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年代纽约如何降低犯罪率?路上随地大小便就得坐牢 古柯碱交易量减少虽然是原因之一

看历史 1 0

  1990 年代美国暴力犯罪率大幅滑落,理由很单纯,古柯碱买卖原本是帮派和毒品贩子爆发冲突的原因,如今交易量锐减。再者,美国经济大幅复苏,许多人原本可能会因贫困而受到诱惑犯案,如今却都拥有正当职业;加上人口老化,18到24岁的男子人数减少,这种年龄层的人口正是所有暴力事件的主角。

  不过,纽约市犯罪率下滑的原因比较复杂,因为纽约市治安好转之际,经济并没有明显起色,仍然停滞不前。事实上,纽约市最贫穷的地区,在90 年代初期受到政府削减社会福利预算的冲击最大。古柯碱交易量减少虽然是原因之一,但是早在犯罪率下滑之前,古柯碱交易量就已经稳定减少。

  至于人口老化方面,由于80 年代许多人口迁入纽约市,因此90 年代的纽约市人口反而有年轻化的趋势。总之,这些都属于长期趋势,对环境的影响应该是渐进的。但是纽约市犯罪率绝对不是逐渐好转,因此,应该还有其他关键因素。

  「破窗理论」

  最有趣的说法,是所谓的「破窗理论」(Broken Windows theory),由犯罪学者威尔森(James Q. Wilson)和凯林(George Kelling)所创,他们认为,犯罪绝对是失序的结果。

  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修理,路过的人一定会觉得这裡没人关心,也没人管事。很快地就会有更多窗户遭人打破,无政府状态会从这栋大楼蔓延到整条街。都会区内像涂鸦、公共失序、强迫乞讨等小问题,就像是被打破的窗户,只会招致更多、更严重的犯罪。他们写道:

  有些地区的环境令人心惊胆跳,无论是临时起意或常业累犯,抢匪或窃贼觉得在这种地区犯案,被人指认或抓到的机率比较低。小偷可能觉得,如果社区内任由乞丐骚扰经过的路人,窃案发生后,居民也不会报警处理,更不会要求警方前来辨识可能的小偷。这是犯罪会流行的理论。

  犯罪具有传染性,和自杀或抽烟一样,从一扇破窗户可以蔓延到整个社区。这种风潮的引爆点不在于特定的人物,例如魏丝伯格这种连结者,或艾伯特这种市场专家,而是像涂鸦这种比较具体的东西。人类表现特殊行为的诱因不是来自特殊人物,而是环境因素。

  解决涂鸦问题比地铁脱班更重要

  80 年代中期,纽约市运输局聘请凯林为顾问,他敦促运输局针对「破窗理论」采取行动。他们同意,并找来古恩(David Gunn)担任运输局长,负责耗资数十亿美元的地铁重建工程。

  当时许多人告诉古恩,别管涂鸦,应该集中心力处理犯罪及地铁系统脱班的问题,这种建议似乎很合理。整个地铁系统濒临瓦解,还在担心涂鸦问题,似乎毫无道理,就好像「铁达尼号」快要撞上冰山时,竟然要去擦洗甲板一样。

  古恩却坚持己见,他说:「涂鸦正是地铁系统瓦解的象征,要重建整个组织及提升士气,就得解决涂鸦的问题。赢不了这场战役,所有管理改革或其他具体变革都是镜花水月。我们即将引进每辆造价一千万美元的新列车,除非能够保护这些新车,否则新车只能维持一天的好光景,很快就会被人乱画、乱写。」

  古恩设立新的管理结构,也设定明确的目标和时间表,决心恢复每条路线、每辆列车的清洁。他从连结皇后区和曼哈顿市中心的七号线着手,使用新方法清除车上的涂鸦,不锈钢的列车以溶剂清除涂鸦,原本就有涂漆的列车则再漆一次。

  古恩告诉所有工作人员,勇往直前、绝不退缩,「抢救」一辆列车后,就绝对不让它再度「沦陷」。一号线在布朗克斯区调头,返回曼哈顿,于是古恩在布朗克斯区成立一个清洁站。

  如果列车进站后发现遭到涂鸦,就得在调头时清除,否则就暂时停止上线。涂鸦还没有清除的「脏车」,不能和干净的列车混用,这项规定等于向涂鸦破坏者宣示决心。古恩说:「我们是以宗教信仰的态度面对这项工作。」

