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前的许多英雄人物,没有这个人加持,很多都会沦为历史的尘埃

看历史 3 0

  【两千多年前的这些人,都要感谢司马迁,没有他很多人都将被湮灭】鲁迅说司马迁的《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这话似乎不好理解,《离骚》是屈原抒情的文学名篇,《史记》乃是一部历史巨著,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然而,这正是鲁迅眼力过人之处,他确切地道出了《史记》的一大特点:抒情性。正因为具有这一特点,许多历史故事才动人心弦,感人至深。司马迁的思想感情,许多方面和普通老百姓是相通的,就拿爱和僧来说吧,他同情弱小,反对强暴;他尊敬游侠,鞭挞酷吏;他爱失败了的英雄,而以希世阿谀为可耻。他爱憎分明,当褒则褒,当贬则贬,哪怕是对当代的皇帝,也不徇情,也不畏惧。

  《史记》里有许多同情弱小,不畏强暴的故事。大家熟知的有信陵君救赵存魏、蔺相如完璧归赵、鲁仲连义不帝秦等等,作者对这些主人公都给予热情的歌颂。在《魏公子列传》中,连用四十七个“公子”亲切地称呼信陵君;在《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盛赞蔺相如机智勇敢,歌颂了他“ 先国家之急”的高尚品德。

  对于轻死生、重然诺的人物,如豫让、聂政、荆轲等人,司马迁把他们的事迹也写得有声有色,壮烈动人。特别是对生活在人民之中,“ 其言必信, 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而又“ 不矜其能,差伐其德”的游侠,更是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特地写了《游侠列传》。道游侠这一类人,自秦以前,是无人记载的。司马迁对那般把皇帝的意志当作法律,不顾人民死活,严于用刑的官吏,则非常憎恶,给他们立了《酷吏列传》。

  司马迁是正直的。他爱英雄,鄙小人。对于失败了的英雄,不因他们的失败而抹煞他们的美德;对于奉承阿谀的小人,也不因为他们身居高位就停止对他们的揭露。他把农民起义的领袖陈胜和汤、武、孔子并提,写进了记载诸侯王事迹的“世家”,使一次伟大的农民起义得以留芳百世。田横不辱自刎,屈原忧愤自沉,项羽逼死乌江,司马迁都以极为惋叹的口吻,叙述了他们的事迹。当代三名将李广、卫青、霍去病,都有战功,后二者青云直上,而李广却不被朝廷重用,最后竟因不甘受辱而自杀身死。司马迁对此三人却有与朝廷不同的评价,反映了群众的舆论。

  他说李广“ 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 士不尽食,广不尝食。宽缓不苛,士以此爱乐为用”。他为李广写了《赞》语,说:“传日:‘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李将军之谓也。余睹李将军, 悛悛如鄙人,口不能道辞。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彼其忠实心诚信于士大夫也。谚日:‘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虽小,可以谕大也。”而对卫青,则说他“ 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对霍去病,则说他“ 少而待中,贵,不省士。其从军,天子为遣太官,资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梁肉,而士有饥者。” 司马迁特别憎恶阿谀奉承的小人。他无情地鞭挞了叔孙通、公孙弘这类人物。他含有深意地写了叔孙通、刘敬合传,把两人作了鲜明的对比。刘敬出身戍卒,权孙通为秦博士; 刘敬脱挽辂、衣羊裘见刘邦,叔孙通变儒服、衣短衣,以投刘邦之所好;刘敬建议都长安,为国家立根本,叔孙通定朝仪,为皇帝个人立威严;刘敬不畏吕后权势,建议以长公主嫁何奴,而叔孙通则谏废太子,为后日留地步。四个对比,人物性格显露,“卒为汉家儒宗”的叔孙通,在司马迁眼中就是这样一个卑鄙的小人! 公孙弘也是一个典型。他治《公羊》学,学问不及董仲舒精深博洽,“ 为人意忌,外宽内深”,对于和自己有过意见的人,“ 佯与善,阴报其祸”。他善于阿谀,“ 常与公卿约议,至上前,皆倍其约,以顺上旨”,因此深得武帝信任,封侯拜相,红极一时。但是,司马迁却非常鄙视他。而对他所伤害的人物,则给予深厚的同情。主父偃是位直臣,后为公孙弘排陷,诛死。司马迁评论说:“ 主父偃当路, 诸公皆誉之;及名败身诛,士争言其恶。悲夫!”表现了他的强烈爱憎。

  封建时代,批评皇帝是非常危险的事。作为求实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在这问题上表现了无畏的精神和可佩的机智。

  在《高祖本纪》中, 司马迁笔下的刘邦,是生有神异、豁达大度、宽厚爱人的真命天子。但在其他篇章,却散见他的许多缺点过失:彭城之役,刘邦推堕孝惠(子)、鲁元(女)车下,见《项羽本纪》及《夏侯婴传》。项羽欲烹太公(邦父),邦说:“ 幸分我一杯羹”,见《项羽本纪》。入彭城,“ 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见《项羽本纪》。解儒冠溲溺,见《郦食其传》。憎儒服,见《叔孙通传》。轻士善骂,见《留侯世家》。骑周昌项,见《张丞相传》。通过这些侧面的揭露,刘邦的残忍自私、贪财好色、轻薄无礼等无赖相,逼真地被勾勒出来了。 武帝是当代皇帝,司马迁也照样对他有所揭露,方法和前面一样。在《封禅书》中,揭露他的昏迷荒诞。《河渠》《平准》二书,揭露他劳民伤财。《酷吏传》 除郅都外,全是武帝的爪牙;而在《循吏传》中,却没有一个当代人物。

  当然,作为封建皇朝的臣子,不可能对皇帝有彻底的揭露和批判。但是,司马迁能不顾风险,大胆而巧妙地点出了神圣“天子”的阴暗面,写下了比较全面的历史记载,这是一大贡献。如果没有与人民感情相通的强烈的爱憎是不会有勇气这样做的。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