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

看历史 11 0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张图片-看历史网

平桓桓,上将之元,薄伐猃允,恢我朔边,戎车七征,冲輣闲闲,合围单于,北登阗颜;

票骑冠军,猋勇纷纭,长驱六举,电击雷震,饮马翰海,封狼居山,西规大河,列郡祁连。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骑兵

此文上接,叙述了汉匈争夺西域之前的汉匈历次征战。此文献给在前线浴血奋战的祖先们,以及为了各自族群而战的勇士。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画像石:胡汉交战图

一.匈奴的缘起和制度与风俗匈奴是中国古代居于北方的游牧民族,在夏商周时代有山戎、猃狁、荤粥等不断变化的称谓,在春秋战国时,是秦、赵、燕在北方的强敌,所以三国都筑长城以防匈奴的侵扰。秦统一六国后,派三十万大军北伐匈奴,收复了河南地,“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把匈奴赶至河套以北寒冷沙漠之地。秦末农民大起义之后,秦撤走三十万长城军去镇压中原的反秦武装,匈奴乘机越过河套,进驻河南地,并利用楚汉战争之机,进一步扩展其国力,成为实力雄厚的百蛮大国。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4张图片-看历史网

普通的匈奴骑兵

按照拉铁摩尔的观点,匈奴帝国的整合和秦帝国的统一几乎发生于同时间。草原帝国需要维护自己的利益,只有集中力量,组织起部落联盟,才能向中原王朝索取足够的战利品和财富。所以秦帝国的出现和冒顿单于的崛起几乎是同一时间的。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5张图片-看历史网

游牧的匈奴人

匈奴在秦末汉初,国力虽然强盛,但仍处于奴隶制时代,以游牧为主,粗放农业为辅助,民风崇尚年轻壮士,鄙视老弱,善于骑射,在战斗上采取游击战术,避免与强敌的正面对抗。从生活习俗讲,它是一个落后民族,从其军力来讲,则是一个善骑射、战斗力很强的群体。 在秦汉之际,匈奴已进入国家的初期阶段。其最高统治者为单于,匈奴人对单于的称号是撑犁孤涂,意思相当于汉人的天子。单于下设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凡二十四长。二十四 长之下,各设千长、百长、什长及裨小王、相、都尉、当户、且渠等职,高层制度是游牧民族典型的左右翼制度,基层组织也是很典型的什建制军民合一的组织方式。按匈奴的习俗,以左为大,故左贤王多由太子担任。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6张图片-看历史网

匈奴的相对地理位置

在地理上,匈奴把其统治区划分为左、中、右三部:左方诸王将居东方,辖区由上谷以东至秽貊、朝鲜;右方诸王将居西方,辖区在上郡以西,与月氏、羌接壤;单于居中,王庭正对着中原王朝的代,云中,以便居于中路,指挥全局;文景时代,匈奴人向西征服了西域,在博斯腾湖一带和焉耆设置僮仆都尉,主持西域事务的运作。

匈奴人喜欢面向南方,他们通常被分为左中右三翼,左翼在东部,右翼在西部,左翼的兵力最强,剩下的就是中翼和后备军。对匈奴而言,左贤王的眼睛和心思都集中在南方。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7张图片-看历史网

匈奴单于庭的位置

在年度历程上,每年正月,诸王、长小会单于庭进行祭祀;五月,大会龙城,祭祀祖先、天地、鬼神;八月,秋马肥,,课校人畜数量。“其法,拔刃尺者死,坐盗者没入其家,有罪,小者轧,大者死。狱久者不过十日,一国之囚不过数人。” 匈奴的官制及管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严密的。其法律虽然比较简单,但目的是防止内斗,以便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政治体制上属于联盟部落制度,单于是联盟的首领,被征服的蒙古人种,羌族人和印欧人,以及投降的汉人诸侯,比如韩王信,燕王卢绾等等也会被纳入到这个体系之中。相比于汉帝国的中央集权,匈奴的组织模式类似于周天子的贵族分封体系,中央王庭对于部落没有严格的直接控制,部落王仅仅需要履行出兵的义务就可以了。

