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兽朱雀的由来 朱雀代表什么方位

看历史 32 0

 

  朱雀,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天之四灵之一,源于远古星宿崇拜,是代表炎帝与南方七宿的南方之神,于八卦为离,于五行主火,象征四象中的老阳,四季中的夏季,同时也是天之南陆。

  南方神兽朱雀就是鸟的外形。南方属火,朱雀等鸟的图腾在古代神话中往往属于太阳崇拜。

  历史渊源

  殷商早期,甲骨文上已有朱雀等四象的形象产生。最早的记载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丁巳卜,贞帝朱鸟,三羊三豚三犬”,意为“于丁巳日占卜,要求帝王祭祀朱鸟,献祭三头羊三头猪三条狗”。

  西周早期,记载朱雀形象的文物出土,只有苍龙、白虎、朱雀、神鹿四象,四象中“玄武”一象还未成型。

  春秋时期,《诗经・大雅・卷阿》:“丹凤鸣兮,与彼高岗,梧桐生兮,与彼朝阳。丹凤其身覆火,终生不熄,拥有旺盛的生命力,以其形赋其神,为盛世注入无限气韵,给人间带来祥瑞灵气,寓有完美,吉祥涵意”。

  战国时期,随县出土的曾侯乙墓漆箱,上面首次记录了完整的二十八宿与四象的名称,朱雀等四象之名在列。《楚辞》中云:“飞朱鸟使先驱兮,驾太一之象舆。”《楚辞补注》中道:“言己吸天元气得道真,即朱雀神鸟为我先导。”《毛诗陆疏广要》释之云:“龙乘云,凤乘风,……众鸟偃服也。”

  汉朝时期,谶纬学说大兴,它的象征含义又多了典藏、丙丁、礼德,汉后道教将其吸纳为护法神,称陵光神君。并认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合力创造了世界,是天地之主,维系乾坤。但也有朱雀之气腾而为天,朱雀之质降而成地,朱雀单独创世的记载。西汉时,《淮南子》中的五兽之一,即天之四灵与黄龙,又称天官五兽。在汉代《论衡》一书中,凤凰更是被认为是星神朱雀之精流溢所化。汉代《论衡》中又有记载,“东方木也,其星苍龙也。西方金也,其星白虎也。南方火也,其星朱鸟也。北方水也,其星玄武也。四星之精,降生四兽,含血之虫以四兽为长”。东汉时期,《风俗通义》卷六:“南方朱雀,为乐之本也,五分其身,以三为上,以二为下,三天两地之义也。上广下狭,尊卑之象也。中翅八寸,象八风。腰广四寸,象四时。轸圆象阴阳转而不穷也。”

  东晋时期,葛洪《神仙传》:“我行青龙,彼行白虎,彼前朱雀,我后玄武,不死之道也。”

  唐朝时期,在正统道藏收录的《混元八景真经》中还有着这样的记载:“北方壬癸水,卦主坎,其象玄武,水神也。南方丙丁火,卦主离,其象朱雀,火神也。东方甲乙木,卦主震,其象青龙,木神也。西方庚辛金,卦主兑,其象白虎,金神也。此四象者,生成世界,长立乾坤,为天地之主,谓之四象。”无独有偶,除了《混元八景真经》之外,道藏中的《云笈七签》,也有相似的记载。

  唐末至宋初,陵光神君是道教把四象人格化之后对朱雀的称谓。《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左青龙,名孟章。卯文。右白虎,名监兵。酉文。前朱雀,名陵光。午文。后玄武,名执明。子文”。《千金翼方》卷第三十:“身形之中,非汝所处,形中五部各有所主,肝为青龙,肺为白虎,心为朱雀,肾为玄武,脾为中府。”

  五代时期,《太上黄箓斋仪》卷四十四称南方朱雀七宿为:“南方三炁之天、火官之府、赤帝之宫,荧惑火德,井鬼柳星张翼轸宿朱雀之神”。

  北宋时期,《云笈七签》记载:“夫四象者,乃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卷内除已注说外,余并取宜装)青龙者,东方甲乙......白虎者,西方庚辛金......朱雀者,南方丙丁火。剖液成龙,结气成鸟,其气腾而为天,其质降而为地,所以为大丹之本也......玄武者,北方壬癸水......如志士烧炼丹鼎,知此四象者,十方天人莫不瞻奉。古经云“四神之丹”,此是也。”

