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护简介:为何他杀了三个皇帝都没能篡位成功?

看历史 7 0

  在南北朝时期,北周与北齐两个政权连战多年。天和四年(公元569年)的周齐战争中,北周名将韦孝宽提出不必争夺“不足损益、劳师弥年”的宜阳,改争汾水北面地区,在华谷及长秋筑城,为此画出详细的布防设置图,而作为周军主帅的北周实际执政者、大冢宰宇文护并不采纳,出言回绝。

  结果北齐名将斛律光英雄所见略同,果然抢先放弃争夺宜阳,率步骑五万争汾北,进围定阳,筑南汾城,收取胡汉部众万户,又筑平陇、卫壁、统戎等十三城,拓地五百里,并迫使韦孝宽解宜阳之围,率步骑万余驰援汾北。

  在汾北之战,两军交锋,斛律光以逸待劳,大破韦孝宽军,俘斩千计。

  不久斛律光又率军出平阳道,连克姚襄、白亭,捕虏周军数千人;之后回军宜阳,大败围城的周将纥干广略,再捕虏千余人而还,取得了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毫无疑问,战役进程和结果证明了韦孝宽的先见之明,后来败于斛律光也是非战之罪。

  至于韦孝宽在两军阵前和斛律光对话,强称「宜阳彼之要冲,汾北我之所弃,我弃彼图,取偿安在」,不过是不能在劲敌面前落了下风,并非真实心意。

  而宇文护之所以不采纳这位北周第一名将的建议,反而出言讽喻,恐怕和他自己的心结有关。

  西魏政权的实际建立者宇文泰死时,鉴于自己的儿子们都年纪幼小,难以压服其余重臣以执掌国政,因此把大权交给了在军中亦有威望和战功的侄子宇文护。

  宇文护接过这个基业后,执政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他礼敬老臣,安抚内外,又除掉意图和宇文氏争权的赵贵、独孤信两个柱国,强化了宇文氏一族的权力,开创了北周王朝。他息兵养民,积蓄国力,扶植西梁,对突厥、南陈成功外交,形成对宿敌北齐王朝的包围网,为关陇集团未来统一天下,打下坚实基础。

  宇文护是权臣,但并非奸臣,他秉性宽和,事母至孝,本无篡逆之意。他之所以废杀宇文觉,宇文毓二帝,在史书上留下“废三帝,杀三帝”之恶名,完全是被心性凉薄、不知感恩的幼主们逼出来的。

  宇文护的本官“大冢宰”,正是得名于周公的“太宰”,像历史上的周公姬旦那样,成为北周王朝的周公,才是他的心之所愿。只可惜,无论宇文觉,宇文毓还是宇文邕,这些留着一代枭雄宇文泰血脉的北周皇帝,谁也不是周成王。

  他们根本不能体谅这位堂兄是怎样辛苦操持国政,怎样殚精竭虑和朝上军中那些成了精的老狐狸过招,只是一味迷信君权至尊,宇文护才不得不废之、杀之以自保,宇文氏一族的同室操戈,也严重影响了北周王朝的军政大计。

  之前的邙山大战,宇文护感念北齐之前送还他母亲,并不想打这仗,只是担心失约于突厥而不得不打,正因主将无战心,北周惨败,北齐兰陵王萧长恭一战成名。

  而北周名将宇文宪和尉迟迥被打得仅以身免,让齐人斩获无数,筑起京观,因此严重损伤宇文护这个执政者的威信,竟被迫和诸将一起向年轻的周武帝宇文邕请罪。

  因此到了几年后,宇文护再次率军东征时,韦孝宽派遣长史辛道宪,陈说此战不宜,宇文护已经听不进去了。结果宇文宪等周将被斛律光连续击败,丢盔弃甲,宜阳被围,战事不利于周军。韦孝宽才会提议弃宜阳,改争汾北之策。

  宇文护这个北周帝国实际执政者,和韦孝宽这个北周第一名将,两人关系可以说一直微妙。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