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项羽本纪》节录 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

看历史 1 0

  《史记》卷七〈项羽本纪〉第七节录

  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初起时,年二十四。其季父项梁,梁父即楚将项燕,为秦将王翦所戮者也。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故姓项氏。

  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项梁尝有栎阳逮,乃请蕲( ㄑ ㄧ ˊ)狱掾曹咎书抵栎阳狱掾司马欣,以故事得已。项梁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每吴中有大繇役及丧,项梁常为主办,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梁以此奇籍。籍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

  ※注释

  1.下相:秦县名,县治在今江苏宿迁西南。

  2.为秦将王翦所戮者:〈秦始皇本纪〉:秦王政二十四年(223BC)「王翦、蒙武攻荆,破荆军,昌平君死,项燕遂自杀。」

  3.栎阳逮:因罪在栎阳被捕。栎,音ㄩ ㄝ ˋ。栎阳,秦县名,在今西安市。

  4.吴中:秦县名,在今江苏苏州。

  5皆出项梁下:都不如项梁。:

  6.大繇役及丧:为国家服劳役与替当地大户人家办丧事,皆兴师动众也。

  7.部勒:布署,组织。

  初,宋义所遇齐使者高陵君显在楚军,见楚王曰:「宋义论武信君之军必败,居数日,军果败。兵未战而先见败征,此可谓知兵矣。」王召宋义与计事而大说之,因置以为上将军,项羽为鲁公,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救赵。诸别将皆属宋义,号为卿子冠军。行至安阳,留四十六日不进。项羽曰:「吾闻秦军围赵王巨鹿,疾引兵渡河,楚击其外,赵应其内,破秦军必矣。」宋义曰:「不然。夫搏牛之蝱不可以破虮虱。今秦攻赵,战胜则兵罢,我承其敝;不胜,则我引兵鼓行而西,必举秦矣。故不如先鬪秦赵。夫被坚执锐,义不如公;坐而运策,公不如义。」因下令军中曰:「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乃遣其子宋襄相齐,身送之至无盐,饮酒高会。天寒大雨,士卒冻饥。项羽曰:「将戮力而攻秦,久留不行。今岁饥民贫,士卒食芋菽,军无见粮,乃饮酒高会,不引兵渡河因赵食,与赵并力攻秦,乃曰『承其敝』。夫以秦之强,攻新造之赵,其势必举赵。赵举而秦强,何敝之承!且国兵新破,王坐不安席,埽境内而专属于将军,国家安危,在此一举。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非社稷之臣。」项羽晨朝上将军宋义,即其帐中斩宋义头,出令军中曰:「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羽诛之。」当是时,诸将皆慑服,莫敢枝梧。皆曰:「首立楚者,将军家也。今将军诛乱。」乃相与共立羽为假上将军。使人追宋义子,及之齐,杀之。使桓楚报命于怀王。怀王因使项羽为上将军,当阳君、蒲将军皆属项羽。

  项羽已杀卿子冠军,威震楚国,名闻诸侯。乃遣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救巨鹿。战少利,陈余复请兵。项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于是至则围王离,与秦军遇,九战,绝其甬道,大破之,杀苏角,虏王离。涉闲不降楚,自烧杀。当是时,楚兵冠诸侯。诸侯军救巨鹿下者十余壁,莫敢纵兵。及楚击秦,诸将皆从壁上观。楚战士无不一以当十,楚兵呼声动天,诸侯军无不人人惴恐。于是已破秦军,项羽召见诸侯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项羽由是始为诸侯上将军,诸侯皆属焉。

  …………

  ※注释

  1.上将军:非固定官名。位居诸将之上,统领诸将。

  2.诸别将:除怀王已有专门任命的其他将领。

  3.卿子冠军:「卿子」为对男子的敬称。「冠军」犹言最高统帅

  4.搏牛之蝱不可以破虮虱:师古曰:「搏,击也,言以手击牛之背,可以杀其上蝱,而不能破虱,喻今将兵方欲灭秦,不可尽力与章邯即战,或未能擒,徒费力气也。」《索隐》引邹氏曰:「虻之搏牛,本不拟破其上之虮虱,以言志在大不在小也。」

  5.鼓行而西:长驱直下。鼓行,胡三省曰:「击鼓而行,堂堂之阵也。」言其公行无际。之状。

  6.被坚执锐:披坚甲,执利兵,只冲锋陷阵

  7.很:执拗,不听从招呼。

  8.强不可使:一意专行,不服指挥。

  9.遣其子宋襄相齐:凌稚隆引屠隆曰:「楚不杀田假,齐不发兵助楚,两国固有隙者,义何遣子相之?此羽斩义声其罪曰『与齐谋反』者也」徐孚远曰:「田荣与项梁有隙,梁死楚弱,宋义欲结援于齐,以子相之。」

  10.慑服:畏惧、服从。

  11.枝梧:支吾,抗拒。

  12.假上将军:代理上将军。

  13.少利:稍许有些胜利。

  14.皆沉船三句:《孙子.九地》:「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焚舟破釜,如趋羊群而往。」

  15.壁:营垒

  居数日,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人或说项王曰:「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项王见秦宫皆以烧残破,又心怀思欲东归,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说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项王闻之,烹说者。

