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建国后寻夏禹后裔杞东楼公续杞国国祚

看历史 19 0

  杞国是个小国,史书罕有记载,《史记》中虽有《陈杞世家》记载陈国、杞国两国的历史,但对杞国的描述只有二百七十多字,而且还特别说到:“杞国微小,其事迹不值得记载。”这样的小国,在周围强邻的压迫下,被迫屡次迁徙。

  (杞国故城遗址)

  (【禹祠】始建于春秋时的开封杞县东楼公庙,乾隆53年《杞县志·艺文志》:“周襄王时,杞迁缘陵,地入于郑,更名雍丘。其民立祠祀禹”。《水经注》:“雍丘城内有夏后祠,昔在二代享祀不辍”。禹祠原在雍丘西北三十里,后汉光武时迁(神)于雍丘城,另建祠以祀,并配享东楼公,名曰禹祠。)

  据《大戴礼记·少间篇》记载,商汤击败夏桀,灭亡夏朝后,将夏王室姒姓的一些遗族迁到杞国(今河南杞县一带)。杞国最初大致在今河南省杞县一带,后来迁到今山东省新泰,后又迁至昌乐、再至安丘东北(坊子区黄旗堡街道杞城村)。杞国的存在也得到殷商甲骨文的证实,商王武丁曾娶一位杞国女子为妃,是其六十多位后妃之一。当时,杞国的爵位是伯爵,甲骨文卜辞有“杞侯”的字样。

  杞国虽小,但也有其重要意义,那就是杞国人是夏朝王室的后裔,存有夏礼,与越国公族同出一脉。因此孔子曾为考察夏朝之礼而到访杞国。但是由于杞国文献大多散失,因此孔子感慨道:“夏朝的礼,我能说出来,但是夏朝的后代杞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殷朝的礼,我能说出来,但殷朝的后代宋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这都是由于文字资料和熟悉夏礼、殷礼的人不足的缘故。如果足够的话,我就可以得到证明。”

  历史上还流传着一些和杞国有关的故事, 《列子·天瑞》中所说的杞人忧天的故事,就发生在杞国。该成语虽说往往用来形容庸人自扰的无谓担忧,但也有人认为,这和杞国多经磨难而造成的国人忧患意识有关。

  到至今为止,共计有六块殷墟甲骨文提到杞侯或杞地,可作为商代杞国存在的证据。而在杞县尚未找到杞国遗存,县城中曾有后人建的东娄公庙,祭祀杞国开国君主东娄公(杞东楼公),该建筑在1949年后也已被拆毁。清朝道光和光绪年间,曾在新泰出土过一批杞伯每亡所做的青铜器。2002年,新泰周家庄又发现杞国的贵族墓葬群,证实新泰曾是杞国所在地。另外,1962年,武汉市文物商店曾收购到一件杞伯每亡的簋,1966年,山东滕县出土了一件每亡的鼎。

  史评杞东楼公

  司马贞《史记索隐》:“盛德之祀,必及百世。舜、禹馀烈,陈、杞是继。妫满受封,东楼纂系。”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