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系列:妲己是个被众多大V妖魔化的女人

看历史 11 0

  (帝纣)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于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聚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闲,为长夜之饮。——《史记·殷本纪》

  译文:

  纣王嗜好喝酒,放荡作乐,宠爱女人。他特别宠爱妲己,一切都听从妲己的。他让乐师涓为他制作了新的俗乐,北里舞曲,柔弱的歌。他加重赋税,把鹿台钱库的钱堆得满满的,把钜桥粮仓的粮食装得满满的。他多方搜集狗马和新奇的玩物,填满了宫室,又扩建沙丘的园林楼台,捕捉大量的野兽飞鸟,放置在里面。他对鬼神傲慢不敬。他招来大批戏乐,聚集在沙丘,用酒当做池水,把肉悬挂起来当做树林,让男女赤身裸体,在其间追逐戏闹,饮酒寻欢,通宵达旦。

  一

  妲己不是正史上出现的第一个女性,但却是家喻户晓的妖女一枚,血肉丰满,深入人心。

  在中国历史上,因国君宠幸美貌女子乱国、亡国的王朝不在少数。但如果论资排辈,妲己绝对是老祖宗级别的。

  但真是这样的吗?让我们到典籍中去找找答案。

  妲己是有苏氏部落首领的女儿。据《竹书纪年》记载:“九年,王师伐有苏,获妲己以归。”《国语》中也载:“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就是说,纣王攻打有苏氏,有苏氏首领被迫将女儿妲己进献给他。一个女儿的幸福和一个部落的存亡,哪个更重要就不需要多说了。

  除此之外,几乎找不到关于妲己身世的记载了。

  二

  在后代,人们常将亡国之君的过失与女色联系起来,因此,夏朝的妹喜、商朝的妲己就成了亡国祸水的先驱者。

  而事实上,翻遍《史记·夏本纪》,也没有找到妹喜的名字。妲己的名字也只是在《史记·殷本纪》中出现两次,一处是“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一处是“(周武王)杀妲己。”

  查遍正史,根本找不到“妲己祸国”的确切记载。

  《尚书》和《史记》中,只是强调纣王“惟妇言是用”,耳根子比较软罢了。

  《吕氏春秋》中,关于妲己的记载也比较简单,说她被纣王宠爱,但没说她残害忠良。

  三

  妲己之所以恶名远扬,完全是因为《封神演义》这部书。

  明代许仲琳的这部玄幻小说中,妲己被描述成一个美貌妖娆、心狠手辣、罪行累累、人神共愤的蛇蝎美人。

  据说有苏氏是以九尾狐为图腾的部落,所以《封神演义》脑洞大开地说妲己本性善良,在入宫途中被九尾狐狸精害死,并被其附身,这才有后来一连串令人发指的恶行。

  这些恶行包括:建造酒池肉林,发明炮烙、虿盆之刑,杀皇后,杀九侯女,杀太子,杀忠臣比干、九侯、梅伯……至于锯腿看骨髓、剖腹辨男女之类的故事更是罄(kuai)竹(zhi)难(ren)书(kou)。

  四

  说到妲己,就不能不说纣王。

  历代已经把纣王符号化成一个暴君的形象了。可是这个形象离他真实的情况其实有很大的距离。

  首先,“纣王”并不是正式的帝号,是后人硬加在他头上的谥号,一般都是在死了之后由后人起的。根据谥法。“纣”的意思是“残义损善”。再莫名其妙的人,也不会自己往自己脸上抹黑!他正确的名称应该是“帝辛”。这个就顺耳多了,也有一股子王八之气。

  帝辛三十余岁接班顶替做上了老大,当时商朝开国已经六百年,国力雄厚,物阜民丰。《史记》上说:“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也就是说。帝辛不但能说会道而且见多识广,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同时还力大无穷,能赤手空拳与猛兽搏斗,是个智勇双全的人物。

  帝辛在位的第三十年,他对有苏部落发动进攻,得到了妲己。好吧,这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所以妲己只能算是他晚年生活的伴侣,老夫少妻,帝辛本来就是以刚愎自用而闻名,对妲己根本谈不上言听计从,哪怕在“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时候。

  五

  当时的商朝,十分流行鬼神祭祀之类的迷信活动。为了答谢神灵,经常一帮人在一起K歌狂high,通宵酗酒也很常见。宫廷里如此,民间也是这样。

  所以“酒池肉林”、“长夜之饮”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至于说杀忠臣、杀皇后、杀太子,即使没有隐情,也根本就是帝辛自己的事情,历史上这样的皇帝还少吗?

  如果说妲己有罪,顶多只是她入宫以后,由于争宠而与其他的嫔妃上演过一些宫斗剧,那些失宠的妃子各有家族背景,因而加深了帝辛与诸侯小国之间的冲突而已;如果硬要说苏妲已是亡国的祸水,也未免太高抬她了。

  六

  妲己的恶名是周朝人宣传的结果,帝辛也是一样。而且这种宣传在后代不断地被扩大化,众多大V不断添油加醋,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成了这个妖魔化的妲己。

  在春秋时期,关于纣王的罪状还只限于“比干谏而死”,到了战国时期,比干的死法就生动起来,屈原说他是被扔进水里淹死,吕不韦的门客则说他是被剖心而死,到了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已经有了更生动的演绎,说是纣王剖开他的心是为了满足妲己的好奇心,想看看“圣人”的心是不是七窍。

  而关于最著名的“酒池肉林”、“炮烙”的传说,周时的文献没有提及,春秋时也没有记载,可到了战国末期,韩非子突然很生动地描绘道:“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以为象箸必不加于土,必将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菽藿,则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食于茅屋之下,则锦衣九重,广室高台。”

  据说韩非子是个结巴,可文章非常雄辩,这样充满想象力的文字便是明证。即便是“不虚美,不隐恶”的司马迁,有时也会润润笔。他在韩非子“酒池肉林”的基础上,又加上“男女裸奔其间”的合理想象。

  也许,在他们看来,反正把纣王形容得再淫荡、再荒唐也没关系。历史的另一个目的便是警示后人嘛。司马迁之后的史学大家刘向,就把纣王鹿台的面积升级为“大三里,高千尺”,而晋朝的皇甫谧觉得还不过瘾,一咬牙,一跺脚,把鹿台的建筑高度又放大了十倍,达到“高千丈”的地步,在上面会不会有高原反应?

  七

  妲己这个旷世美人,随着商纣王的一把火也走向了她的人生尽头。

  关于妲己的死,史书上说是周武王杀的,“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杀妲己。”而民间传说就比较八卦了,说是妲己被砍头时,哭得楚楚可怜,而那些刽子手哪里又见过这样绝代美人,一个个魂不守舍,手软臂麻,连大刀都举不起来,最后姜太公下令用布包住她的花容月貌,才喀嚓一声,玉头落地。

  还是用《封神演义》中描绘妲己的一段文字来结束这个形象被历史歪曲、真相被历史湮没的女人吧——

  妲己妖娇起众怜,临刑军士也情牵。

  桃花难写温柔态,芍药堪如窈窕妍。

  忆昔冀州能借窍,应知闺内善周旋。

  从今娇娃归何处,化作南柯带血眠。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