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最著名的未破凶杀「黑色大理花」!怀星梦的小咖女星,竟遭惨无人道分尸、散落公园 大理花又名大丽花

看历史 2 0

  大理花是美国次文化史上一个重要的符号,“黑色大理花”命案是美国犯罪史上的重要印记、洛城警方的历史耻辱。怀着星梦的伊丽莎白·萧特并未在萤幕上成名,但诡异的“黑色大理花”命案却让她名垂世纪犯罪史,得年仅22岁的萧特一生梦想成为明星,始终未能如愿。反讽的是,她最后却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成名:成为世界犯罪史上著名的尸体之一!

  

全美最著名的未破凶杀「黑色大理花」!怀星梦的小咖女星,竟遭惨无人道分尸、散落公园 大理花又名大丽花-第1张图片-看历史网


  大理花又名大丽花、大丽菊、天竺牡丹,菊科植物,原产于美洲,也是墨西哥国花。关于它的命名,有一说是把它引进欧洲的瑞典植物学家林纳伍斯(Carl Linnaeus),为纪念他早亡的学生安德烈·达尔(Andrea Dahl),所以把它命名为Dahlia。因此中文的「大理花」一词来自Dahlia的音译,跟段誉的故乡——云南大理国无关。

  在花语上,大理花普遍被认为象征华丽、高贵。但另一派说法里,它却是不羁的心、善变、背叛的象征,为这个符号带来很大的想像空间。熟悉美国次文化的人,对大理花这个符号并不陌生。但是真正让它名垂不朽的,是隔年发生的一宗世纪悬案:“黑色大理花命案”。

  1947年1月15日,「小咖」准女明星伊丽莎白·萧特(Elizabeth Short)遭残酷谋杀后,被发现陈尸洛杉矶赖默特公园地区的一处空地。至于「黑色大理花」这个名词的来源有多种说法,其中之一是,她被发现时,由于黑发披散成放射状,像朵盛开的大理花,所以得到这个昵称。但比较可靠的说法是,这是媒体炒作出来的结果。第一个使用这个词汇的人是赫斯特报业集团旗下,《洛杉矶先锋快报》的记者巴沃·明斯。

  他循线找到位于加州长滩萧特住过的旧居采访,据女房东忆述,萧特很喜欢穿黑色的衣服:罩衫、洋装、 裙子、鞋子甚至耳环都是黑色的。明斯后来又访问了附近的一家杂货店,老板透露萧特迷倒了常来店里的一批小伙子。

  老板说:「谁能忘记像这样的一个美丽女孩呢?她总是穿黑色的衣服,那些小伙子开始叫她『黑色大理花』。」明斯后来在报纸里第一次使用「黑色大理花」来形容这件案子的女主角,最后,所有媒体都跟进!「黑色大理花」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最终变成美国犯罪史上不灭的印记。

  伊丽莎白·萧特(Elizabeth Short)

  伊丽莎白・萧特1924年7月29日生于麻州波士顿,在梅德福市长大。

  父亲本来经营一家小型高尔夫球练习场,1929年美国爆发股市崩盘以及导致后来的经济大萧条,让他丧失了大部分财产,1930年某一天他把车子停在一座桥上人却失踪,大家都认为他已经自杀了。6岁的萧特母亲带着全家搬到梅德福市的一栋小公寓去住,并且找到一份会计的工作养活全家。

  萧特因为患有气喘和支气管炎,1940年16岁时,每逢冬天会被送到佛罗里达的亲友家去住,天暖时再回到梅德福,这样的情况持续了3年。后来发现她们的父亲原来并未去世,而是跑到了加州。

  因为小时候她的妈妈常带她去看电影,所以伊丽莎白.萧特很小就对表演很有兴趣,二次世界大战当时许多女演员都梦想在好莱坞闯出名号,萧特也一样。1943年19岁时,她搬到了加州跟父亲同住,顺便追求成为演员的梦想。

