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甘迺迪经常补充男性贺尔蒙 *** 之高让英国首相也头痛

看历史 1 0

  美国总统甘迺迪经常补充男性贺尔蒙 *** 之高让英国首相也头痛

  一九六三年被暗杀的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约翰.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一九一七年∼一九六三年)曾患过多种疾病,像是猩红热(Scarlet fever)、麻疹(Measles)、黄疸(Jaundice)、远视(Hypermetropia)、爱迪生氏病(Addison's disease)。他本身就称得上是一家综合医院。

  其中最折磨甘迺迪的是,一九四七年首次被诊断出的爱迪生氏病。这是一种由于肾上腺出现异常,导致各种荷尔蒙不足的病。甘迺迪被诊断出罹患此病多年。

  一九五四年十月,当时还是参议院议员的他为了消除腰痛,接受过用金属板固定股骨与脊椎的手术。原本病因被判定为他在海军服役留下的旧伤所致,实则不然,那是爱迪生氏病的病征之一──骨松症(又称骨质疏松症, Osteoporosis)。

  该手术是一九五五年当时罕见的爱迪生氏病患者脊椎手术案例,是以被刊载在医学杂志上。直到一九六七年为止,杂志未曾揭露患者的身分。在四个月后,甘迺迪接受了第二次手术。

  在一九六○年选举,甘迺迪阵营全面否认总统候选人甘迺迪是爱迪生氏病患者。「爱迪生氏病患者大多是结核病患者,而甘迺迪从未得过结核病。」大众接受了这个乍听之下似是而非的借口。

  借用尤利乌斯.凯撒(Gaius Julius Caesar,西元前一百年∼西元前四十四年)所言──「人们只想看到自己想看的世界。」一名学者将该案例评价为美国政治史上最成功的烟雾弹作战。

  在甘迺迪当选之后,秘书们总是随身携带服药纪录,以便甘迺迪随时服用多种药物。他最常服用的是人体缺乏荷尔蒙时要吃的可的松(Cortisone),也会抽空服用能补充男性荷尔蒙的睪酮(Testosterone)。据说他血液中的胆固醇指数高达四百一十,正是此药所致。这种药吃多了会像 *** 的野兽般,难以控制 *** 。

  实际上,甘迺迪的 *** 之高,令人咋舌。一九六三年,长时间没有女人陪伴,甘迺迪就会头痛。这件事使英国首相莫里斯.哈罗德.麦美伦(Maurice Harold Macmillan,一八九四年∼一九八六年)非常慌乱。一名参议员同事证实甘迺迪的 *** 比任何人都强,也有评论说他就像一头黄牛。

  甘迺迪经常腹泻,每次都服用大量鸦片作为止泻药;睡不着的时候,他就会用巴比妥(Barbital)类药物治疗失眠;忧郁的时候就会注射苯丙胺(Amphetamine)让心情变得愉快。

  人称「兴奋剂医生」(Dr. Feelgood)的马克斯.雅各布森(Max Jakobson,一九○○年∼一九七九年),秉持着病人要什么给什么的原则,替甘迺迪开了处方───人们熟知的安非他命(Philopon) 译注更多。周遭的人劝谏总统甘迺迪不要滥用奇怪的药物,甘迺迪听不进去表示,「只要有效果,就算是马尿也无所谓。」

  甘迺迪遇刺当天也因疼痛,把固定金属支架的腹带绑在腰间。在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游行中,甘迺迪遭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一九三九年∼一九六三年)暗杀。

  众所周知,第一颗子弹射中了总统甘迺迪的脖子。那一枪并不是致命伤。但在中弹之后,总统甘迺迪由于腰间固定住的腹带,无法立刻趴下,一直直挺挺地站着,导致第二颗致命子弹射进了他的头部。

  此外,第一次为甘迺迪看诊的医生,在一个月前偶然替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的女儿奥黛莉(Audrey Marina Rachel Oswald,一九六三年∼)看过病。

  帕克兰纪念医院急诊室传来(少了半边脑袋的)总统的心脏还在跳动的消息。转播该事件的NBC新闻报导指出:「院方表示正在准备B型血,但甘迺迪总统的血型是AB型。如果报导属实,总统甘迺迪很可能除了枪伤之外,正在历经一些急需输血的副作用。」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