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女特务“乌梅”,留下1串密钥64年无解,孙女破译后当场痛哭

看历史 16 0

  在人们的印象里,特务这个词汇仿佛与自己很是遥远。比如发生在抗战时期的古城西安破获传说中的“乌梅”女特务案件,距今天已经过去六七十年。

  然而当时的人们不知道的是,实际上这是一件悬案,因为在乌梅被捕后,日本飞机照样能够屡屡轰炸西安的军用目标,这就说明在乌梅的身后,敌特分子依旧在猖狂地活动。

  这个案子后来一直拖到1986年,因为西安的一位妇人给自己的外公迁坟,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一本貌似曲谱的数字,而她的女儿恰巧又破解了这支曲子,后来几近翻转,这才揭开了六十四年前的一桩惊天大案。

  那么。这位妇人找出的什么样的曲谱?她的女儿又是怎样破解了这些艰涩难懂的数字,这与六十多年前的“乌梅”特务案有什么牵扯?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话题。

  在1937年,我国的抗战进入胶着状态,古城西安也时常在日本战机的轰炸半径,给人们的生活和抗战信心带来极大的影响。

  问题的关键是,这些日本飞机轰炸的却都是重要的军事目标,比如国军的战略资源储存地,此外就是国军的行动必经之地。这显然不是偶合,可以确定是有人在地面给这些日军的战机传递信号,因而他们才能屡屡得逞。

  后来,专门从事破获敌特的机构发现一位年轻的女性行为怪异,于是便在长时间跟踪之后一举拿下这个代号为乌梅的女特务。

  经过审讯,这位女特务对自己为日军战机指引方位的罪行供认不讳,但是对自己的上线下线却只字不提。为了彻底断绝给日军提供情报的渠道,国军只好处死了这个乌梅女特务。

  原本想着这个乌梅被处死后,日军的情报来源就会被掐断,西安也就会安然无恙。然而被想到的是,也就是间隔了几个月,日军的战机又开始光临西安,更多的军用甚至是民用目标也被炸毁,造成西安一时间人心惶惶,人们的抗战情绪十分低落。

  作为军统局头子,戴笠一天要被蒋介石招去挨骂好几次,这叫这位刚愎自负的特务头子很是恼火。然而即便是戴笠把古城西安像篦子一样反复梳理,可就是没能发现乌梅同伙的任何踪影。后来随着抗战的局势一天天好转,这个乌梅特务连锁案就这样被搁置起来,不了了之。

  时间到了1986年,远在东北的冯秀英收到老家西安的一封来信,原来是这冯秀英的外公外婆的老祖坟所在地要修飞机场,政府已经征用这个地方,这信就是叫冯秀英赶紧回去处理外公的迁坟事宜。

  话说这冯秀英虽然远嫁东北,可是也一直与老家尤其是外婆家没有断联系。又想到外婆外公膝下无后代,自己作为外孙女对处置两位老人身后的事,应该是责无旁贷。

  冯秀英回到西安。外婆家的人很是热情接待,积极协助这位外孙女来处置外公的迁坟之事。在处理外公遗骸时候,冯秀英得到几样外公的遗物,一个是已经腐朽的一把红伞,再一个就是一个生锈的铁匣子,打开一看,这里面有一本很薄的日记本和半张旧报纸,再有的就是两尊黑黝黝的小铁桶样奇怪的物件。

  怀着对先人的尊敬之情,冯秀英带着外公的骨灰和这几样遗物回到东北。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起这一次的西安之行,冯秀英总是感到冥冥之中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其一是为什么孤坟里只有外公的遗骸,惟独未见外婆的遗骨?再一个,这个铁匣子里面的半张报纸,上面刊登的是当年女特务乌梅被处决的画面,而更叫人震惊的是,这个乌梅居然与印象中的外婆的相貌极其接近。

  对于铁匣子里面的两尊铁器玩意,冯秀英装作买破烂请教一位收废品的,这位一看这东西,想了半天说,这东西恐怕就是信号弹,几年前他就遇见过这玩意,不值几个钱。冯秀英一听吓了一跳,找个借口说不卖了,要自己收藏。

  其实冯秀英这哪里是自己收藏,在她的心里,总觉得外公外婆与当年的乌梅特务案有什么牵连。

  直到有一天,正在音乐学院的闺女小雪放假回到家里,闲着没事就对这只铁匣子来了兴趣。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本破旧的日记本,在这上面写满了整整三页奇奇怪怪的阿拉伯数字。

  也许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暗合,熟悉音律的小雪惊奇地发现,这些数字居然就是一支曲谱。娴熟音律的她哼着这支小曲,一路来到自己的老师家里。老师一听到这小雪居然哼着这样的小调,很是生气,教训她不要再接触这些靡靡之音。

  小雪哪里知道什么是靡靡之音,连忙请教老师这是什么歌曲?老师似乎有点难为情,只好给自己的学生说,这支曲子名字叫《秋水伊人》,在当时就被定性为淫词艳曲。

  善良单纯的小雪哪里能接受这个现实,因为在她看来,在当时能够接触到这样的靡靡之音,一定不会是好人。于是便跑回家质疑母亲。冯秀英一看闺女就已经把这一串数字给破译成一支曲子,也就把自己多年的疑惑说给小雪。

  于是娘俩连夜把铁匣子的东西都给翻出来,结合当年捕获女特务乌梅的报道,在她们的脑海里出现这样的推论画面:

  妈妈的外婆就是当年的乌梅,这支曲子就是乌梅发给日军指令的密电码,借此来引导日军的飞机轰炸指定的目标。

  后来经核实,这把红伞就是在白天给日军飞机的识别信号,而信号弹就不言自明,是在夜间给日军轰炸机发射的信号。当然这些抛头露面的事,只能有外公来完成。

  知道了这一事情的小雪母女,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一股莫名的情绪让她不禁痛哭起来,甚至一度哭得无法出声。

  因为一个迁坟引来六十年前的重大案情得以破解,我们很赞赏冯秀英和小雪她们的机智与勇敢。其实历史就是这样写下来的,也就是这样延续下来的。

  尽管可能因为与此,作为乌梅的后人,冯秀英小雪她们可能会遭到世俗的非议,但是能够还历史一个说法,冯秀英小雪她们还是值得赞赏的。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