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的悲剧人物——东汉彭宠

看历史 11 0

  彭宠,新莽、东汉初年时期的人物,字伯通,南阳宛人,此人在历史上不是特别出色的人物,但却是比较具有离奇悲剧色彩众多古人中的一个。

  他早年曾任新莽政府中的“大司空士”,也为新莽政府效力抵抗过绿林、赤眉等农民军起义,后听说

  自己的同母弟弟在“乡下”也闹起了“革命”,害怕诛连自己,就与“王老大”(王莽)不辞而别,和老乡吴汉逃跑到渔阳(现在京津地区中部)一带,投奔自己父亲以前的老部下。

  后来,推翻新莽政权的绿林拥立了一个皇帝,即更始帝,他向全国各地派出了招降使者,有点像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向众多伪军派出接收大员似的:只要投降,既往不咎,还给予相应的官职。其实,这也是迫不得已,新政权推翻了旧政权,但还无力掌控全国局势,所以在不能采取强硬手腕情况下,只得“委婉”一些啦。更始帝的绿林势力当时只占据了南阳、洛阳一带,对势力以外的地区先采取招抚政策,然后再派出自己的人去,按史书官方话是,“持节北渡河,镇慰州郡”。

  当时向全国各地派出了钦差大臣,不管人家认可不认可。在这些众多钦差大臣当中,有一位的确是“持节北渡河”的,他就是后来大名鼎鼎“光武中兴”的主人公——刘秀。那时他还不算太出名,而且点儿比较背,——比他更强、更出色的哥哥遇害了(因遭更始帝一派猜忌而被杀,看来太出名了也不是好事)——虎落平阳的时候,被皇帝封了个“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的空头衔后即派出安抚河北州郡。当时他也正想离开洛阳那个是非之地,所以没带几个人就匆匆走了。

  到邯郸后,正碰上一个叫王朗的人,冒充汉成帝的儿子,被其他人拥立为天子。一听说,更始帝派人来自己地盘上招抚州郡,那还得了,立即捉拿刘秀等人。刚到河北还没站稳脚跟,就被人追杀,真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后汉书·光武帝纪》是这么说的,“趣驾南辕,晨夜不敢入城邑,舍食道旁(睡觉吃饭在路边之意)。至饶阳,官属皆乏食”,跟刘秀出来混的小弟们又累又饿了,只好“自称邯郸使者,入传舍。传吏方进食,从者饥,争夺之”—— 一副饿死鬼的样子,哪像邯郸使者?所以饶阳传舍的管理人员也怀疑,偏偏正在这时,听到说邯郸将军要到了的谎言(估计是管理人员想试探他们);后来还不容易出来后,天寒地冻的,“晨夜兼行,蒙犯霜雪,天时寒,面皆破裂”。————看文字描述,当时刘秀等人很辛苦,也很狼狈。

  本文主角是彭宠,之所以讲这么多刘秀的事儿,是因为当时他是多么需要有当地州郡官吏的支持(毕竟有粮有兵才好“说话”)!而彭宠就是当时鼎力帮助他的三个太守(信都太守任光、上谷太守耿况和渔阳太守彭宠)之一。

  当刘秀一行得到信都太守帮助站稳脚跟时,彭宠派出了手下几名干将:长史吴汉、都尉严宣、护军盖延和令狐令王梁率步骑三千人,和上谷太守耿况派的耿弇(读“yan”,耿况的儿子)、寇恂和景丹的步骑三千兵(人马相同,看来两位太守事先商量过),与信都方面的人马、和更始帝派来尚书仆射(读ye)谢躬的军队会合,四路兵马围攻邯郸的王朗。最终,王朗势力给消灭了,被消灭还有更始帝派来的谢躬和幽州牧苗曾,随即吞并了王、谢的军队,派朱浮接替了苗曾的幽州牧。当时幽州牧治所在蓟州(即现在天津北部的蓟县),与彭宠成为近邻。

  于是,彭宠的厄运从朱浮成为幽州牧就开始了,不过我觉得彭宠的悲剧命运主要在于他本身性格缺陷。作为亲信的朱浮担任幽州牧一职,本身起到监督非自己的人的作用,如彭宠、耿况等还有其他人。当刘秀在消灭王朗后,又击破、追歼铜马军时,曾路过蓟州,与彭宠的渔阳很近,所以彭会见刘秀,因为以前的帮助,所以“自负其功”,但会见时觉得刘秀的接待档次较低,明显不优待他这个元老功臣,心中不满。刘秀觉察后,就询问朱浮,朱比较以前接见彭的规格,和新莽甄丰因意不平而被诛死的掌故,刘秀听后大笑,不以为然。朱又提到彭宠不孝等事,后被彭知晓,于是两人交恶。

