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假年 后周世宗柴荣为宋朝做嫁衣

看历史 6 0

  后周世宗柴荣堪称有为君王。从姑父手上接过皇位励精图治、休养生息大有一统华夏气势。公元954年御驾亲征,以少胜多一举击溃北汉和契丹几十万联军。6年后再次亲征,试图收复燕云十六州再一统天下,可怜天不假年途中病倒,3月后驾崩,年仅39岁。不久被赵匡胤龙袍加身,后周成了宋朝的嫁衣。

  后周世宗柴荣历史评价

  薛居正:“世宗顷在仄微,尤务韬晦,及天命有属,嗣守鸿业,不日破高平之阵,逾年复秦、凤之封,江北、燕南,取之如拾芥,神武雄略,乃一代之英主也。加以留心政事,朝夕不倦,摘伏辩奸,多得其理。臣下有过,必面折之,常言太祖养成二王之恶,以致君臣之义,不保其终,故帝驾驭豪杰,失则明言之,功则厚赏之,文武参用,莫不服其明而怀其恩也。所以仙去之日,远近号慕。然禀性伤于太察,用刑失于太峻,及事行之后,亦多自追悔。逮至末年,渐用宽典,知用兵之频并,悯黎民之劳苦,盖有意于康济矣。而降年不永,美志不就,悲夫!”

  欧阳修:“世宗区区五六年间,取秦陇,平淮右,复三关,威武之声震慑夷夏,而方内延儒学文章之士,考制度、修《通礼》、定《正乐》、议《刑统》,其制作之法皆可施于后世。其为人明达英果,论议伟然。即位之明年,废天下佛寺三千三百三十六。是时中国乏钱,乃诏悉毁天下铜佛像以铸钱,尝曰:‘吾闻佛说以身世为妄,而以利人为急,使其真身尚在,苟利于世,犹欲割截,况此铜像,岂其所惜哉?’由是群臣皆不敢言。尝夜读书,见唐元稹《均田图》,慨然叹曰:‘此致治之本也,王者之政自此始!’乃诏颁其图法,使吏民先习知之,期以一岁,大均天下之田,其规为志意岂小哉!其伐南唐,问宰相李谷以计策;后克淮南,出谷疏,使学士陶谷为赞,而盛以锦囊,尝置之坐侧。其英武之材可谓雄杰,及其虚心听纳,用人不疑,岂非所谓贤主哉!其北取三关,兵不血刃,而史家犹讥其轻社稷之重,而侥幸一胜于仓卒,殊不知其料强弱、较彼我而乘述律之殆,得不可失之机,此非明于决胜者,孰能至哉?诚非史氏之所及也!”

  司马光:“若周世宗,可谓仁矣!不爱其身而爱民;若周世宗,可谓明矣!不以无益废有益。”“世宗以信令御群臣,以正义责诸国,王环以不降受赏,刘仁赡以坚守蒙褒,严续以尽忠获存,蜀兵以反覆就诛,冯道以失节被弃,张美以私恩见疏。江南未服,则亲犯矢石,期于必克,既服,则爱之如子,推诚尽言,为之远虑。其宏规大度,岂得与庄宗同日语哉!《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又曰:‘大邦畏其力,小邦怀其德。’世宗近之矣!”

  后周世宗柴荣改造汴京

  柴荣刚即位时,汴京的情况是:违章建筑横行,道路逼仄,拥挤不堪。可是一国之都总得有个样子的,汴京当时的大部分道路不过十几到二十几步宽(古代的步相当于如今的两步,即1.65米),皇帝的车辇都过不去,改造势在必行。为此汴京的旧城改造工程轰轰烈烈地开始了。但是拆迁工作也是很难推进的。百姓们不配合,朝廷的压力也很大,甚至有官员因为拆迁不力而掉了脑袋。于是柴荣下了宣传拆迁政策的诏书。他还对身边的人说,“这样的事情早晚都得做,而这样做的好处几十年后大家都会看到。”

  扩大城市用地的打算,在旧城之外新建罗城,新建的相当于原来的4倍。同时也想好了人员和时间安排,并且给了百姓很大的自由——等新城规划好了,各类公共设施都选址完了,百姓就可以在剩下来的地上自己建造了。后又下诏书就道路宽度和绿化、建筑退线都列出了要求,此外,柴荣还对汴京的水系景观进行了营造,允许市民在河边种植绿树,建设标志性建筑,用如今的话来说,用以展现大都会的独特魅力。

  后周世宗柴荣灭佛运动

  中国历史上有四次“禁佛”事件,分别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禁佛、北周武帝宇文邕禁佛、唐武宗李炎以及后周周世宗柴荣禁佛,被后人统称为“三武一宗”四次“灭佛”。

  周世宗吸取了前面灭佛的经验教训,过于强硬皇帝都早死,故采取了温和政策。从现有的资料上记载,周世宗此次灭佛,并没有大量屠杀僧尼、焚毁佛经,而是带有一种整顿佛教的性质,还保留着很多寺院与僧尼。但由于整个中国佛教的发展,已经走向了勉强维持的阶段,经过这一个打击之后,就更显得萧条衰落了。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