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多年过去了,战国七雄的首都,都变成什么样了?

看历史 4 0

  燕赵韩魏齐楚秦,是2000多年前战国时期的七雄国,这些国家经过厮杀吞并,成为称霸一方的雄主,历史的齿轮总在不断向前翻滚,曾经盛极一时的七雄国早已不复存在,国破人亡山河仍在,国家覆灭之后留下的国都依然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哀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城笛。当年,是哪座城池的笛声穿过低矮的花墙,路过半城的柳色?当年,又在哪座城池中有人倚一支香雪,等到春色渐浓?

  战国七雄倾覆之后,见证它们兴衰存亡的首都又经历了什么洗礼?如今成了什么样子?

  燕国——蓟城

  燕国有着古老的贵族血液,继承着古远的传统,追随着祖先的仁德。他们一次次的站起来,又一次次的战败,就算沦为天下的笑柄也依然坚持追随自我,即便面临灭顶之灾也毫不畏惧。

  燕国是战国时期最为特殊的国家,它有着九百多年的历史,存在时间最长,和秦国相比整整多出了一个西周,而燕国历经五次迁都才定在了蓟城,就算如此,蓟城依然见证了燕国300多年的沧桑历程,陪着燕国走向灭亡。

  在战国七雄中存在感最低的诸侯国家也是燕国。它平平淡淡,遵规遵纪,在被秦朝灭亡时也是不声不响,但是在战国时期默默无闻的燕国,现如今却是要被其他六雄羡慕。

  究其原因,这与我们国家现在的首都北京有关。燕国的首都蓟城就是现在的北京,根据史书记载,在燕国存在的百年之中,北京一直以来都在燕国的势力范围之内。

  专家推测,蓟城应该是现在北京城西南部宣武门至和平门一带。蓟城从燕国的国都到现今中国的首都,犹如燕国人的坚持一般,从未改变。从兴起到灭亡燕国人一直追寻着祖先的仁德,就像他们的都城一直伫立在东方之都的中心。

  赵国是和韩国一样,靠瓜分晋国而成为诸侯国。它从一个小小的被分裂的国家到战国七雄之一的地位,赵国展现了它的不寻常,赵国的首都经历了三次迁徙,最终选择了邯郸。

  邯郸就像赵国一样,它经历了赵国的八代君王,历时一百十五八年,见证了赵国的勇猛和坚强,见证了赵国凭一己之力抵抗秦国数十年。虽然赵国最终在与秦的长平之战中失败,但其顽强抵抗的姿态让它在战国时期成为不可忽略的存在。

  如今的邯郸是河北省的省辖市,是一个三线城市,邯郸十分重视新工业的发展,所以在新产业崛起的大背景下,邯郸的地位在不断下降。但是作为一个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古城,邯郸有着超出想象的历史文化底蕴,是全国文化城市。

  战国时期的韩国的实力并不强大。在春秋时期三家分晋,韩也在其中之一,从而成为了诸侯国。

  韩国的土地贫瘠,物资匮乏,但韩国的地理位置处于扼守天下要道的地方,向来是兵家相争之地,因此能在动乱的战国时期屹立两百多年。韩国在灭郑国之后,将自己的首都迁到了新郑,随后新郑便一直作为韩国的首都,直到被秦国占领灭国。

  现在的新郑是河南省会郑州的县级市,在河南的城市发展中占据前沿位置并且在稳步向前。但相比较战国时期的国都地位,新郑如今的地位直线下降。不过作为曾经韩国的首都,新郑也有很多历史文化的开发价值。

  魏国始于春秋时期的三家分晋,魏国作为主家拿走了大部分的资源,也为后来作为战国七雄之一奠定了经济基础。魏国在战国七雄中的土地面积最小,但是他在其中的实力并不弱,实力十分强硬。它的首都原在安邑,就是如今的山西省夏县,后来被迁都到了大梁。

  而大梁就在今天的河南开封,是有名的八朝古都,在宋朝时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在元明清时期也是河南的省会城市,是中原经济的核心发展城市,虽然现今的地位随着郑州的兴起有所下降,但它的文化底蕴依旧丰厚。

  齐国是一个老牌的诸侯国,战国时期因为一场不流血的和平政变,齐国的江山换了姓氏。齐国也在君主的一代代更迭中褪去了满身的荣光和锐气,变得唯唯诺诺,最终被秦朝灭亡。

  临淄作为齐国国都走过了八百多年的历史,临淄曾经是中原大地上最为繁华和富裕的城市,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在春秋战国时期更是全国以至于全世界最大的工商业城市,是东方的文化中心。

  现在的临淄是山东省淄博市的一个区,它重点的发展方向仍是工业,但正是因为大力发展工业导致了临淄的生活环境不是很好。相比较曾经富饶的大城市,此时的临淄已经不复有当初的都城的风范了。

  战国时期的楚国,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七雄之首,政治经济文化等实力都在其他六国之上。因为疆域辽阔,楚国也成为了迁都最频繁的诸侯国,根据历史记载,一共迁都七次,最终定都在郢都。

  现在的郢都位于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的纪南城,楚国被秦灭亡后郢都变成了一片废墟,现在属于文化保护单位,占地大概十六平方公里,已经不能算是一座城市了,不过它的旧址保存完好,我们还能从中窥探出几分昔日楚王城的光辉。

  秦国是战国七雄中最令人瞩目的存在,在历史上秦国的首都经历了“九都八迁”,最终将咸阳作为秦国国都。在秦朝一统中原之后也一直未曾改变。

  秦灭之后,项羽将咸阳破坏,随后刘邦建立汉朝时将咸阳抛弃,选择了不远处的长安作为首都。自此咸阳的地位一落千丈,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长安的陪衬。

  如今咸阳只是一座三线城市,经济和一线城市相比有了不少的差距。当初的大秦帝都变成了陕西省的地级城市,这样的结局也不免让人遗憾。

  斑驳的城墙,墙体破裂处生出历经千年烟雨的枯藤,沿河清水上开的雕花窗和那些林林种种的屋檐翘脚......一座城,会沉淀岁月的洗礼,当初战乱时代的风雨早已不见,醒来时不见青砖黛瓦,不见杨柳江堤,更没有嘹亮的号角,染血的沙土,但是这些城将记载这往日的种种,如战国时的呼唤。

  当年战国七雄的首都如今都变了模样。有些世事变迁,风光不再;有些脱颖而出,成为了最重要的城市。但这些城池所记录的沧桑岁月没有改变,它们正迈着细碎的步伐带着历史的风情走到我们的面前。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