二.不利的早期交战在西汉初年,冒顿单于统治时期,匈奴人西控西羌、西域,东征服秽貊、朝鲜,还经常侵扰汉的边境,是西汉在北方最大的祸患。 公元前201年秋天,匈奴冒顿单于围韩王信于马邑(今山西朔州市朔城区),韩王信投降匈奴,冒顿引兵至晋阳(今山西太原)10月,刘邦率大军讨伐韩王信。韩王信败入匈奴,与冒顿合谋共击汉军。刘邦也想乘胜消灭匈奴,遂率三十二万步兵追击至平城(今山西大同市)。由于轻敌冒进,被匈奴人的示弱所迷惑,匈奴军隐藏其精锐,露其羸弱,把刘邦的汉军前锋吸引至白登山(今山西大同市东北),以数万骑兵围困汉军七日,使汉军里外不得相救。在围困过程中,匈奴人用大车围成防御工事,阻隔汉军的突围和突袭,在短期内给汉军前锋造成了巨大的困扰,让刘邦胆战心惊。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8张图片-看历史网

白登之围

后来高祖用了陈平的计谋,汉厚赂匈奴阏氏,始得脱险,直至吕后当政,只能和亲。尽管如此屈服,冒顿单于还要发信污辱吕后,表示要迎娶吕后,接信后,吕后大怒,遂召集丞相及樊哙、季布等商讨对策。樊哙说:“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季布说: 匈奴人的话不足为信,而且汉军此时远征匈奴,不仅没有武力优势,而且反而容易因为后勤压力而陷入巨大的被东台市。季布给吕后解了围。匈奴既如禽兽,何必与他计较呢?于是就让张泽给冒顿写了封回信,并只好与匈奴屈辱和亲。汉朝派遣诸侯王翁主冒充公主嫁给匈奴单于,约为兄弟,并向匈奴赠送絮缯酒食等物以求边境和平。匈奴虽接受和亲及絮缯等物,但侵扰如故,边境仍得不到安宁。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9张图片-看历史网

匈奴劫掠后的边塞

到了文景时期,行黄老之政“无为而治”,轻徭薄赋,与民休息,国力逐渐充实,对匈奴虽仍然继续和 亲,但也积极防守,并准备反击。公元前177年5月,匈奴右贤王入居河南地为寇,“捕杀 吏卒,驱侵上郡” 。文帝就向匈奴提出抗议,并派丞相灌婴率车骑八万,把右贤王驱逐出塞外。匈奴 单于对文帝的抗议回答说:右贤王侵边事,并未向我汇报,“故罚右贤王,使至西方,求月氏击之,以天 之福,吏卒良马力强,以灭夷月氏,尽斩杀降下定之。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 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愿寝兵休士,养马,除前事,复故约以安边民” 。这一回答实际是向汉示威,说明匈奴已灭月氏,征服西域,再处理侵边之事,恢复条约,特别是回信中最后一句:“皇帝既不愿匈奴近塞,则且诏吏民远舍。”意思是说,你既然不想让胡人接近边塞,那你就下令让你的吏民搬远一点好了。这简直是胡搅蛮缠,毫不讲理。文帝接到匈奴单于回信后,就让群臣讨论对策,大臣们认为匈奴刚灭掉月氏,威力正盛,还是以和亲为上。但是这封充满了炫耀意味的书信,也在无意识间,向汉朝暗示了西方有一个更加辽阔的世界,匈奴人可以去,汉朝也可以去开扩,“寇可往,我亦可往。”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0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烽火台

不久冒顿单于逝世,老上单于继立,汉仍遣宗室翁主为单于阏氏,而匈奴仍不断侵犯边境,杀掠人民。 公元前166年冬,“老上单于十四万骑入朝那(今宁夏固原市东南)、萧关(今宁夏固原市东南),杀北地都尉卬,虏人民畜产甚多”,并派骑兵火烧回中宫(今陕西陇县西北),候骑至雍 (今陕西凤翔县)、甘泉(今陕西淳化县西北),直接威胁汉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文帝以周舍、张 武为将军,率骑兵十万驻长安城旁,以备匈奴。又派卢卿为上郡将军、魏遫为北地将军、周灶为陇西将军,屯守三郡。又派张相如为大将军,董赤、栾布为将军,出击匈奴。匈奴在塞内留驻月余而退,汉军 追至塞外而回,不能有所杀伤,实际是汉军无力与匈奴决战,故出塞即回。此后匈奴连年入侵,杀掠人 民,掠夺畜产,文帝没办法抵御,只好再与匈奴和亲。