  明朝时期,《少谷集》记载:南方朱雀七宿,天之南陆也。认为朱雀本质是南方天穹。而在《古文参同契集解》一书中所云“文昌为太微主星,即魁中戴筐六星,号南极统星,为人身,朱雀之神,录人长生之籍”也可见一斑。

  文化特色

  图腾

  朱雀,红色的鸟,象征祥瑞的古典的朱雀成了一种纯粹而神秘的符号,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南方之神,与青龙、白虎、玄武合称为四方神,表示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二十八宿体系形成之后,朱雀成为南方七宿的总称。把它们连起来,图形就被前人臆想为朱雀。在《西游记》里,二十八宿都有名字,南方七宿分别叫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后面那个字都是动物。2000年,在亓鑫铭所著《泛亚论》中称古越国以朱雀为图腾。

  民俗

  在甘肃等地区仍有祭祀朱雀等四象的民俗存在。

  雕饰

  西安环城公园的铁门上雕刻着浴火的朱雀,里面这么介绍朱雀:“神兽朱雀原型为四灵之一的丹凤据。

  匾额

  南岳衡山风景区入口处大石牌坊檐下,有一大型汉白玉横额,这正是形乃朱雀的南岳山徽。

  壁画

  柿园汉墓墓葬壁画中朱雀是引导死者灵魂升天的神鸟,反映墓主人渴望死后灵魂不灭和升天成仙的诉求。

  天星显象

  二十八宿的南方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其形象鸟,位于南方,属火,色赤,总称朱雀,亦名“朱鸟”。

  井宿——有星八属双子座,《史记天官书》:“南宫朱鸟权衡,东井为水事。”博雅:“东井谓之鹑首。”《晋书天文志》:“南方东井八星,天之南门。”

  鬼宿——有星四,属巨蟹座,星光皆暗,中有一星团,晦夜可见,称曰积尸气,《史记天官书》:“舆鬼鬼祠事”博雅:“舆鬼谓之天庙。”《晋书天文志》:“舆鬼五星,天目也。”《观象玩占》:“鬼四星曰舆鬼,为朱雀头眼,鬼中央白色如粉絮者,谓之积尸,一曰天尸,如云非云,如星非星,见气而已。”

  柳宿——有星八,均属长蛇座,《礼记月令》:“季秋之月,旦,柳中。”《尔雅释天》:“咮谓之柳,柳鹑火也。”《汉书天文志》:“柳为乌啄,主草木。”《晋书天文志》:“柳八星天之厨宰也。”

  星宿——有星七,六属长蛇座,星宿一即此座α,西名为Alphard,孑然独照,光度列为二等,《礼记月令》:“季春之月,昏,七星中。”又:“孟冬之月,旦,七星中。”《史记天官书》:“七星主急事。”观象玩占:“周礼鸟旗七旒,以象鹑火。”谓七星也。

  张宿——有星六,均属长蛇座。《史记天官书》:“张素为厨,主觞客。”《汉书天文志》:“张嗉为厨,主觞客”《广雅》:“张谓之鹑尾。”《观象玩占》:“张六星为天府,一曰御府,一曰天昌,实为朱鸟之嗉,火星也。”

  翼宿——有星二十二,第一至第十一属巨爵座,十二至十四属长蛇座,外二星,又六星皆不明,为二十八宿中星数最多者,《礼记月令》:“孟夏之月,昏,翼中。”《史记天官书》:“翼为羽翮主远客。”《晋书天文志》:“翼二十二星,天之乐府,主俳倡戏乐。”

  轸宿——有星四,即乌鸦座γ、ε、δ、β。δ为美丽双星,其色一黄一紫。《礼记月令》:“仲冬之月,旦,轸中。”《史记天官书》:“轸为车,主风。”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