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多活个一,二十年法治观念长驻人心,中华文化会更强盛吗 团结国内民族向心力

看历史 2 0

  秦王嬴政历史对他的评价是残暴不仁

  可是个人认为那是以儒家观点来评断,十分不公正

  秦帝国很多措施都不枉为富国强兵国家所必施之策略

  1,书同文,车同轨---->

  团结国内民族向心力,订定国家统一标准

  2,行法治,以吏为师

  这点我非常认同,以法来规范社会稳定度绝对比空虚的儒学礼教来的强而有力

  3,尽收天下兵器,消泯各国私兵

  建立建全大一统帝国,帝国新秩序

  4,修筑长城,防北方胡人南下牧马

  光这点政治策略,就知始皇眼光雄伟,虽然历史评价说这是他残暴的施政

  但若无始皇修筑长城,中国数前年来可能不仅仅只亡于外族两次

  这座长城换来的是几千年的和平与繁荣,成就国家长治久安,施行必要之政略

  承担一切罪名,胸襟绝非当代政治人物能比

  个人想法始皇最大败笔是死太早

  帝国尚未稳定,政局动荡之时逝世

  让宦官赵高掌政,败亡整个秦帝国.....

  若始皇帝国能活久些,其子二世长大成人,功成身就后撒手归天

  维持秦帝国万世法治,务实的政治思想常驻中国人心

  取代虚幻不实的儒家文化,中国或许能脱胎换骨,摆拖欧美列强次等殖民侵略

  不知各位看法如何??

  首先,跟您厘清先秦法家的「法」,跟现今法治的「法」本质上有相当大的不同。先秦法家主张「法后王」,商鞅更提出「不法古,不循今」的口号。先秦法家集大成的学者─韩非则更进一步发展了商鞅的主张,提出「时移而治不易者乱」,这句话翻译成白话就是说:时代改变了,如果因袭就有法条而不改变的话,绝对会生动乱。道理听起来似乎没有错,可是看看他们后世追随者是怎么落实于现实环境的:西汉自武帝之后的君王多半「阳儒阴法」,甚至明言「吾家以王霸治天下」,因此选任司法官员,多有刻薄寡恩、残民以逞之辈,太史公称他们为「酷吏」,甚至撰〈酷吏列传〉以记之。这些酷吏有许多侦办刑狱、断罪责之轻重,全然听凭当今主上、执政者意思,而无客观标准。因为他们办案宗旨是:先王之言可以为法,今上之言亦可以为法。也就是说过去君王可以凭着自己喜好制订法条,当今主上也可以凭着喜好订立法条。执法人员只要顺着当时执政人员的意思决断就对了近代法治社会崇尚的「法」是民选的立法人员经过合法程序订立法条,并一体适用于国内所有人民百姓的,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且法条的增删、改变,都要有合法程序才能为之,无法任由少数人凭一己之私任意改变。这样才算有一套客观标准,而不是先秦法家那样凭着执政者喜好就可以任意更改,使法律毫无客观标准、令人民无所措其手足。所以我认为,重点不在于秦始皇的存殁,而在于存法令制度的废存。

  所以我的回答是「否」。因为先秦法家所崇尚的法,基本上还是以执政者的私意作为依归,人治的色彩依然浓厚。它跟儒家最大分别:儒家希望用道德良知内化于天下万姓,期望君王、臣民都能透过这种教育,自动变好,而较缺乏制约力量﹝但是时序到了宋明,理学家将道德层面无限上纲,所有臣民的考核、奖惩几乎都以道德为唯一凭据。﹞;法家则以严刑峻罚以为制约力量,期望利用臣民畏惧刑罚的恐惧心理而不敢为非作歹,进而达到治安良美的境界﹝请注意,在这种逻辑下,只有臣民受到法律的制约。但因为法律都出于君王私意,是以统治者这个层级并不受限于法令,依旧可以逍遥法外﹞


标签: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