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家族世居江宁织造六十年,为何最终抄家衰败?

看历史 2 0

  据史载,曹雪芹的祖上曹锡远本为驻守辽阳的汉人军官,后来,他又跟随了领正白旗的多尔衮,入编汉军旗籍。但是曹雪芹家族世居江宁织造六十年,为何最终抄家衰败?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曹锡远的儿子曹振彦随多尔衮征战沙场,屡建军功,曹家遂被入籍正白旗。顺治帝入关后,多尔衮成为摄政王,曹家也发达起来。曹振彦入职内务府,与皇室的关系日益密切。

  顺治帝的第三子玄烨出生后,曹玺的妻子孙氏被选为玄烨的乳母,曹玺是曹振彦的次子。孙氏的这次入选对曹家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机遇。曹玺的长子曹寅与玄烨年龄相仿,成为玄烨的伴读,与玄烨结下深厚情谊。曹寅就是曹雪芹的祖父。

  玄烨继位后,是为康熙皇帝。在康熙继位的第二年,曹玺被任命为江宁织造。江宁织造虽然是为皇室采办各类衣物的官职,但曹玺却有以密折奏报当地情况的权力,实际上也是皇帝在江宁的耳目,可见康熙对曹家是非常的信任。

  曹玺的两子曹寅和曹宣也受到康熙的厚爱,特别是曹寅,少时就是康熙的伴读小伙伴,16岁时便做了康熙的御前侍卫。

  曹玺在江宁织造任上干了21年,康熙23年时,曹玺病死任上。曹玺病死后,由于其子曹寅资历尚浅,暂不能接任江宁织造,康熙召曹寅入京出任内务府广储司郎中,镀镀金后先任苏州织造,后赴任江宁织造,康熙42年起与其大舅哥、苏州织造李煦轮流兼管两淮盐务。

  康熙对曹家可谓是皇恩浩荡,曹寅对康熙的皇恩也是竭诚相报。在康熙的六次南巡中,其中就有四次是曹寅和内兄李煦接待的。这四次接待产生的费用造成了公款的巨额亏空。康熙48年,两江总督噶礼就曾弹劾曹寅和李煦亏空欠款库银300万两。康熙自知这钱都花在他身上了,于是就力保曹寅,还让他继续任职,以便补全亏空。

  康熙51年,身陷巨额亏空风波的曹寅身患疟疾而亡,身后留有库银23万两的亏空尚未偿清。康熙为了曹家免遭败落,于是就任命曹寅之子曹颙接替其父,继任江宁织造,以便继续弥补亏空。

  曹颙便是曹雪芹的父亲,他于康熙51年接任江宁织造一职。可是曹家厄运不断,康熙54年的时候,23岁的曹颙在京述职时病亡。曹雪芹是曹颙的遗腹子,他在曹颙死后不久出生。

  曹颙死后,为了继续保全曹家,康熙命曹宣的第四子曹过继给曹寅,继续担任江宁织造一职。接着康熙又命曹颙的舅舅、苏州织造李煦代管两淮盐政,所得用于弥补曹寅生前的亏空。但在曹寅死后的康熙54年,曹寅又被查出生前亏空库银37万余两,康熙还是不遗余力地替曹家摆平,他命两淮盐政李陈常和李煦用两年的时间补齐了这笔欠款。

  曹任江宁织造后,由于才能有限,在任期间连年亏空。在康熙61年时,曹与李煦又发生了拖欠卖人参的银两一事。这次康熙就不怎么上心了,本来康熙是念及与曹寅的情谊,这些年才极力罩着曹家,现在到了曹这里,情分自然疏远。

  雍正继位后,针对康熙晚年倦于政事,各地官员混水摸鱼,造成国库钱粮严重亏空的现象,由怡亲王胤祥领衔,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规模清查。

  曹雪芹的舅爷、苏州织造李煦因为亏空,在雍正元年即被革职抄家。雍正对曹还网开一面,命曹分期三年还清亏空。曹寅生前的亏空还未偿清,再加上曹自己的亏空,这笔欠款对曹是笔巨债,他四处找人请托说情,又受到雍正的警告。雍正五年的时候,曹被弹劾骚扰驿站,后又被举报转移财产,终于惹火了雍正,曹被革职抄家,曹家搬离了江宁织造府,回到北京。曹雪芹由高官子弟沦为了犯官之后,曹家从此也一蹶不振。

  雍正十三年,雍正帝驾崩,乾隆帝即位。曹家的亲戚们纷纷加官进爵,曹雪芹的姑表兄福彭升为正白旗满州都统;曹雪芹的祖姑丈傅鼐也升为兵部尚书。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曹家虽然失势,也还是个大户。但在弘皙谋反一案中,福彭及傅鼐还有曹家在朝廷当差的他人都受到牵连,曹家再一次被抄,这次是彻底败落。

  曹雪芹从此生活困顿,沦落到卖字画为生。在落魄的生活中,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素材,坚持创作。乾隆28年,曹雪芹的幼子染病身亡,给曹雪芹的身心造成巨创。在这一年的除夕之夜,饥寒交迫的曹雪芹心怀丧子之痛,悲惨谢世。

  曹家历经三代四人世居江宁织造一职长达近60年,在康熙朝时家族权势达到鼎盛时期。这一切的风光荣耀均来自康熙帝的恩宠。正所谓,成也康熙,败也康熙。康熙的多次南巡之行,曹寅为接待康熙也造成了巨额的库银亏空,这也是后来曹家被雍正怒抄的祸根。曹家与皇室关系盘根错节,过于紧密,及至在乾隆一朝中,受到权势争斗波及,彻底衰败。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