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项石”作证:西高穴东汉大墓必不为“夏侯惇墓”

看历史 8 0

  ——驳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先生该墓为“夏侯敦墓说 ” 最近,邯郸市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先生提出了西高穴东汉大墓为“夏侯惇墓说”,我认为:无一丝一毫之可能。 该墓出土的“慰项石”可为铁证。 结论: “慰项石” 是其主人魏武王治疗自己脖子 头痛,中风之类病的药物 众所周知 ,在该墓中出土了一件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的石制器具。(先不谈此墓是不是曹操墓。这里只对出土的“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作研究。该物虽缴自盗墓者手中,但的确百分之百是从该墓中发现的,且是真的。限于篇幅,不再赘述。你若还有不同看法的话。假如条件许可的话,我建议你最好去亲自检验一番,或请你信得过的专家也可)几乎所有的报道都认为它是枕头,睡觉用的普普通通的枕头。我认为不是,静下心来想一想,偶尔枕一下还可以,要一月,一年,十年,数十年枕的话,难道魏武王不怕硌的头疼吗?除了魏武王有病,正是:魏武王有病。那么他有什么病呢?答曰:脖子病 头疼病 中风病。“慰项石” 就是其主人魏武王治疗自己脖子 头痛 中风之类病的药物(也可称它为药用的枕头,但主要为药用)。理由如下: 从“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这一铭文中理解,即是魏武王常常用的慰项石。那么什么是“慰项石”呢?先来解释一下这三个字的含义:慰,安也。——《说文》;使人心里安适. 慰又通“熨”,(音wei四声)中医一种外治方法,用药敷在患处。(记住这一点非常重要)《韩非子.喻老》: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皮肤纹理间的病,热水焐,药剂敷,可以达到、治好。项,脖子。石,石头。慰取前者,译为使脖子舒服的石头。慰取后者,译为敷脖子的石头。那么为什么要敷脖子呢?说明该石的主人魏武王脖子有病,或者有头痛,中风之类的病(中医记载脖子有人体重要的颈脉,穴位,用药物敷脖子也能治疗头痛,中风之类的病)。那么用石头治疗脖子疼,头痛,中风之类的病,有用吗?答案是肯定的。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石部中记载了石头的用处,简要载录如下:理石,主治解烦毒,止消渴,及中风痿痹。石膏,主治中风寒热。慈石,主治除大热烦满及耳聋,颈核喉痛。空青,主治头风。矾石,主治除风去热,治中风。玄精石,主治止头痛。可见,石头的确有治疗脖子疼,头疼中风病的疗效。(在这儿插一段,关于石制器具治病的说法自古有之,黄埔一期的杜聿明将军患有严重的脊椎病,建国后,政府用石膏特制了一个模具,为其治病。我母亲患有高血压,犯起病来头晕目眩,走不了路,后来在买药的时候,销售人员赠送了一个类石头的枕头,让她睡觉的时候枕在上面。金庸所著《神雕侠侣》中小龙女在活死人墓所用的寒玉床即是石制的,此石床对练功,治病有很大的用处。小龙女杨过功夫之所以如此之高和这个石床有很大的关系,且杨过曾用它治疗小龙女所中的情花之毒。有人说,武侠小说里面的,怎能做准,其实,金庸先生也是看了相关的资料才这样写的) 所以,“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就是魏武王用来治疗自己脖子,头疼中风病的一块药用石头。 别的且不说单从“慰项石”上足住可证明此墓必不为夏侯惇墓。试想曹操怎会把自己治疗头风病的药物赐给夏侯惇呢(说明一下,既然刘心长先生认为此墓为夏侯惇墓,那么“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上的魏武王必为曹操了)疑问一:曹操的头风病是非常严重的,(正史《三国志• 魏书•方技传第二十九》记载华佗事迹时曾有提及:“太祖闻而召佗,佗常在左右。太祖苦头风,每发,心乱目眩,佗针鬲,随手而差。“太祖亲理,得病笃重,使佗专视。佗曰:“此近难济,恆事攻治,可延岁月。佗死后,太祖头风未除。太祖曰:“佗能愈此。小人养吾病,欲以自重,然吾不杀此子,亦终当不为我断此根原耳。)给了夏侯惇他头风病突然发作怎么办?疑问二:夏侯惇要这块石头有啥用,难道他也有头风病或者类似的病?不得而知,退一万步说夏侯惇也有头风病,魏武王也会在制一块同样的石头给他的,并在上面刻上“夏侯惇将军常所用慰项石”什么的,上面还要再刻一行小字“魏武王赐"年月日什么的等等此类的话,以示对部下的尊重。但是这块“慰项石”并非如此,不好意思,现在只能认为是魏武王本人所用的了。 还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夏侯惇从曹操那儿偷的。第二种可能,盗墓者故意放进去的。先分析第一种,夏侯惇偷的,他为什么要偷呢,那石头很值钱吗,我想夏侯惇堂堂一个大将还不至于那么缺钱吧!就算缺钱也可以有很多其它的方法,比如贪污什么的,打仗的时候抢一点都要比那个慰项石的经济价值多许多倍。其实,凭他和曹操的关系和曹操的豪爽他向曹操要曹操也会给他的,况且夏侯敦是一性格很刚烈的大将,怎么会干那些鸡鸣狗盗的事。那他会不会像马未都那样爱好收藏呢,就算他有和马未都同样的爱好(以他武将的身份,刚烈的性格,我想可能性不大吧,这可都是文人干的事)如前所述,也可以向曹操要,或者干脆买一块,“慰项石”绝不会是“全球仅此一块,天上难找,地上难寻”吧,更不会是买不起。说到这儿,第一种分析已无可能。分析第二种假设,盗墓者放的,既是盗墓者就是偷东西的人,盗墓者还会往里面放东西,你不觉得好笑吗?(遗弃一些挖墓用的东西倒有可能,可惜石头不能挖墓,盗墓者也不会同时放八件刻有“魏武王”的东西) 终上所述,“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作为铁证,足以证明:西高穴东汉大墓必不为“夏侯惇墓”

  (本文作者刘洪超,为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东高穴村人,1982年生。如需转载,请注明)

标签: 东汉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