公元前158年冬,匈奴三万骑入上郡,三万骑入云中,所杀掠甚众,烽火达于甘泉、长安,为自卫,文帝派令免为车骑将军屯飞狐(今河北蔚县东南),以苏意为将军屯句注(今山西代 县西北),将军张武屯北地,将军周亚夫屯细柳(今陕西咸阳市西南),将军刘礼屯霸上(今陕西西安白 鹿原处),将军徐厉屯棘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以防备匈奴袭击首都。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1张图片-看历史网

改良后的汉军

这一次匈奴入侵,对汉威胁极大,故文帝采取大范围的全面布防。一个月后汉军布防到位,骑士和材官们纷纷来到关中作战,加强防御,匈奴亦退走,汉军也没有追击,结果是虚 惊一场。翌年,文帝驾崩。文帝时期,为反击匈奴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防守、反击的经验。 景帝即位后,对匈奴仍采取和亲政策,而匈奴仍不断入侵。公元前148年2月,“匈奴入燕”,公元前144年6月,“匈奴入雁门,至武泉,入上郡,取苑马,吏卒战死者二千人”。上郡 太守李广率数百骑兵外出,遇匈奴数千骑兵,李广诈为“诱敌”,才得以脱险。前142年3月,“匈奴入雁门”,太守冯敬战死。景帝“发车骑、材官屯雁门”,雁门成为重点防御的要地。

三.经验的总结从文景时期汉对匈奴的和战情况来分析,文景二帝虽然仍坚持对匈奴的和亲政策, 但由于西汉国力逐渐充实,匈奴入侵次数和规模逐渐减少、减弱,西汉的防守与反击力量也在增强。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2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鸡鹿塞复原图

不仅如此,西汉的精英人物如贾谊、晁错、冯唐、董仲舒等正在思考反击匈奴的战术、战略问题,其中以晁错的考虑最为全面、最有价值。 第一,根据不同的地形,动用不同的兵种,对士兵进行严 格的训练,战胜匈奴是有把握的,虽然远程和近战的匈奴战士的军马,士兵的吃苦程度,士兵的骑射能力是强过汉人的,但是在近战格斗,各种武器装备,都是汉朝强过匈奴人。所以战斗的要义就是逼近匈奴人近身作战,避免匈奴人发挥长途迂回,消耗汉军后勤和体力的情况出现。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3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谷仓模型

因此晁错认为,战斗的重点在于汉军要扬长避短,而不是以石击卵;第二,建立后勤根据地,保证军需供应。晁错提出的策略是解决军需供应,减少运输劳役,在边境屯田,建立后勤基地。他对汉文帝说:以往的边境戍卒,都是在内地接受一年的军事训练之后来到边塞成为戍卒,在边境待一年之后就回到故乡,还没摸清楚匈奴人的本性就回到了家乡,换成另一波没有经验的戍边者。所以他建议汉文帝用爵位,农具,免罪的奖励招募长期的戍边者去边境,带着他们的家人在边境长期扎根,这样能培养出半胡半汉的边境卫士,让他们配合长城的保塞蛮夷,保卫边疆。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4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农耕

晃错又说为了减轻日后在边疆作战的运量负担,他建议文帝募民实边屯田,其目的就是让募民长居边地,从事农业生产,除自给自足之外,还要供野战军的粮草,以免运输中的劳苦和浪费;此外,他还建议在边疆建立类似于后来边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军民合一的组织,寓军于民。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5张图片-看历史网

保塞蛮夷也是汉人的盟友

最后他还建议,建议以夷制夷。当时边疆上因为匈奴内部的权利斗争,匈奴内战的失败者、义渠、蛮夷之属来归谊者,其众数千,饮食、长技与匈奴同。赐之坚甲、絮衣、劲弓、利矢,益以边郡之良骑,令明将能知其习俗,和辑其心者,以陛下之明约将之。即有险阻,以此当之;平地通道,则轻车、材官制之; 两军相为表里,各用其长技,衡加之以众,此万全之术也。” 也就是给外族战士配发精良的铠甲和武器,让他们的骑射习俗和战斗传统与汉军的武器结合,做到战斗力的最大化和最优化。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6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军装备

