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交流]刺世嫉邪赋―――东汉末.赵壹(转载)

看历史 12 0

五帝的时候,他们的礼仪制度是不同的;到了三王的时候,他们的礼仪制度也是各不相同.气数到了极限,自然要发生变化.非和是本来就互相否定.施行仁德不能拯救社会的混乱,实行赏罚难道就可以惩戒时代的清浊吗?春秋时代是祸乱破败的开始,战国时更增加了百姓的苦难,秦汉时期也没有什么改变;反而更一步加重了百姓的怨恨和痛苦,哪里还考虑老百姓的死活?只要对自己有利就满足了.

  从那时到现在,弄虚作假的现象表现在各个方面,虚伪奉承的歪风日甚一日;刚强正直的品德逐渐消亡,甘于给权势者舔痔疮的人可以乘坐四匹马拉的车到处耀武扬威;正派的人只能徒步而行.对有权有势者点头哈腰,对豪强之家留须拍马;稍微有点骨气,取于反抗这种恶劣风气的,立即遭到祸殃;不择手段地追名逐利者,指日高升,富贵昌盛.好坏不分,冷热难辩.奸邪之人飞黄腾达,正直的人只好隐居潜藏.追究这弊病的兴起,实在是因为当政者不贤明.女人和宦官掩住了皇帝的耳目,宠臣把持了国家大权.他们所喜好的人,就千方百计地让其长出羽毛,他们所讨厌的人就不择手段的找缺点毛病.正直之士既便想遏城尽忠,为国效命,也如同面临绝险的境地,找不到路径.皇宫的大门既然打不开,又加上一群恶狗汪汪乱叫,国家的危亡就在旦夕,还在苟且偷安,放纵自己的欲望嗜好,只贪眼前之欢.这和渡海的大船失去了舵手,坐在干柴上待燃烧又有什么两样!

  荣幸地被重用的都是些善于阿谀逢迎之辈,有谁知道辩别他们的美丑?所以连法律禁令都屈从于豪门贵族,皇恩厚泽不可能达到贫寒人家.宁可忍饥耐寒在尧舜的灾荒之岁,也不愿饱暖在如今的丰收之年.坚持真理既将死去也没有灭亡,违背正义即是活着也等于并不生存.

  有一秦地人作诗说:"太平盛世不能等到了,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只好看风是舵,顺水推舟吧!谁有权谁就算贤德.满肚子学问,也不如有一袋钱.卑躬屈漆就可以成为富贵人家,刚直的人只能依门而立."鲁地的人听到这些话,接着作歌说:"豪门势家处处遂心满意,咳出的唾沫都能自然成珠,贫苦的人空怀美好的理想和才华,如同芬芳的花卉变成喂牛的干草.有才德的既使一个人很清醒,也只能佊那些愚蠢的人所围困,暂且守你的本分吧!不要再白白的奔走.痛苦啊,悲哀啊!这就是命运啊!"

  说明:作者赵壹在本文中,揭露了东汉末年封建统治的害暗腐朽;邪恶奸当道,毫门贵族不法,正人贤才受压的现象.这也是中国几千年封建历史的通病.如今这一病情还相当严重.正本清源:这是中华仁人智仕千百年来对尧舜文明制度的呼唤,“民主法制,民主法治”是从根本上铲除中国封建邪恶的唯一选择,也是中华尧舜文明一正压万邪的本意和最终归宿.

  窃以为:此文堪称中国"杂文的鼻祖"!

标签: 东汉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