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中都城在哪里

看历史 5 0

  公元1375年4月,一如既往的春意浓浓,47岁的朱元璋衣锦还乡,带着开国者无限的自豪,朱元璋脸上春风得意。此次回乡,阵容庞大,仪仗齐全,俨然是真龙天子的威仪。这是他征战多年,当上皇帝后的第一次返乡,此行的目的是祭扫父母的陵墓,还要亲自视察中都皇宫的修建状况。

  车驾进入洪武门,踏上洪武街,横穿云霁街,进入大明门,两旁的部府建筑仍在进行最后的紧张施工。

  穿过宽阔的凸字形广场,入承天门,正式进入紫禁城,再经端门,过外金水桥,来到了午门前,朱元璋喝令车驾停下,挑帘下车,徒步观看,只见高大的午门上仪凤楼巍峨耸立,琉璃大屋顶在阳光下显得金光闪闪,正吻、截兽、鱼龙海马等琉璃装饰物件森严有序,步入门券内,两旁须弥座拦板上龙凤等的雕刻更是巧夺天工。

  百步之后,进入了奉天门,开阔的广场上,一座巍峨高大的重檐庑殿顶建筑跃入眼帘,奉天殿是朱元璋平生见过的最大的宫殿。朱洪武被震动了,宫殿台基上的每一块石构件都雕刻了精美的花纹,栏板望柱的雕刻不仅精美,而且花样繁多,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奉天殿每一处局部都令人赞叹。

  更令朱元璋惊叹的是,巨大的石础上雕刻了一圈高浮雕蟠龙,紧紧圈绕着巨大的金丝楠木木柱。大殿内各种木制构件散发着各自的木香,地面局部的反光映射在极其繁复的天花藻井上,奉天殿内部金碧辉煌却又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穿过奉天殿后,是一座四方攥尖顶的建筑——谨身殿,再后面的是与奉天殿相似的谨身殿。饱览皇城中的核心部分——前朝三大殿后,朱元璋站在三大殿高高的台基上,放眼望去,红墙黄瓦、高低错落、各类宫殿尽收眼底,整个皇城建筑布局严谨有序、蔚为壮观。

  这座精致的皇城虽然还未全部完工,但已经粗具规模,不用多久便可竣工使用。面对这一切,朱元璋自己也有些吃惊,他没想到中都宫殿建造的如此的奢华。农民出生的他从小就丧父母兄弟,后来当过和尚,也是在颠沛流离中长大,一向标榜简朴务实的朱元璋,怎么在自己的家乡建造了这么奢华的宫殿?

  想到这里,朱元璋一丝悔意涌上心头。回想七年前,当他刚称帝的时候,建都的问题就成了当务之急,而此时大臣的意见都不统一,最后经过朱元璋的深思熟虑,终于决定在龙盘虎踞的应天府(今江苏南京)建都。然而朱元璋似乎并不满意,好大喜功再加上强烈的恋乡情结,朱元璋下令确定自己的家乡临濠为中都。而后他又不顾很多大臣的反对,力排众议,决定要在临濠建造一座完整、庞大的城池,一座都城!

  为了把情结推向极致,朱元璋还要重修父母的陵墓,改为皇陵,由此,中都城正式诞生了!而此举遭到了他的第一谋士——刘基的坚决反对,刘基早就上书劝告朱元璋:“凤阳是帝乡而不是帝都,营造这样一座宫殿不仅劳民伤财,更不适合开国之初的政治风格”。可那时的朱元璋已经是头脑发热了,对于刘基多次的劝告置之不理,反而产生反感,甚至怀恨在心。

  事实上,在开国以后,朱元璋与刘基的关系就已经疏远,况且刘基当时已经七十多岁,因为与李善长不和,不久后便告老还乡了。可以想象,刘基当时年世已高,即使反对营建中都,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命令左丞相李善长全面负责营建中都事务,大将军汤和等率领大批军队和工匠民夫“百万之众”赶赴中都抓紧营建。经过六年紧张施工,中都工程已完成的项目有:中都城、禁垣、皇城、宫殿、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太庙、大社稷、圜丘、方丘、日月山川坛、观星台、百万仓、公侯第宅、军士营房、功臣庙、历代帝王庙、城隍庙、会同馆、国子学、鼓楼、钟楼等,应该说一个都城的所有主要设施和配套设施都基本齐备了。

  朱元璋为什么任命李善长、汤和两人负责营建中都呢?不仅因为他们是功勋卓着的开国功臣,办事能力强,而且是朱元璋的同乡,所以接此差使必然热情高涨。如今看来,李善长等为了讨好皇帝,已经将这座中都宫殿建造的过于奢华了,甚至超出了皇帝的要求。

  朱元璋自己并不太懂营造,而是授意李善长等能造多豪华就造多豪华。中都建筑所用的木材,不仅用尽全国各地的上等木料,甚至还遣使到四川的附属国“求大木(巨大的主柱木材)”。建社稷坛时,又命工部到直隶、应天、河南等10余省取“名山高爽之地”的青、黄、赤、白、黑五色土,建筑墙体先用白玉石须弥座或条石做基础,上面再垒砌大城砖,城砖由长江中下游的22个府70个州县及中都各卫所负责制造。

  砌筑时以石灰、桐油加糯米汁做浆,关键部位甚至“用生铁溶灌”。所有的木构建筑“穷极侈丽”,画绣的彩绘鲜艳夺目;所有的石构建筑“华丽奇巧”,雕镌的图案精美绝伦。中都城所耗用的财力物力难计其数……

  由于营建标准太高,工程进度缓慢,朱元璋按捺不住了,所以这才亲往中都视察督建。经过八天的四处视察,朱元璋发现民怨四起,反对建设中都的呼声越来越高,就连在军队和工匠中也怨声载道。确实,中原地区战事多年,民不聊生,军队也疲惫不堪,大家最期待的是休养生息。而他们绝望了,中都的建设就像另一场巨大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朱元璋此时才想起了刘基的劝告,看来营建中都不光花光了国库的银两,更严重动摇了民心。带着一丝忧虑,朱元璋亲自到中都圜丘告祭天地,亲自写了《中都告祭天地祝文》:“土木之工既兴役重伤人;当该有司,叠生奸弊,愈觉尤甚。此臣之罪有不可免者。然今功将完成,戴罪谨告,惟上帝后土鉴之。”

  朱元璋决定次日返回京师,临走之前,朱元璋坐上奉天殿宝座,在中都宫殿中最后一次上朝,大臣们一起跪拜三呼万岁,然后多是些歌功颂德之词,朱元璋听得也麻木了。突然,宫殿外面一阵喧哗,喊声震天,此时屋顶上传来响声,好象有人在殿脊上用兵器打斗,奉天殿内顿时一阵骚动。朱元璋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李善长急忙上奏:“皇上,这是有工匠们故意闹事,向皇上施的压镇法!”朱元璋大怒,麻子脸通红:“大胆,这些工匠反了,把他们全部杀了!”工部尚书薛祥立即上奏:“皇上,那些没有参与的铁匠、石匠等人,请不要治他们的罪。”“准奏!”朱元璋离开宝座,悻悻离去。接下来的几天,成千上万的工匠被屠杀,中都城外血流成河,一片恐怖,中都城仿佛成了人间地狱……

  洪武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朱元璋回到南京的当天第一件事就是下诏罢建中都,向天下“谢罪”。第二天,不知是否巧合,刘基病逝在浙江青田老家。从此以后,朱元璋再也没回过家乡。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