此建议看似简单,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战略。 还有最后一条就是扩建骑兵。晁错给文帝的建议中,多次提到骑兵的重要性。汉初与匈奴战争,吃亏的就是 汉以步兵对匈奴的骑兵。刘邦与匈奴的白登之战,双方兵力基本相等,就是因汉是步兵才败给了匈奴。汉初历经了楚汉争霸,战争中消耗了过多的马匹,天子都凑不齐4匹颜色相同的马,将相只能乘坐牛车出行,根本就没条件扩建骑兵,到文帝时国力逐渐充实,晁错就建议文帝“令民有车骑马一匹者,复卒三人。车骑者天下武备也,故为复卒” 。文帝接受晁错的建议,颁布了“马复令” 公元前155年,养马问题已引起汉政府的重视,故汉武帝征匈奴时,动辄出骑兵几万、十几万,可以实现跨越大漠的远征,这些都与晁错建议养马,文景二帝下“马复令”,扩建养马苑。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7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开始改变马政和军政

此外,在军事训练上,汉朝经历了重大的变革和严格的军事训练:士兵不经过严格训练,不服军规, 起居不一致,动作不整齐,有利时机掌握不好,避难不尽,前面奋击,后部懈怠,进退不合指挥,这都是 将领不会训练士兵的过错。这样的军队,百不当十。至于武器装备不管用,这是将领不看重军备器械 的祸患,这样装备的军队五不当一 。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8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代铠甲

4.武帝的反击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19张图片-看历史网

马邑之围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0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武帝决定大举还击匈奴

汉武帝即位时,国内诸王动乱已经平定,中央集权制已经加强,经济发展,国力雄厚,边防日趋巩 固,骑兵逐渐扩大,反击匈奴的条件已经具备。公元前113年,匈奴骑兵入侵代郡、雁门一 带,武帝采纳大行令王恢的建议,利用汉朝与匈奴秋季贸易的机会,在边境重镇马邑组织伏击,埋下伏击圈,引诱匈奴深入马邑,准备以三十万大军打歼灭战。但是由于准备不周,还有汉人对游牧风俗的不熟悉,匈奴入境后发现了汉的阴谋而遁走。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1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武帝时代迎来了对匈奴的反击之战

汉的马邑之谋虽以失败告终,但从此汉与匈奴就开始了正面战争。 汉武帝对匈奴的反击战,从公元前140年前后年到公元前119年前后,先后共出征十余次,其中 具有决定性的大战共有三次。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2张图片-看历史网

阴山下的匈奴王庭

第一次大战发生在公元前127年冬,匈奴入侵上谷、渔阳 (今北京密云县西南),杀掠吏民千余人。武帝派卫青、李息出云中以西至陇西,从东向西沿着秦长城巨防行军作战,大败匈奴的楼烦、白羊王于黄河河套以南,得首虏数千,牛羊百余万,收复河南地,解除了匈奴对汉首都长安的正面威胁,也收复了秦军曾经占据的北方前线。西汉在此设朔方郡和五原郡,并下诏募民屯田,建立了反击匈奴的后勤基地。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3张图片-看历史网

肥沃的河套

第二次大战发生在公元前122年,匈奴万余骑兵攻入上谷,杀数百人。次年3月,武帝派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转战六日,过胭脂山千余里,擒拿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获首虏八千九百余级,缴获休屠王祭天金人。同年夏,霍去病与公孙敖率数万骑兵出陇西、北地两 千里,过居延攻祁连山,得匈奴首虏三万余级,裨小王以下十余人。

汉朝骑兵中有大量少数民族士兵,“骠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粥之士,约轻赍,绝大幕,涉获章渠,以诛比车耆,转击左大将,斩获旗鼓,历涉离侯”,这些荤粥之士就是少数民族骑兵和向导,所以霍去病可以在大漠中迅速找到敌人的位置,并实行精准的斩首行动。而两次连续出击,分别在冬天和夏天出击,两次可以说是破坏了匈奴人的冬夏牧场,动摇了河西匈奴人的根基。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4张图片-看历史网

