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王子颓宠文兽失政

看历史 33 0

  子颓是周庄王的儿子、周惠王的叔父。子颓就是个典型的养宠物迷宠物反而被宠物害死的实例。子颓宠的是牛,宠牛宠到什么程度?简直可以用疯狂用痴迷来形容。为了牛,子颓百业可废,百事可舍,就连王位都可抛弃不顾。历史上子颓宠牛,就给周王朝带来了一场不小的灾难。

  明 冯梦龙 《东周列国志》:“子颓性好牛,尝养牛数百,亲自喂养,饲以五谷,被以文绣,谓之‘文兽’。”

  子颓爱牛如命,他给自己的牛起了个十分动听的名字:文兽。由于规矩多,禁忌不少,怕下人伺候不好他的宝贝,牛儿受委曲,许多事情子颓就要亲自操刀,免于他人动手。那时生产力水平甚低,粮食产出率不高,穷人连饭都吃不饱。可是子颓贵为王子,他要用粮谁敢不给。子颓隔三差五命人到国库调粮,喂他的文兽。而且全是上好的五谷精粮作他的牛口粮。牛的肚量大,一头牛一日三餐耗粮数斗,相当于用去二十几口人的口粮。但子颓全然不顾。子颓还给他宠爱的牛穿“衣裳”,用上好的锦缎做成文绣披在牛背上,吃穿都优于穷人无数倍。

  平日里子颓无所事事,就命人赶着牛城里城外地闲逛游。哪牛又不通人性,所以碰见什么就践踏什么。禾苗也啃,青菜也踩,街市里横冲直撞,百姓纷纷侧目,苦不堪言。

  子颓的两个师傅,一个叫为国,一个叫边伯。为国有一处庭院建在王宫墙边上,边伯也有一处房产连着王宫院墙,两处房产延续多年相安无事。这一年子颓的哥哥周厘王病故,由侄儿惠王继承王位。有一天惠王心血来潮,要扩建王宫的后花园。为此,为国和边伯的房产庄园便被无偿征用了。此事要放在别人身上也就算了,毕竟那是国王征用啊。但为国和边伯素有异志,内心对惠王越过子颓继承周朝王位更是不服。如今恰好房产被无偿征用,二人便背地里窜掇子颓谋反,杀了惠王好自己登上王位。子颓本来对王位倒没什么兴趣,但对侄儿却多有不满。原来惠王即位后,对子颓宠养“文兽”颇有微词,虽说是明里不加阻止,暗地里却多次支持别人找子颓索赔牛践踏坏的东西。想到这儿,子颓就同意了二人的计划。于是,为国和边伯联络了几名大臣、将军,调集王城周围的部份军队和亲兵卫队之类,封锁道路进攻王宫。双方混战一场,三天后,惠王战败,率残兵仓皇逃到郑国投奔郑候去了,大夫为国和边伯就拥立子颓为新的周王。

  子颓当上周王之后,把惠王征用的为国和边伯的房产庄园又退还给他们,委国政于二人,自己却依旧专心地饲牛玩牛,视牛如命,与牛同嬉同乐。子颓命人在牛舍边建了一间宫室,称为“俪宫”,意思是自己离不开这里,痴迷的程度更甚于从前。

  朝廷的大臣和百姓看不惯子颓的所做所为,有人就编了首打油诗讥讽子颓:

  饲牛谋耕田,古今理不变;

  不意时世换,“文兽”伴君前。

  有的人痛恨牛贵于人,人衣不遮体食不裹腹,牛却食精米着锦缎,于是偷偷地朝牛放冷箭扔石块。一次子颓驱赶牛群优哉游哉地在田野里游玩,任凭牛啃咬践踏田里的禾麦,突然,一旁的树林里射出一支冷箭,不偏不倚正好射在牛眼上,深深地贯入牛头。子颓大吃一惊,从马车上滚下来,几步跑到牛前,一边命令卫士包围树林抓人,一边抱着牛头放声大哭。卫士搜索了半天,人影也没见到一个,气得子颓大声怒骂,狂暴不己,大骂卫士无用,随手抽出宝剑,一剑刺死率兵搜山的卫士长,然后命人纵火烧掉田里的庄稼,点着树林。刹那间,就见天空窜起一团团黑色的浓烟,大火四下燃起。兔子、獐鹿吓得四处乱窜,很快大火就吞没了那片树林和庄家地。子颓稍稍出了口恶气,这才恨恨不已地命人驱赶牛群回宫。

  子颓的倒行逆施连诸候也看不下去了,于是,中原的几大诸侯就联合起兵讨伐子颓,准备送周惠王回国复位。周惠王三年,郑厉公率先靖难,起大军3万,保护着周惠王进攻周王城的子妹城城周。双方激战7天,郑军攻陷了城周,把九只禹鼎装上车运到了周惠王暂居的栎阳城。第二年的春天,郑厉公又联合西虢公共同起兵5万讨伐子颓。这次大军直奔王城而来,5万大军分为五队,轮番攻打几处城门,郑厉公亲率精兵攻打南门。士兵个个奋勇向前,杀声震天。不到两天功夫,南门就攻破了。郑厉公亲自保护着周惠王,随着潮水一般的大军向王宫涌去。

  子颓虽说有胆量谋国篡位,却没有治国安天下的才能,因此篡位以来大小国事均不闻不问,一概推给自己的师傅为国和边伯打理,自己乐得轻闲,一头钻进俪宫陪伴他的“文兽”。这次诸侯兵临城下,子颓依然故我,照样不闻不问。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