  同年两人再搬到洛杉矶,由于萧特的私生活太乱,父亲要把她赶走,父女两人引发争吵,最后萧特就离家出走了。跑到加州隆波克的库克营区,在营区贩卖部工作了一阵子,又再搬到圣塔芭芭拉。同年她因为未成年饮酒遭到警方逮捕,她被「青少年管理局」送回梅德福市,之后再转到佛罗里达居住。

  在佛罗里达期间,她邂逅了一名飞官:戈登少校。这名飞官后来被分派到驻中国、缅甸、印度战区的第二突击大队服役,萧特告诉她的姊妹淘:「戈登在一次队坠机受伤后,在印度的医院里写信向她我求婚,我也接受了。」

  但,戈登却在1945年的一趟任务中坠机身亡,当时他正准备回国。萧特向别人诉说这个故事时,夸大了其中内容,指称他们已经结婚,并且有过一个夭折的孩子。无论如何,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1946年7月,回到洛杉矶去找她的旧情人:陆军航空兵中尉费克林,当时他的营区在加州长滩。这次她总算有戏可演,但充其量只是个小角色而已,之后,直至死前的六个月内她都住在南加州,主要活动地区是洛杉矶。

  直到1947年1月15日被发现遇害之前,伊莉莎白·萧特在南加州过着的是怎样的生活?这里是好莱坞的所在地,从后来警方的调查发现,萧特待在这里是怀着星梦的。

  萧特外型姣好、皮肤白皙、衣着时尚、头发乌黑,还有一双半透明的绿色眼睛。据跟她一起住过的室友忆述:「伊丽莎白·萧特温柔、有礼貌、不抽烟、不喝酒,但是没有固定职业,尽管经济拮据,她每星期至少有三到四天要到俱乐部跳舞玩乐,她的生活作息是白天睡觉, 晚上出外趴趴走,一心想认识可以带她进电影剧圈的人。」

  有人怀疑她从事卖淫,但警方的档案里并没有她卖淫被捕的纪录,比较可信的情形是,她跟当时许多的「星梦族」一样,遇到自己想逮住的「银色猎物」后,会「短暂的跟对方在一起」。这些「星梦族」多半不会直接开口要钱,只求三餐一宿,她们偶而也会收到一些小礼物,但是她们最渴望踏入演艺圈的机会却多数被呼拢过去。

  1946年10月至11月是伊丽莎白·萧特死前三个月,那段时间她住在马克·韩森(Mark Hansen)的家里,马克·韩森是洛杉矶一家脱衣舞夜总会佛罗伦斯花园(Florentine Gardens)的老板。他的家就在夜总会后面,据说,长年都有大批漂亮女生出入、过夜,所以有谣传说萧特曾经靠从事色情活动赚钱,例如:跳艳舞、拍裸照,甚至拍A片,也有一说是她曾跟女同志在一起。

  1946年12月,伊丽莎白坐上巴士离开好莱坞,到圣地牙哥去找她的朋友桃乐西·法兰琪,友人十分同情她的遭遇,并且收留她住下来。

  1947年1月,她被要求离开,25岁的已婚推销员曼利是最后一个确定跟萧特在一起的人,报导说,曼利在圣地牙哥遇到她,让她搭便车前往法兰琪的家,她被撵走后,又开车载她到洛杉矶市区的巴尔的摩饭店(Baltimore Hotel),曼利说:「她说要在这里跟妹妹碰面,然后搬到妹妹位于柏克莱的家里去住。」

  1947年1月8日下午,曼利都陪着伊丽莎白·萧特,他们一起走进饭店的大堂,看着她焦虑等待着妹妹的电话。傍晚6点30分,曼利先行离开开车回圣地牙哥。此后再也没有人知道萧特的下落。