  「在哈林区一百三十五街附近,我们有一座停车场,列车会停在那里过夜,」古恩说,「那些涂鸦小鬼第一天晚上会先把列车侧面涂成白色。第二天晚上,油漆干了,再画出轮廓。第三天晚上则涂上各种颜色,总共需要三个晚上。我们知道这些小鬼的目标是已有涂鸦的脏车,因此,我们等他们完成,然后再重新漆回原来的颜色。这些小鬼看到之后,眼泪都会掉出来,但是我们只需要上上下下刷一次就好了。这对他们是一项宣示:你们愿意花上三个晚上在列车上涂鸦,无所谓,但是你们的杰作绝对无法重见天日。」

  古恩清除列车涂鸦的工作从1984 年持续到1990 年。当时,纽约市运输局聘请布莱顿担任地铁警察局长,展开第二阶段的抢救地铁工作。布莱顿和古恩一样深信「破窗理论」,事实上,他把凯林当成自己的精神导师,新官上任后和古恩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当时地铁系统的重大刑案创下历史新高点,布莱顿却决定全力打击逃票。

  查缉逃票对改善治安有帮助?

  为什么?因为他认为,逃票和涂鸦一样,虽然是很小的失序行为,却可能招致更多、更严重的犯罪。据估计每天约有十七万人以各种方式逃票,有些是小鬼,直接跳过十字形转门;有些会倒着走,以蛮力压迫十字形转门。

  只要两、三个人逃票,原本不打算逃票的人,也会觉得别人坐霸王车,自己为什么要付钱?因此问题越来越严重。此外,逃票问题不容易处理:逃票只罚1.25 美元,地铁警察不愿意为这种小事花时间,尤其是月台上及车厢内还有许多重大刑案有待处理。

  布莱顿深具魅力,是生天的领导人,他很快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立场。他每天都早出晚归,晚上什至搭乘地铁在纽约市到处逛,实地了解问题的症结,以及最好的解决之道。首先,嫌犯,用手铐铐住他们,排成一列站在月台上,直到他们「完全悔悟」为止。此举在于公开向大众宣示,地铁警察打击逃票行为绝不手软。

  以前地铁警察不愿意处理逃票案件,因为逮捕逃票嫌犯后,必须送到分局,填写相关表格,等候表格批示往往需要一整天,但是这种小事只需要从轻发落即可。于是布莱顿把一辆市公车改装成流动分局,上面有传真机、电话、公用原子笔、采集指纹的设备。

  警察逮捕逃票嫌犯后,相关文书作业只需要一个小时;但是却有意外的收获,现在连警察也觉得,查缉逃票对改善治安有帮助。

  布莱顿写道:「对警察来说,每次逮捕逃票嫌犯时,可能都有意外的收获。这次会有什么收获呢?查获一把枪?一把刀?通缉犯?还是杀人嫌犯?后来歹徒变聪明了,开始不带武器出门,而且一定不逃票。」

  布莱顿上台后几个月,因为酒醉、行为不检等被赶出地铁站的案件增加三倍;以往不会告发的小案件激增,1994 年的件数是1990 年的五倍。布莱顿把地铁警察局转变为专办小案的单位,锁定地下铁的生活细节。

  小奸小恶正是暴力犯罪的引爆点

  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在1994 年当选纽约市长,指定布莱顿担任市警局长,布莱顿如法炮制,把地铁那一套扩大应用到全市。他要求警察同仁打击有关生活品质的犯罪,例如在十字路口为停下来的汽车擦窗户并且强行索费的人,及其他类似逃票或涂鸦的行为。

  布莱顿说:「警察局以前自我设限,如今我们已经突破这些限制。我们针对在公共场所酒醉、随地小便加强执法,并且逮捕累犯,包括在马路上丢掷空酒瓶的人,以及其他损害他人财产的行为。如果你在马路上小便,就得坐牢。」

  纽约市区犯罪率开始下降,下降的速度和幅度和地铁系统一样,布莱顿及朱利安尼指出,莫因恶小而姑息,这些小奸小恶正是暴力犯罪的引爆点。

  【作者简介】

  麦尔坎.葛拉威尔Malcolm Gladwell

  1963 年出生于英国,成长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历史系,现居纽约。曾任《华盛顿邮报》记者近十年,纵横商业及科技领域,后来升任该报纽约分社主任。自1996年起为《纽约客》特约撰稿人。善于分析生活中难以表述却无所不在的现象,借此解析隐藏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的成功法则。2000年,首部著作《引爆趋势》一出版随即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第1名,获得美国《商业周刊》、《财星杂志》等极度好评,「引爆趋势」一词更成为商业界一再传颂和强调的观念。另着有《决断2秒间》、《异数》、《大开眼界》、《以小胜大》等重量级巨作(中译本皆由时报出版)。葛拉威尔的每一部作品都创下了销售与讨论热潮,好评不断,更长期盘踞《纽约时报》、亚马逊书店畅销榜,写下书市传奇。曾获《时代》杂志选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并有「21世纪的彼得.杜拉克」之美誉。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