焉支山山丹军马场

这两次出征,对匈奴的打击极大。匈奴人唱起了幽怨的哀歌:“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祁连山是匈奴畜牧要地,失去后,对匈奴畜牧经济有重大损失;焉支山出产胭脂,失去后,影响妇女化妆。“无颜色” 是双关语,连妇女也觉得不光彩。 匈奴西部一年内连受两次沉重打击,匈奴单于责怪西方统帅浑邪王、休屠王无能,并欲给予处罚, 引起西方二王的不满。二王决定降汉,后休屠王反悔。浑邪王遂杀休屠王,率四万骑兵投降。

汉政府遂把匈奴降人安置在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等五郡,号称“五属国”,而在浑邪王原统治地区,先 后设置武威、酒泉、张掖、敦煌“河西四郡”,此后,“金城、河西并南山(祁连山)至盐泽(罗布泊),空无匈 奴,匈奴时有候者,到而希矣”。这一举动其实非常英明,河西四郡建立后,汉武帝切断了匈奴与西羌的联系,打通了汉通西域的 道路,为汉经营西域奠定了基础。由于浑邪王降汉,“陇西、北地、上郡益少胡寇,诏減三郡戍卒之半, 以宽天下之徭” 。可见,第二次关键性大战役,对汉与匈奴双方的影响是多么巨大。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5张图片-看历史网

祁连山

祁连山地区宜农宜牧,这里的木材可以让匈奴人打造弓箭和木车,庐帐,山下的土地可以耕种和放牧,非常肥沃,对于匈奴是巨大的损失。

5.漠北决战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6张图片-看历史网

漠北决战

第三次关键性大战是在公元前119年。匈奴军虽遭多次沉重打击,仍未停止南下掠夺。公元前120年秋,侵入右北平,定襄,杀掠千余人。武帝决定反击,重创匈奴。出征前,武帝召集群臣商讨进攻策略,根据匈奴以为汉军不能深入漠北的估计,决定反其道而行之,这次一定进军漠北,给匈奴一次致命打击。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7张图片-看历史网

漠北之战

于是命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及私从马四万匹,步兵和后勤运输者数十万人,进攻匈奴。霍去病出代郡,卫青出定襄,两路分击匈奴。匈奴谋士赵信听说汉军要绝漠远征后,对单于说:“汉兵既度沙漠,人马疲,匈奴可坐收虏耳。” 于是匈奴军就把锱重撤往沙漠以北,以精兵留在沙漠以南准备与汉军决战。 卫青出塞千余里,进入沙漠区,见匈奴单于陈兵以待,遂环兵车以为营,以五千骑兵冲向匈奴军, 匈奴则以上万骑兵迎战,战至天黑大风骤起,沙砾击面,两军互不能见。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8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军攻入匈奴营地

汉军从左、右翼绕击匈奴。伊稚斜单于见汉兵众多,将士们已经损失惨重,知道不能取胜,遂率数百精兵向西北逃去。汉军知单于已逃走,遂派轻 骑追杀二百余里,不见单于而收兵。这次战役,汉军捕斩首虏一万九千余级,军至窴颜山赵信城而还。 霍去病率军出代郡、右北平二千余里,越过大沙漠,遇到匈奴左贤王东方面军,接战后,匈奴军大 败,汉兵俘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掠获胡虏七万四百四十三级,封狼 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经过此次远征,“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 。卫青、霍去病的绝漠远征,虽然取得了重大胜利,但汉军的损失亦很严重。汉军战死者数万人,战马损失十余万匹。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29张图片-看历史网