  有谣传说,萧特最后现身的地点是让蓝可儿送命的塞西尔饭店隔壁的酒吧,不过洛杉矶史家库柏和许多专家都断言,「黑色大理花」最后现身的地点「绝对是」巴尔的摩饭店。

  伊丽莎白·萧特1月8日晚跟友人曼雷道别之后人间蒸发整整一个星期。1947年1月15日再次出现时,身体己被切成两半!她遭残酷凌虐的程度史上罕见死状凄惨,甚至连最老练的刑警都不忍卒睹。她身体裸露、头部遭到重击、身体被腰斩、嘴巴像小丑脸谱一样被割开至两耳、更加骇人的是伊丽莎白大腿有一个玫瑰刺青的地方被割了下来,然后被塞进她的私处(混着杂草),她的胃也充满不明物体。

  由于此案太过骇人听闻,正合「黄色新闻」(指以夸张、煽动新闻吸引读者的报纸)的胃口,所以媒体疯狂报导让该案迅速轰动全美,在洛杉矶甚至成为报纸的头条新闻长达一个多月,但太轰动反而引起反效果一大堆想获利、想成名、或神经病的人提供线索、主动投案,有超过50个人向警方自认是凶手,让洛杉矶警方忙得人仰马翻,报纸每发一则消息,就有一大堆由民众提供的线索把警方淹没。于是警力分散了、时间浪费了、侦办方向也被误导。

  除此之外,伊丽莎白·萧特交往复杂私生活紊乱,大大增加了此案侦办的困难度,也是此一悬案难破的主因之一,洛杉矶警方花了三年侦办此案,受调查的人超过千人,但始终无法锁定主要嫌疑人,更何况是破案!

  《洛杉矶每日新闻报》的记者杰瑞蓝洛后来痛心的说:「如果此案永远无法侦破,都是记者害的!他们在警察局里横行无忌、糟蹋证据、扣住线索。警方花了好几天才掌控案情,但在此之前,记者早己在警察局里侵门踏户、盘据警官的办公桌、接听打进来的电话,许多重要线索他们都隐匿没有告诉警方,而是自己跑去侦办!」所以「黑色大理花」成为世纪悬案,媒体俨然是重大祸首之一。

  当然洛杉矶地检处当然还是有嫌犯名单的,「落落等」的名单里共有25人,66年来,不少退休员警、侦探小说家和「键盘柯南」都加入侦办此案,整合起来目前尚有嫌疑的嫌犯约有10人,其中包括以下四个相当重要的主要嫌疑人:

  1.罗伯特·曼雷Robert M. ''Red'' Manley:

  曼雷是伊丽莎白·萧特失踪前被目击最后一个跟她在一起的人。案发之初,洛城警方便把他列为头号嫌疑犯,但是两次测谎他都通过了,而且又有人作证支持他的不在场证明,警方只好把他释放。

  当初曼雷因为精神状态有问题从军中退伍,此案发生后他备受压力,曼雷说:「耳朵里听到很多不同的声音。」最后精神崩溃被妻子送进精神病院,后于1986年去世。

  2.马克·韩森 Mark Hansen:

  经营脱衣舞夜总会的韩森曾让伊丽莎白·萧特多次住在他家。更重要的是,伊丽莎白从圣地牙哥返回洛杉矶时,曾于8日(或9日)打过电话给他,让他成为已知的最后一个跟萧特说过话的人。

  洛杉矶地检处检察官的档案上注明韩森供词前后矛盾,推测是韩森曾试图跟萧特发生关系但被拒绝,韩森一直被列在重大嫌疑人的名单上;另外3名有医学背景的嫌疑人都跟韩森有关。更传言说韩森跟黑道有来往,但缺乏直接的犯案证据,检方始终无法起诉他。韩森于1964年病逝。

  3.亚瑟·雷克 Arther Lake:

  雷克是知名演员、由漫画改编的电影/广播剧《白朗黛》(Blondie)的男主角。在「黑色大理花」命案发生之前,洛杉矶另有一宗著名悬案:内华达石油大王乔治·鲍尔多夫之女乔婕·鲍尔多夫,在1944年10月12日被人发现遭勒毙陈尸家中浴缸,年仅20岁。

