的大后方(东面)资助吴国,逃亡晋国的楚大夫巫臣更是出使吴国,带去了中原先进的战争技法。吴国在晋国的扶持下,渐渐强大,开始频繁侵扰楚国。

  当逃亡吴国的伍子胥、伯嚭辅佐吴王阖闾,客居吴地的孙武治军,吴国的国力蒸蒸日上,达到了新高度。

  阖闾、夫差时期,伍子胥主持疏通胥溪、胥浦勾连太湖、长江水道,开掘胥江勾连吴都与太湖水道,阖闾大城的营造,长江、太湖、吴淞江水道的疏浚,构成吴国四通八达的水路网,而灌溉和漕运的便利给吴国经济文化发展注入十足的动力。

  吴国在柏举之战中以远程奔袭的战法,以少胜多重创楚国后,实现江淮下游地区的绝对控制权,已然称霸江东平原地区。

  越国在越王允常、勾践在位时期疆域北起现在的嘉兴平原地区,南至诸暨,西起衢州、金华丘陵地带,东到宁波的杭州湾。越王允常时期,越国西部广袤山区越人主要从事半游牧、半农耕的生产,东部沿海越民则以渔业为生,越国青铜冶剑业比较发达,越国宝剑闻名各国。当时越地生产发展,经济实力不断增强。

  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携破楚余威南向伐越,在槜李展开激战,结果却是越国以弱胜强大败吴国。一代霸主吴王阖闾被越大夫灵姑浮砍掉脚趾伤重而死,年轻的越王勾践开始登上春秋争霸的历史舞台。如果说槜李之战中,越国上下在先王允常丧亡、坐镇本土抵御入侵的吴军、战术运用得当(以死士阵前自刎惑敌),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取得胜利;那么两年后的夫椒之战,吴国在太湖内的椒山以复仇心态、做足备战、抵御入侵吴境且轻敌的越军,同样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最终取得压倒性胜利,并将战果扩大化,致使勾践率五千残兵甲士退守会稽山。

  槜李之战与夫椒之战并不如演义小说中叙述的那样,主要是为了相互间的复仇,而是为了争夺地区控制权——接壤吴国南方且地处越国北部的碟形冲击平原——杭嘉湖平原(槜李便处于平原腹地)。

  新兴的吴国要的是战略缓冲地带,毕竟吴都姑苏城毗邻杭嘉湖平原,纵使城大坚固(后来越灭吴时,围困三年才攻破姑苏城),为了实现西破强楚、南向翦灭越国、结好中原诸国、北向争霸的战略目标,吴国必须首先夺取、控制利于农业生产的杭嘉湖平原地区。

  反观越国,能否在苏南地区立足,仅靠西部广袤的丘陵盆地地区是不够的,为了争取生存空间,必须守住长三角、杭州湾这一战略要地。

  吴越两次大规模的交战,其实互有输赢,一次是吴国以地区新兴霸主的姿态伐越导致失败,吴王也因此伤重身亡;一次是越国趁机偷袭吴国,不曾想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被吴国打得元气大伤。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