封狼居胥是汉族最重要的军功之一

匈奴虽已远遁,而汉朝在出塞战争中损耗了大量的战马和军器,还有有经验的军人,汉军也无力大规模远征了,所以自此之后,汉与匈奴再也没有发 生过大规模战争。匈奴把注意力转向西域,企图控制西域,借西域的人力、物力来抗衡西汉。汉政府 也注意经营西域以应对匈奴。从总的战局来看,汉武帝对匈奴的战争取得了基本胜利,解除了匈奴对汉的直接威胁,为昭、宣以后进一步打击匈奴,迫使匈奴分裂奠定了基础,为开发西域创造了条件。当 然也要看到,汉武帝所以能在对匈奴战争中取得胜利,主要也是靠汉初六七十年间的经济积累,国力 充实,靠文、景时期的战略准备,靠全军将士的勇猛冲杀。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0张图片-看历史网

汉军的英气勃发

从决策层面看,三次大战役打得很有章法,第一次大战役,目的是收复河南地,解除匈奴对首都长安的正面威胁;公元前121年的战役,目的是占领河西走廊,切断匈奴右臂,即切断匈奴与西羌的联系,打开经营西域的通道,孤立匈奴;公元前119年的绝漠远征,是为把匈奴赶至漠北,使匈奴远遁,使汉王朝的北方边境得到基本稳定。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1张图片-看历史网

河南之战

在远征时间上,汉军选在冬季远征,原因是这个时候北方风雪交加,牧群在雪地迁徙会在地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而此时正是匈奴物产频发,牲畜冻死的时间,公元前 104年,前90-88年,前71年还有前68年间,匈奴地区都曾发生过较大的自然灾害,使其畜牧业遭受巨大损失。随之而来的是外敌入侵。所以汉军的冬季入侵,对于匈奴是动摇经济基础,强迫对手进行死亡迁徙的远征。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2张图片-看历史网

草原上的雪灾

而在战斗模式上,随着大队骑兵的组建,汉军得以迅速接近对手,”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这样的记载说明了汉军采用的是短兵相接的方式作战。相比于之前的依托长城防御:前线烽火台发信号,亭障堡垒阻击匈奴骑兵,拖住敌军,最后派人从后方派出援军出战的模式,无疑机动了许多;而名将李广的难封,也与战术思路转变有关。李广重视骑射和个人之勇,不重视军纪,随意扎营随着水草迁徙,不列阵的习惯,以及以远射为作战方式的传统,来自于模仿匈奴人的习俗,这样的战斗是非接触式的战斗:“军士乃安。广为圜陈外乡,胡急击之,矢下如雨。汉兵死者过半,汉矢且尽。广乃令士持满毋发,而广身自以大黄射其裨将,杀数人”。事实上,在李广以卫尉为将军出雁门击匈奴时,就被匈奴所生擒,因装死而得脱,故武帝深知李广的冒险性,不敢把军事实权交给他。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3张图片-看历史网

李广难封

不仅李广的战术有问题,而且心态和性格有问题。元狩四年卫青、霍去病绝漠远征时,李广要求参战,武帝不许,后经李广坚持,才让他以前将军的身份出征,但武帝 又告诉卫青:“李广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 所以在出征后,卫青就把前将军李广与右将军 赵食其合为一军出东道击匈奴,李广很气愤,提出反对,卫青不听。李广怒形于色而别,后因东路军迷 路而失期(未能按时会师),卫青按照惯例查原因,李广不愿意面对刀笔之吏,遂引刀自尽。李广自杀令人 惋惜,但也是他任性的结果。 汉武帝对李广的弱点洞若观火,故即使李广立战功,也不肯把重要军权交付给他,对其他将领也采取相同的态度。但他一旦发现杰出人才,就及时予以提拔重用,对卫青、霍去病的重用,就体现了武帝的远见卓识。

而之后的浚稽山之战中,李陵还是犯下了类似的任性负气的问题,造成了千古之遗憾。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4张图片-看历史网

近战的新式骑兵

在意识到海内虚耗之后,汉朝匈奴的争夺方向转入了西域地区,接下里来的故事就是西域争霸了......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5张图片-看历史网

卫青墓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6张图片-看历史网

霍去病墓前的石马

巍巍青山,苍松绵延,茫茫四野,翠柏孤寒,英雄已逝,年年春风麦饭,一杯薄酒祭君前。多数人只是青史无名的冢中白骨而已。名垂竹帛者,终究是少数。

凭君莫问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挥戈誓饮匈奴血:西汉前期对匈奴战史梳理-第37张图片-看历史网

凭君莫问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标签: 西汉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