  乔婕虽然是油王之女,但自力更生一个人跑到「好莱坞劳军餐厅」担任服务生,有可能是想认识名人,据说她在这里认识了曾在此工的萧特,更有目击者指出,她俩都认识雷克,而且两件案子的犯案手法有许多雷同之处。

  「黑色大理花」命案发生后,警方找来雷克问话,雷克到警局后自爆家世,他的妻子派翠西亚,是玛丽安·戴维斯的姪女(其实是私生女) 。那么玛丽安·戴维斯又是谁?她是当时的女明星、也是鼎鼎大名的报业大王蓝道夫·赫斯特的情妇!赫斯特来头太大,警方不敢得罪于是把雷克放了。

  4.乔治·霍德George Hodel:

  1949年10月,专长公卫和性传染病的医生霍德因为被14岁女儿指控企图性侵,同年12月获无罪开释。但此案让警方注意到他,把他列为「黑色大理花」案的凶嫌之一,1950年2月18日至3月27日警方一直暗中监视他,其中包括在他家装了两个窃听器,有18名探员对他展开调查。在尚存的窃听稿里,霍德说过如下的话:「或许我真的杀了黑色大理花。但现在他们无法证明一点。他们无法再问我的秘书,因为她已经死了。」

  1945年,霍德的女秘书露斯·史泊汀(Ruth Spaulding)死于药物过量,当时洛杉矶警方也曾怀疑霍德涉案,但因为缺乏证据案子后来被撤销。

  1950年,霍德因涉及非法堕胎,而抛家弃子逃到菲律宾,但也有人说是他知道「黑色大理花」这件案子太大了,只好故意犯法好让自己有落跑的理由,霍德再也没回过美国而且也已经去世了,所以谁杀了萧特这件案子,到目前都还是一宗悬案。

  但更「有趣」和吊诡的是,霍德的儿子洛杉矶凶杀组的探员史提夫·霍德(Steve Hodel)也相信,自己的老爸就是杀死「黑色大理花」的真凶!

  1999年,乔治·霍德以91岁高龄在旧金山逝世。当时57岁、已是退休探员的史提夫,从继母手中接过父亲的遗物:一本手掌大的相簿。史提夫·霍德说:「里面有小时跟父亲合照的照片,翻着翻着突然有一名白人女子的两张照片映入眼帘,她的皮肤很白,有一束乌黑的头发。两张照片里的她眼睛都是闭着的,其中一张照片,她头上戴着白色的花,另一张照片里,她身体赤裸。她可能是睡着了,或者是死了。」

  史提夫骤然惊觉,这女子就是伊丽莎白·萧特!史提夫后来致力调查此案,建立他的「破案」,并且从2003年起出版好几本探讨此案的相关著作。史提夫的结论是:「父亲的医生背景,可解释萧特的尸体为被切得整齐,以及对内脏、器官的处理手法俐落。」他认为性生活复杂的萧特是父亲的病人,后来变成他的女友。因为是性病专家,他晓得许多名人高官包括警察的性秘密,此一杀手锏让检警不敢起诉他,最后让他全身而退。

  史提夫是所有研究「黑色大理花命案」的专家中最活跃的,还出现在Discovery频道上解说案情。不过他也碰到不少铁板,例如前面提到他父亲留下的萧特照片,萧特的家人却认为照片中的女子并不是她!

  「世纪悬案」之所以一直悬而未破,归纳起来原因可有以下数点:

  1.媒体炒作导致民众疯狂参予(提供线索或自认是凶手),干扰了办案。

  2.记者想当侦探,扣留线索,让侦办过程处处受阻。

  3.伊丽莎白·萧特交往复杂,有太多的嫌疑人,却反而让警方始终锁不定真凶。

  4.警方怕得罪报业大亨等大人物,案子不敢往名人方向查。

  5.洛城警检存在着黑暗面,贪污、包庇让真凶逍遥法外。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