  刘秀即位后,曾经是彭宠手下的吴汉、王梁和盖延一个个要么是大将军,要么是大司马,相比较而言,彭宠还在守渔阳郡,职位没变,有点郁郁不得志。其实,这点上刘、彭存在一个理解偏差。

  刘秀认为:

  一是战争期间需要给将领分封等级不同的职位,相互约束,便于行军打仗;

  二是升迁有功之臣可以刺激他们更加努力、更好地平叛剿匪,以便高效地达到统一天下这一目的;

  三是吴、王、盖已经是刘秀的人了,而非彭宠部下,所以三人的功勋自然与彭无关,何况彭驻守自己地盘、没有为自己打仗,无功当然不能受禄。

  彭宠认为:吴、王、盖三人是自己的部下,那么他们南征北战的功劳也有彭的一份儿,饮水思源嘛,所以彭也应该升迁,按他的话说,“功当封王”。

  这话显得他很无知,因为只有汉室宗亲才能被封王,显然彭不姓刘;那么要想当王,只有当“反”王一路可走。于是,在与朱浮交恶、被征召而又惧怕被诛的情况下,只有起事了。其实,既想割据一方,又想高官厚禄,在强大的中央集权王朝面前是行不通的,何况刘秀早在幽州牧一职上安插了自己的人——朱浮。

  彭在与朱浮交恶、被征召但惧怕被诛杀,曾与吴、王等人写信诉苦,但将军们战事繁忙,诉苦自然无效。在联络耿况(上谷太守)无结果等诸多不利条件下反叛了。反叛一开始就攻打朱浮,分兵攻打广阳、渔阳、右北平等地,并且都拿下了,而且还击败了前来救援的游击将军邓隆的部队;紧接着联系南面的刘永、秦丰、张步等反王,一时间风生水起,遂自立为燕王。

  就在他得意洋洋、踌躇满志的时候,祸起萧墙之内。建武五年春天的一个中午,当彭冲正在午休睡觉时,他的一个叫子密的仆人伙同另外两人悄悄潜入他的卧室,将彭捆绑住,随后骗来彭妻,在收集一些金银珠宝后,又骗取出城手令后,杀死彭夫妇二人,持首级投奔了刘秀。第二天,当彭的部下见大门不开,翻墙而入见到彭的无头尸体后,顿时“惊怖”(原文“见宠尸,惊怖”)。的确也够恐怖的,在驻扎有成千上万部队的州府衙门里,主帅居然被杀了,而且凶手已逃跑。所以,短时间内以彭宠为首的叛军迅速瓦解。

  而当汉光武帝刘秀看到彭宠的脑袋不请自到时,估计其心情又惊又喜。高兴是应该的,毕竟一路反王消灭了;惊的是竟以如此小的代价,而杀他的人居然是他的仆人,一个从身份上讲不该杀他的人,所以当时刘秀心里很“纠结”:赏不赏?怎么赏?最后封子密为不义侯,赏多少银两没说,估计不会给的,因为从封号上可知:侯爵名为“不义”,和后世宋太宗封李煜为“违命侯”是一个道理,这不是封你侯爵,而是告诉你所做事的性质与后果。

  和彭宠相比,耿况就不同多了:不居功自傲,当彭宠联络他起事时,果断斩了游说的使者,并且和耿弇一起抵抗彭宠军队侵入。在心不自安的情况,儿子耿弇请求赴京征召(其实是主动到京城当人质,表示忠心不二之意),老爹耿况请求赴京养老,将上谷太守实权交与朝廷;皇帝自然愿意,最后以高官厚禄换取地方实权。

  这种方式实现双赢,比彭宠造反方式要强得多,彭的悲剧在于其自负、多疑和没有与朝廷充分沟通,由小的误会渐渐变成大的隔阂,最后导致兵戎相见,酿成悲剧。在当时人心思汉的大环境下,失败是注定的,但结局却是出人意料地这么离奇。

离奇的悲剧人物——东汉彭宠-第1张图片-看历史网

离奇的悲剧人物——东汉彭宠-第2张图片-看历史网

离奇的悲剧人物——东汉彭宠-第3张图片-看历史网

标签: 东汉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