  …………

  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忼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于是项王乃上马骑,麾下壮士骑从者八百余人,直夜溃围南出,驰走。平明,汉军乃觉之,令骑将灌婴以五千骑追之。项王渡淮,骑能属者百余人耳。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以故汉追及之。项王乃复引兵而东,至东城,乃有二十八骑。汉骑追者数千人。项王自度不得脱。谓其骑曰:「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乃分其骑以为四队,四向。汉军围之数重。项王谓其骑曰:「吾为公取彼一将。」令四面骑驰下,期山东为三处。于是项王大呼驰下,汉军皆披靡,遂斩汉一将。是时,赤泉侯为骑将,追项王,项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马俱惊,辟易数里与其骑会为三处。汉军不知项王所在,乃分军为三,复围之。项王乃驰,复斩汉一都尉,杀数十百人,复聚其骑,亡其两骑耳。乃谓其骑曰:「何如?」骑皆伏曰:「如大王言。」

  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 」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王翳取其头,余骑相蹂践争项王,相杀者数十人。最其后,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杨武各得其一体。五人共会其体,皆是。故分其地为五:封吕马童为中水侯,封王翳为杜衍侯,封杨喜为赤泉侯,封杨武为吴防侯,封吕胜为涅阳侯。

  项王已死,楚地皆降汉,独鲁不下。汉乃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礼义,为主死节,乃持项王头视鲁,鲁父兄乃降。始,楚怀王初封项籍为鲁公,及其死,鲁最后下,故以鲁公礼葬项王谷城。汉王为发哀,泣之而去。诸项氏枝属,汉王皆不诛。乃封项伯为射阳侯。桃侯、平皋侯、玄武侯皆项氏,赐姓刘。

  太史公曰: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羽岂其苗裔邪?何兴之暴也!夫秦失其政,陈涉首难,豪杰起,相与并争,不可胜数。然羽非有尺寸乘埶,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及羽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难矣。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注释

  1.垓下:在今安徽固镇城东五十里。

  〈高祖本纪〉:「五年,高祖与诸侯兵共击楚军,与项羽决胜垓下。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皇帝在后,绛侯、柴将军在皇帝后。项羽之卒可十万。淮阴先合,不利,却。孔将军、费将军纵,楚兵不利,淮阴侯复乘之,大败垓下。项羽卒闻汉军之楚歌,以为汉尽得楚地,项羽乃败而走,是以兵大败。使骑将灌婴追杀项羽东城,斩首八万,遂略定楚地。鲁为楚坚守不下。汉王引诸侯兵北,示鲁父老项羽头,鲁乃降。遂以鲁公号葬项羽谷城。」

  2.骓:毛色苍白相杂的马。

  3.阴陵:今安徽定远西北。

  4.刈:砍杀。

  5.披靡:草木随风散乱倾倒的样子。溃败逃散的样子。

  6.舣船:拢船靠岸。

  ※相关诗文

  一、杜牧〈题乌江亭〉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二、王安石〈乌江亭〉〉

  「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与君王卷土来?」

  三、李清照〈咏项羽〉〉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来自《史记》的名言:

  1.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太史公自序〉

  2.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李将军列传〉

  3.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淮阴侯列传〉

  4.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留侯世家〉

  5.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项羽本记〉

  6.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项羽本纪〉

  7.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滑稽列传〉

  8.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陈涉世家〉

  9.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国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报任安书〉

  10.诸名山,传之其人。〈报任安书〉

  11.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仲尼弟子列传〉

  12.一沐三握发(鲁周公世家)

  ※钱钟书论项羽为人曰:

  〈高祖本纪〉王陵曰:「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妒贤疾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

  〈陈丞相世家〉陈平曰:「项王为人恭敬爱人,士之廉节好礼者多归之;至于行功爵邑重之,士亦以此不附」;

  〈淮阴侯列传〉韩信曰:「请言项王之为人也。项王喑恶叱咤(一ㄣ ㄨ ,发怒而厉声喝叫),千人皆废;然不能任属贤将,此特匹夫之勇耳。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 ㄒ ㄩ ,和悦的样子) ,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 ㄨ ㄢ ˊ,削刻,坏损的,把玩印信至缺损,仍不忍授予)敝,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

  〈项羽本纪〉历记羽「拔襄城皆坑之」,「坑秦卒二十余万人」,「引兵而屠咸阳」;〈高祖本纪〉「怀王诸老将皆曰:项羽为人骠悍滑贼,诸所过无不残灭。」〈高祖本纪〉于刘邦隆准龙颜等形貌外,并言其心性:「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项羽本纪〉仅曰:「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至其性情气质都未直叙,当从范增等语中得之。「言语呕呕」与「喑恶叱咤」;「恭敬慈爱」与「骠悍滑贼」;「爱人礼士」与「妒贤嫉能」;「妇人之仁」与「屠坑残灭」;「分食推饮」与「刓印不予」,皆若相反相违,而既具在羽一人之身,有似双手分书,一喉异曲,则又莫不同条共贯,科以心学性理,犁然有当。《史记》写人物性格,无复综如此者,谈士每以「虞兮」之歌,谓羽风云之气而兼儿女之情,尚粗浅乎言之也。」(《管锥编》)

  ※史记的抒情悲歌

  虞姬〈和垓下歌〉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汉高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