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东汉》之一:草莽的悲凉

看历史 9 0

  草莽

  率先拉开东汉汉王朝帷幕的,是一群草莽英雄。古代称为山贼、群盗,现在叫做土匪。

  西汉的天下,便是一群草莽英雄打下来的。中国有两个朝代都是平头百姓起来造反夺得的,一个是汉朝,一个是明朝。但让人们引以为荣的是汉朝。

  早在秦始皇时代,便有很多草莽与隐士,一直在等待时机,而秦始皇死后,便纷纷蠢蠢欲动。陈胜、吴广揭开了帷幕,于是埋伏着的刀斧手便群起而出,把秦王朝这只猛虎乱刀砍死。最后统一到刘邦这个无赖的手中。刘邦,说到底,他也是个草莽英雄,是个山大王。起事之前是一个地痞流氓,然后在芒砀山做山贼,最后夺得了天下,而且还传承了两百多年。

  汉家天下是太平的、这太平景象掩盖了山林的阴暗,以致于让我们觉得草莽英雄们都走出山林,做了良民。事实上改邪归正的固然有,但逼上梁山或自动上山的,也不在少数。天高皇帝远。山林中是一个世界。于是世间百姓不归于官府则归于山林。良民与土匪之间,也是时有流动的。当他们不甘于僻居一隅而想大有作为时,他们往往会成为王朝的掘墓人。中国历史上大部分的改朝换代都是靠他们来完成的。

  王莽篡得的新朝便是丧命于他们手中。

  要说他们为什么要起来造反,与统治者是否合法并无多大关系。陈胜,吴广是为了富贵:在为人佣耕时就说过“苟富贵,勿相忘”的话,而起义时的号召便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看来他们是冲着王侯将相的富贵来的,他们的部众来源于被官府逼上绝路的庶民和被庙堂遗弃的士,这是一伙怨气冲天的人。下定决心要推翻压迫他们的王朝。在这一点上,可谓万众一心,所以,诸侯列强不能做到的,竟让他们一鼓作气完成了。

  而要说起新朝末年的民变,则是起源于报仇。

  在率先聚众的人中,一个叫吕母的富婆,如果不是家庭遭到变故的话,凭他家数百万的资产,便可以快活的过一生——绝无铤而走险之理,可是她的儿子犯了罪,被上司杀了。于是吕母就秘密聚集徒众,报仇,千金散尽,终于召集了几百号人,亡命海上,竟逐渐聚集到数千人。从他们后来擒住县宰而众吏叩头为县宰哀求说情的情况看,这个县宰并非大奸大恶之人。那么吕母的报复也无多少正义可言。县宰终于是死于死刑犯家属的报复。而吕母报了仇后逃回了海上,那里是她的独立王国。后来她的部众在她死后,分散到了后起的赤眉、青犊、铜马等义军中。

  另一支势力是绿林军。其头目刘玄是个买凶杀人的罪犯,之所以买凶杀人,是为了给弟弟报仇。为了逃避官府的追捕,躲避到平林中。后来被一群饥民拥为首领。建立了短期的政权一更始政权。

  草莽英雄们打天下的水平堪称一流。他们往往是一些并没经过专门训练的乌合之众。装备、粮饷及其它待遇都是极差的,但却可以柴刀木棒来与大规模的受过专业训练、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抗衡。史载王莽在昆阳之战中,曾出动了堪称世界战争史上一大奇观的巨人、战象等战斗单位,但最终还是败了。

  然而打天下是一回事,打了天下后,怎样坐天下则是另一回事。而且似乎比打天下复杂得多。所以陈胜、吴广后来失败了,李自成、洪秀全等人后来也是失败了。刘邦没有失败,一方面缘于他强悍的战斗力,使他能顺利的平定叛乱,而另一方面,在于他善于纳谏,所以每每能化险为夷。封雍齿、定朝仪、迁豪族、灭异姓王……于是一番修养生息后,赢来了文景之治。这是草莽驯化后的善果。

  但是很多人却不能像刘邦这样。当陈胜打倒陈的时候,便迫不及待的称王,一听说夏侯婴曾另立过楚王就把他杀了,然后大肆享受,为他卖命的将领却常常会一不小心就丧命于他的淫威之下。富贵之后便忘了“苟富贵,勿相忘”的约定,对前来看望他的故人大开杀戒。终于众叛亲离,死于非命。

  草莽毕竟是草莽,带有几分野性,几分贼气,在金碧辉煌的宫殿映照下,常常会自惭形秽,不知所措。更始帝刘玄初次上宫殿时,便是“羞怍、俯首、刮席,不敢视。诸将后至者,更始问掳掠得几何?左右侍官皆宫省久吏,各惊相视。”这个丑真是丢得太大了。

  做了这么大一桩买卖,接着便是分赃,便是享受,大封功臣放纵声色。不复顾及其它,江湖尚未平静,庙堂已成狼藉。“其所授官爵者,皆群小贾竖,或有膳夫庖人,多著绣面衣、锦裤、詹俞、诸于骂道中。”长安人编了这样的口诀来描述:“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李淑算是比较有见识的一个人了,上书劝谏更始帝“审慎用人、因才授爵、厘改制度、以匡王国。”可是忠言逆耳,李淑也是自找苦吃而已。于是关中离心、政治混乱,政权很快落到了赤眉军的手中。

  赤眉军更混乱,史载“盆子居长安宫,诸将日会论功,争言欢呼,拔剑击柱,不能相一。三辅郡县营长遣使贡献,兵士辄剽夺之。”刘盆子是个傀儡皇帝,他现在遇到的问题正是当年刘邦遇到的,但刘邦派叔孙通定朝仪后,就把它解决掉了。而刘盆子的哥哥刘恭,虽有这番见识,却没有这番能赖,于是只好听任这批人把江湖习气带到庙堂上来,越发使得朝庭乌烟瘴气了。

  他们本可以转型成为坐吃皇粮的朝庭命官的,无奈他们根本不懂政治,依然野性难驯,贪财好色,不但掳掠城中粮食、珍宝,还发掘陵墓,盗取宝货,甚至淫秽100多年前的僵尸。真是骇人听闻。据说吕后就是受害者之一,如果她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后来这批人终究归顺到光武帝门下。

  光武帝对他们的评价是“虽大为无道,但犹有三善。一是富贵之后,不改变对糟糠之妻的情分,二是立君能用刘姓宗室,三是不自相钱杀,而能集体归顺“。这三善,在我看来,就是依然保持了劳动人民朴素憨厚的本色。但政治是个严肃的东西,儿戏不得的。又怎可随便交到此等不学无术者手中呢?他们不坐江山,不是更好吗?后来的史学家认为劳苦大众的收获又被地主阶级的人盗窃了,这不是很荒谬的事情吗?

  光武帝刘秀是进过太学,接受过专业政治训练的士人,能在混乱的年代,与草莽为伍,重树汉官威仪,匡复社稷,安定天下,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样的人出来做君主不是更适合吗?于是尘埃落定,东汉王朝就在一个书生手里创建起来了。

  千秋悠客

  2007-02-11 12:10:43

标签: 东汉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